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訂閱
YumCha! » 專題文章

劉鎮偉 十年西遊夢

作者︰電影雙周刊 (香港) 推介給朋友

1995年公映,劉鎮偉導演與編劇、周星馳主演的《西遊記》,不只開創了一個全新面貌的孫悟空,亦改造了唐三藏與豬八戒的形象。與其說這是一部特技喜劇,本片更似是一部愛情悲劇。雖然影片在農曆新年檔期分別收入二千五百萬與二千八百萬,卻不是港人最喜愛的劉鎮偉與周星馳的作品。但影片(國內改名《大話西遊》)在國內流傳後卻引發了很大的迴響,網絡上出現很多研究文章,甚至將劉鎮偉與周星馳作為專題研究的對象。今天乘著《西遊記》發行修復版DVD的機會,與劉鎮偉重頭探討《西遊記》。


為什麼會重提《西遊記》這部電影呢?這已經是1995年的電影了,《西遊記》是部經典的小說,大家都很熟悉這部作品的人物,比如唐僧慈悲為懷,孫悟空比較活潑之類,你這是第一次將孫悟空的所有形象推翻,當初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


最主要的原因是【西遊記】是我走喜歡的小說之一,我小時候看時印象很深,從小看過很多《西遊記》的折子戲,都覺得不錯。我每次看到電影的結局時,我都覺得孫悟空很無奈,他沒有權決定是否去取西經。當如果你被壓在五指山下,有人來叫你去取西經,你不去就要依然被壓在山下,我覺得他沒有選擇。假設我是孫悟空的話,我會如何選擇,這是一個這麼叛逆的人,我選擇了如果他一出來,第一件事就是要殺唐僧。然而我不能寫一個反面人物,我試圖去想,如果把孫悟空這個角色放讓一個感情的世界裏,這又會是一個怎樣的故事呢?我從這個方向去考慮怎樣去塑造孫悟空。而唐三藏的形象一向雖然不是嚕嚕嗦嗦,不過也是婆婆媽媽的,於是我把婆婆媽媽這點放大了去詮釋這個角色,就變成了現在在電影中看到的唐三藏。


這樣一部古典名著,再加上你的喜劇設計,不但香港的觀眾,連內地的觀眾都深深著迷,特別是那些經典的對白,比如「愛你一萬年」,這些對白是癡情和現代愛情觀的代表,但是這些對白在某個程度來講是騙了紫霞仙子,不是太真心,你怎樣去分析這部電影的特點,為什麼會令年輕人,特別是國內的年輕人著迷?


現在這部電影在國內被很多年輕人追捧成為經典,現在大家試著用一個平常心去解釋這部電影的始末,大家不要當它是一部經典,我覺得現在很多東西都被加上了面紗,美化了很多東西。從開始的時候,《西遊記》衹是我喜歡的一個感故事,我想做一個創作,我出來沒有想過要做一個經典,包括「愛你一萬年」當時也不是一個經典設計對白,根本我衹是用來交戲而已,在開始只不過是想拍一個《西遊記》的故事,當時正巧周星馳來找我,他自己的電影公司的第一部電影來找我做導演。我和他說我想拍《西遊記》,周星馳很開心,在酒店我和他說了《西遊記》的故事,說完後他望了我好一陣,然後說:「不是吧?有沒有搞錯?周星馳拍愛情片?」當時周星馳已經擁有了所有的藍領和部分一般年輕觀眾,我覺得他缺乏女性觀眾,如果再拍像以前的那種電影,不能爭取到女性觀眾。我覺得拍這一部悲喜劇,雖然很冒險,但是對他的來講是一個轉變,能把他的市場擴大。在他相信我以後,大家開始合作,在拍這部戲時,絕大部分是依照劇本的,當然在拍攝時會有些變更改,但是原則上是跟足劇本的。拍完後,國內觀眾覺得很經典,我覺得很開心,但是作為一個編劇,從開始就就沒想過這部戲會是一個經典。


《西遊記》對1995年的周星馳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改變,是一個很大的突破。雖然他在以前的電影中有愛情的成分,不過沒有試過有這麼錯綜複雜的愛情關係,「至尊寶」這個角色週旋在這麼多的女性中間時,是多麼身不由己。

有人問這種愛情觀的創作是怎樣來是,我是一個很靠直覺的人,當一個想法出現在腦海中,我就圍繞著它發展下去,如果非要給個理由的話,我覺得與我的年紀有很大關係,當時我各個步入40歲,開始有中年人的心態,那會覺得以前做的事都不夠完美,我把這個理念投射到「至尊寶」的身上,身邊的人就是他的過程,只不過每個女人對愛情都有不同的看法。


你可以再對那幾個女性角色—紫霞(朱茵飾)、白晶晶(莫文蔚飾)、春三十娘(藍潔瑛飾),還有鐵扇公主作個剖析嗎?其實鐵扇公主的那段的篇幅不是很夠。


不能用太多的筆墨寫鐵扇公主,其實還有牛香香,也可以發展更多的劇情,但是我覺得作為編劇就要對劇情的發展作出選擇,我最終還是著重與紫霞、白晶晶,而春三十娘和白晶晶的關係與紫霞和青霞這兩對姐妹的關係都是不妥協的,爭鬥一直在發生。在女人的角度來說,她們都有仇恨存在。一直延續了很久,直到「月光寶盒」將仇恨轉化後化解了。然而那句話就是:他為什麼願意跟隨唐三藏,唐三藏為什麼能化解塵世間的冤仇?因為去取西經,而這本書又延伸到《情癲大聖》中謝霆鋒(唐僧)說的一句話:得到這本書後,就能夠感化世人,化解仇恨,把人帶到極樂世界。這是那兩對女性角色共同擁有的一樣東西。對於至尊寶是一份執著,我覺得白晶晶某種程度上是為了自尊,我不覺得她不那麼愛至尊寶,因為她放手了,沒有紫霞的那份執著,沒有紫霞愛的那樣深。紫霞憑著一份執著,把一切都豁出去,不過至尊寶發現時已經太遲了,他已經戴上了金剛箍,所以不得不放手。拍完後我才發現,自己講述了一個很執著的愛情故事,男女都很執著,都一定要得到,一定要有結果。世界上不止有「小我」的愛情,相對的還有「大我」的愛情。「大我」的人是唐三藏,我這才發覺唐三藏這個人物未講。這次在《情天大聖》裏講了,愛一個人不一定要有結果,不追求結果就沒有盡頭的一日。你可以愛一個女人失去全世界。這就是執著。若放開了這個女人,就愛全世界,但這不代表你不愛這個女人,只不過是換了另一個角度。


在結尾那裡,孫悟空看見了可能是投胎轉世的豬八戒,城樓上的周星馳和朱茵,究竟是輪迴轉世還是一個延續?

其實是任觀眾去想象,或者這是輪迴轉世,又或者是他一起做不到,現在他經過某人的身體去做,可能城樓上的是任何人也可以。我放周星馳上去原因衹是大家心動的程度會更高些。


電影裡有很多穿梭時空的情節,你好像對穿梭時空很有興趣,就如《無限復活》、《超時空要愛》,都有這樣的情節。

其實我當時有這樣應該理念,或者說是一個頑皮的想法,試圖想去顛覆四大名著。我覺得把時空穿梭放到這些電影裏會很有意思,所以當時寫《超時空要愛》的劇本時就是有這個想法。但《無限復活》,我很坦白說,其實我是想拍一些在《西遊記》中未講清的東西,我想再拍一次而已(笑)。我覺得向先生很好,讓我拍這個故事,我很感激他們。並不是說我特別喜歡時空穿梭,而是時空穿梭適合這個故事。


說回特技,這部電影需要很大量的特技,你覺得十年前和現在比,當年是否滿意?現在是否想過重新做過?

十年前周星馳也不滿意。我當時拍完一、二集時,我開始發覺,原來這個「小我」的世界的那種類「小我」的愛原來有相對「大我」的愛,我想講唐三藏的故事時,我不敢拍,因為特技未成熟,直到前年,我監製他的《功夫》的時候,我才真正感受到特技的成熟程度,當年我們不能和荷里活比較,但是如果我們香港不再向前一步,我們就永遠退後一步。雖然不如荷里活,但是你試圖走前一補,所以我覺得是時候去拍這部電影了。


說回外景,這是不是你在中國內地取景拍攝的第一部電影呢?

不是,應該是《花旗少林》。

那個外景是陝西還是別處?

主要是去銀川和西安兩處。 那個古城和沙漠對整部電影的感覺有很大幫助。


坦白講,當時我沒有想過,當時我拍電影的方法,其實我是想快點拍完,快點幫周星馳賺錢。我要取景,就去中國大陸取景,找些有趣的景點去拍,作為一個導演,我不是很刻意去找景點,但是一切一定是有的,就是一定要找對感覺,有感覺就留在那裏,反而沒有之後拍的《天下無雙》時那樣,我開始對攝影、美術有更高的要求,心態也不同了,我開始懂得享受拍電影了。我和工作人員相處得很隨意,很愉快,不是象以前好像仇人似的,現在可以每天很開心地工作。這句話就是我對周星馳在拍《功夫》時說的,那時他打電話來加拿大找我,我沒有答應他,直到我和他談的時候,我要他保證拍攝時要好玩及不要令到現場的氣氛那麼緊張。所以拍完《功夫》後,我很開心,因為我覺得周星馳做到了「發財立品」,在整個拍攝過程中,至少我在現場的時,他沒有罵過人。我覺得導演可以這到這樣是一件好事,令到你工作開心是一件好事。


其實你當《情癲大聖》是《西遊記》的一個延續還是一個前傳?

他不是一個延續,他是一個獨立的故事,只不過是我當時發現紫霞、白晶晶、至尊寶對愛情很執著,全部都一定要有結果,相對的,我就看到唐三藏很博愛,但是如何硬加一條愛情線給唐三藏。所以才會有此概念,但是一、特技不成熟,二、我相信當年不會有人會給我拍這一集的。


國內和香港是否有人自己解讀你的電影並把它擴大?

我想任何電影都有,任何電影大師都會被加上某些東西。《西遊記》開始時我並沒有想過去做一個很經典的東西,只不過是由一個很頑皮的意念開始,發展到現在的樣子。某些人去看我的作品,在裏面感受到某些東西,解讀了出來,而創作人的解釋是—我潛意識是這樣。就如《92黑玫瑰對黑玫瑰》,我當時怎麼會想出電影中有歌舞場面,港產片有十多年都有歌舞場面呢?所以我不是有意去製造一個經典,也是因為一個頑皮的意念。我唯一一次最刻意,最想去做點東西的電影就是《九一神雕俠侶》,我很想去拍一部漫畫的電影。我在攝影、燈光、造型都墜的很仔細,這是不曾有的。在《西遊記》來說,也是這樣,我當時也不是想去做一件很轟動的事,但是對於觀眾很喜歡,我很高興。


說起頑皮,羅家英唱英文「Only You」,為什麼會在古裝片中唱英文歌呢?

因為他拿著「月光寶盒」去過很多地方啊,羅馬、印度也去過,所以他講英語對我來說很合邏輯啊。但是這首「Only You」再有趣的地方是他唱到某段好像停了,然後又繼續,所以我覺得給羅家英唱會很有趣,當時是我填詞的我是故意填到不押韻的。羅家英是粵劇大佬倌,唱歌不押韻會很有趣。


這部電影的動作風格是怎樣的?
這部電影的重點不是動作,覺得當時的特技效果恰倒好處,國內觀眾看完後並沒有說某段打鬥特別好看或者不好看。

這部電影不是以動作為主,基本的架構是怎樣的?
我拍的是一部悲劇,不過它是用一個喜劇的方法拍出來的。

你剛才說要拍四大名著,其實現在大家都會北上拍戲,大家都在中國現代或者古代的經典小說中找題材,還會不會想拍一些中國內地題材的戲?
我會,我們中國有這麼多的題材和故事,怎會拍得完呢?


其實你把這部電影分成兩集來拍,在當時是應該冒險,對觀眾,對老闆的反應還是個疑問。

對觀眾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對老闆來說就開心得不得了。我想周星馳在這部電影中賺了不少錢。對觀眾來說是挺辛苦的要看兩集,所以之後我做了一個剪輯,反應很好,因為一氣呵成,旁枝末節都去掉了,故事很清晰,衹有不到兩個小時,但是感情線非常有力。

其實這個版本是可以作為精華版的。

我不明白周星馳為什麼不在大陸發行呢?我相信《西遊記》的觀眾一定會馬上去買來珍藏的。


BIOGRAPHY

劉鎮偉在英國讀了四年美術回來,在一廣告公司工作,那時他才發覺自己居然對設計工作毫無興趣,於是便毅然放棄學以致用的途徑,加入了一間亞洲資本的財務公司,幹起業務發展及推廣的工作來。兩年間他出外的時間比留在香港多;後來公司決定了要在香港搞電影,他就成為電影公司的總經理,與余允抗聯合監製《殺出西營盤》。1987年他執導《猛鬼差館》,開始他身兼監製、導演、編劇(編劇藝名為「技安」)三職的全能電影人生涯。1998年創作《超時空要愛》後,劉鎮偉絕跡影壇,2002年再執導《無限復活》及《天下無雙》。《西遊記》、《超時空要愛》分別於1995及1998年獲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最佳編劇,而《天下無雙》則於2002年獲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電影。


FILMOGRAPHY


結集文章
  • 【《情癲大聖》劉鎮偉 十年西遊夢 】─電影雙周刊(文/荷瑪)
  • 【與劉鎮偉重訪《西遊記》】─電影雙周刊(文/陳柏生)


伸延閱讀





刊登於 2006年11月16日


延伸產品

  • 身處的國家或地區: Hong Kong 美國 - 繁體中文
  • *參考貨幣: 並未選擇參考貨幣
 更改設定 
啟動你的瀏覽器上的「Cookies」功能,讓你可以使用我們網站內的所有功能,包括購物及提交訂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