RSS 訂閱
YumCha! » 專題文章

在地獄裡打造天堂:陳可辛遊走商業與藝術之間的電影路向

作者︰蕭恒 推介給朋友

「在地獄裡,尋找並學習辨認甚麼人和甚麼東西不是地獄,讓他們繼續存活,給它們空間。」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


久未執導的陳可辛近年忙於監製電影,2005年聖誕終於捲土重來,《如果.愛除了是今年威尼斯影展閉幕影片之外,亦會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近年陳可辛監製的影片開始衝出香港走向亞洲,在電影業不景氣之下殺出生路。回顧他在九十年代導演或監製的作品,發現他在商業與藝術之間一直遊刃有餘。


由製作到創作

陳可辛出身電影世家,父親陳銅民是泰國華僑,五十年代到北京唸電影,文革前來了香港在電影公司工作,卻一直不得志,最後帶著家人回流泰國。陳可辛十八歲赴美國留學,假期回港在父親引薦下加入嘉禾做暑期工,之後一直沒有回去完成學位。1983年吳宇森正在嘉禾旗下拍攝一齣以泰國為背景的槍戰片《英雄無淚》,找來懂泰文的陳可辛幫忙。1986年陳可辛出任成龍電影《龍兄虎弟》製片,並因而得曾志偉提拔加入好朋友電影公司,監製了《神行太保》(1989)、《壯志豪情》(1989)、《咖喱辣椒》(1990) 等電影。製片、監製得負責解決一部電影由籌備到上畫的實務問題,他們不一定像導演般懂創作,但卻要懂得平衡創意理念與現實制肘。


1991年陳可辛初執導筒拍攝《雙城故事》,曾志偉憑藉該片獲得第十一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同年二人與鍾珍合組UFO,及後有張之亮李志毅阮世生加入,製作多部都市愛情喜劇。九十年代初期香港經濟大好,UFO的出品正合當時意氣風發的中產階級;同時UFO亦建立起一種文藝風格,以尋常形式和題材拍出清新可喜喜的電影。陳可辛監製的有《香蕉成熟時》(1991)、《阿飛與阿基》(1992)、《晚九朝五》(1994)、《香蕉成熟時II之初戀情人》(1994)、《歡樂時光》(1995) 等,與李志毅亦合導的則有《風塵三俠》(1993) 與《新難兄難弟》(1993),《風塵三俠》一片更在香港電影金像獎中獲得多項主要提名,而這些高質素電影在票房上亦有不錯成績。


在主流意識形態裡創新:《金枝玉葉》

1994年陳可辛監製及執導《金枝玉葉》,票房大收三千萬港元,成為他本人以及UFO的代表作之一。故事裡音樂創作人家明 (張國榮) 與女歌星玫瑰 (劉嘉玲) 是娛樂圈的金童玉女,平凡女孩阿穎 (袁詠儀) 一直視二人為偶像,為求親近家明不惜女扮男裝參加試音,竟然獲家明選為全力培育的新秀,亦令與玫瑰感情轉淡的家明愛上男兒打扮的自己。


《金枝玉葉》繼承了《東方不敗》(1992) 開創的女扮男裝及同性愛情節的風氣。片末家明知道阿穎實為女子,表明不理她是男是女一樣深愛,既能肯定了同性愛情又不會招來主流異性戀觀眾反感。有論者因而狠批電影宣揚異性戀權霸,但亦有人讚揚它對性別定型有了較開明的態度。無可否認《金枝玉葉》充滿商業計算,但陳可辛對愛情的細緻刻劃、對性別題材的創新處理等,令電影在藝術價值上並不輸蝕。袁詠儀憑此片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張國榮的電影主題曲《追》亦獲最佳電影歌曲。


之後陳可辛監製及執導的《嫲嫲帆帆》(1995) 票房並不十分成功,加上UFO同期的其他電影出現虧蝕情況,陳可辛答應公司開拍《金枝玉葉II(1996),主角更加入梅艷芳,承接上集氣勢收得二千萬票房,但卻不如前作大獲好評。這次陳可辛是以拍商業片換取機會拍一部自己想拍的電影──《甜蜜蜜》(1996)。


流徙喚起的共鳴:《甜蜜蜜》

《甜蜜蜜》的故事橫跨十年,1986年黎小軍 (黎明) 從無錫來香港,遇上了同樣來自內地的李翹 (張曼玉),兩顆寂寞的心走到一起,最後卻因為懷著不同理想分開。1990年,二人再度重遇並決定復合,最後關頭李翹卻不忍丟下即將逃亡異地的黑幫男友豹哥 (曾志偉),未幾黎小軍亦覺得有負妻子 (楊恭如) 而遠走美國。1995年,這兩名流徙在外的中國人,在街頭一同聽到鄧麗君的死訊,「甜蜜蜜」的歌聲又再響起……電影破天荒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最佳導演等九個獎項之多,亦是台灣金馬獎的最佳劇情片得主,張曼玉憑此片在金馬獎封后。


《甜蜜蜜》裡陳可辛繼續了《金枝玉葉》裡對感情絲絲點點累積的微妙刻劃,不過這次他並沒有把愛情放到性別議題的脈絡之中,而是把黎小軍與李翹的愛情置於「流徙」(Diaspora) 的主題裡。四五十年代大量內地移民湧入香港,加上九七前夕的移民潮,無數香港人都曾經或正在經歷一種飄泊的心態,黎小軍與李翹在流離中的愛情因此喚起萬千共鳴。愛情能為身在異鄉的移民帶來「回家」的溫暖,而二三十年來鄧麗君的歌聲就讓散居各地的中國人跨越籍貫、政見、宗教等分野建立身份認同。對香港人身份的深度探討、對愛情變化的細膩描繪,加上兩大名星和1995年因鄧麗君逝世而掀起的鄧麗君熱潮,令《甜蜜蜜》在藝術上及商業都是成功之作。


《甜蜜蜜》令陳可辛獲得荷里活的大導演史提芬‧史匹堡賞識,於是陳可辛就像飄流於中港台日的鄧麗君、甚至《甜蜜蜜》裡的黎小軍與李翹一樣,繼泰國、香港之後移居美國,拍了一部改編自小說卻比原著更加含蓄雋永的《情書》(1999)。


「泛亞洲」取向:《見鬼》、《三更》系列

《情書》之後,陳可辛沒有像許多香港移民般留了在異地,2000年回港為嘉禾監製了《十二夜》,同年與陳德森馮意清成立Applause Pictures,構思一些以「泛亞洲」為目標市場的作品,並集合各地人才資金製作優質電影。陳可辛於2005年11月出席「亞洲文化合作論壇」時直言,現時單靠本地觀眾是無法支撐起整個香港電影業的,但如果能面向「泛亞洲」市場,各地觀眾加起來的影響力卻足以與荷李活抗衡。


2001年Applause Pictures與日韓合資拍《春逝》,在香港叫好不叫座,其後集合泰國導演朗尼斯與香港演員鍾麗緹的《晚孃》(2001) 則在亞洲取得不錯成績。有了前科拍攝《見鬼》(2002) 更加得心應手,香港人彭順彭發一直在泰國當導演,主角是來自馬來西亞的台灣歌星李心潔,加上新加坡的資金,陳可辛說這部片子「去到哪裡都被包裝成當地的本地製作」。至於《三更》(2002) 及其後的《三更2》(2004) 各由三段故事組成,每段由不同地方的導演及演員拍攝,成功以「本地出品」為賣點吸引當地觀眾,同時將韓、日、泰、港的電影推至亞洲其他地方。它們的成功除了歸因於恐怖片較能適應不同文化環境,陳可辛亦指出「發行方式足以影響市場反應」。


《見鬼》的成功令陳可辛再度與彭氏兄弟攜手製作以泰國為背景的《見鬼2》(2004) 與《見鬼10》(2005),早前他亦為老拍檔趙良駿監製了百分百的港產電影《金雞正傳》(2002) 及《金雞2》(2003),以小人物角度寫盡香港七十年代以降的大事。這幾套電影在亞洲各地反應不俗,但獲得的評價並不甚高。


走進內地:《如果.愛》

2005年陳可辛終於再執導筒,《如果.愛》成為亞洲矚目之作。電影瞄準內地市場,陳可辛在「亞洲文化合作論壇」指出中國內地是個潛在的龐大電影市場,「泛中國」的取向並不見得令電影少了「泛亞洲」成分。這次他返回上海拍攝《如果.愛》,演員有內地當紅女演員周迅、香港歌手張學友、近年走紅日本的金城武、憑《大長今》「閔大人」一角而為人熟悉的韓國演員池珍熙等,單是演員陣容已雲集了各地明星。


至於形式,陳可辛嘗試了一種香港甚至華語電影導演甚少敢於嘗試的藝術形式,歌舞片既要在電影中穿插華麗盛大的歌舞場面,又不能為了歌舞犧牲了電影的敘事,當中的學問或許也是一門平衡的藝術。電影裡的八里屯歌舞、馬戲團空中飛人固然眩目得教人一見難忘,但《如果.愛》在歌舞包裝下,底蘊仍是陳可辛一貫擅長的愛情故事。


周迅與金城武飾演一對學生時代的戀人,孫納 (周迅) 為了成為女明星而離開了戀人林見東 (金城武),輾轉做了金牌導演聶文 (張學友) 的女友。孫納努力忘記過去,但林見東卻活在回憶。十年後的今日,命運安排他們三人合作演出歌舞片,而劇情竟與他們的經歷何其相似!戲裡戲外的兩個愛情故事微妙交疊,孫納在感情「忘」與「記」的爭扎裡,她與聶文和林見東的愛又有多少存活空間?


《甜蜜蜜》同樣是一個女人徘徊於對兩個男人的愛之間,只不過孫納對林見東、聶文的愛,比李翹對黎小軍、豹哥來得現實。孫納對男人的感情始於利益,林見東對孫納則是無法自拔的癡戀,現實愛情大抵存在於兩者之間。電影也許與愛情一樣要在兩個極端之間求取平衡才能健康發展,只講藝術並不能持續發展,一味商業掛帥卻只會拍出低俗作品。陳可辛作為導演有其藝術品味與風格,作為監製又能計算市場需求。他的電影不一定部部叫好叫座,但畢竟能夠成功遊走於藝術與商業之間。他未必能在地獄裡打造天堂,但至少能讓好電影有存活的空間,文初援引的卡爾維諾小說如是說。



(原載《a.m.post》第20期)





刊登於 2006年1月18日


延伸產品

  • 身處的國家或地區: 未有指定地區 - 繁體中文
  • *參考貨幣: 並未選擇參考貨幣
 更改設定 
啟動你的瀏覽器上的「Cookies」功能,讓你可以使用我們網站內的所有功能,包括購物及提交訂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