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廊 载入中…… 上一页 下一页 关闭

父子 (香港版) DVD Region All

郭富城 (演员) | 杨采妮 (演员) | 吳景滔 (演员) | 许茹芸 (演员)
YesAsia 价格: US$10.99
存货状况: 一般于7-14天内付运
购物须知:
  • 此产品可获有条件的退货服务。详情请参阅退货条款
父子 (香港版)
Sign in to rate and write review
暂未有评分

YesAsia 产品介绍

香港新浪潮导演谭家明阔别导筒多年,17年後终于再次执导《父子》,除了获得多个影展如釜山国际电影节、罗马电影节青睐,更一举夺得金马奖最佳剧情片。《父子》由郭富城及杨采妮主演,郭富城更凭藉此片蝉联金马影帝,戏中饰演郭富城儿子的吴景滔亦获得最佳男配角,成为历届金马奖最年轻的得奖者。杨采妮及台湾女演员林熙蕾均与郭富城有缠绵演出。

谭家明的镜头细腻地写出父子之间的点点滴滴,儿子的赤子之心与父亲的性格缺陷,造就一段悲情的父子关系。精心的摄影与古典配乐,更为电影抹上浓厚艺术气息。《父子》讲述赌徒周长胜 (郭富城) 与儿子 (吴璟滔) 之间的复杂情感。胜的妻子 (杨采妮) 无法容忍他的暴力,离开家庭。胜带着儿子离开家园避债,而儿子亦毫无怨怼跟着父亲颠沛流离。周长胜逼儿子偷窃以糊口,最终令儿子被判入教导所。十年後,儿子在河边看到父亲背影,百感交集……

谭家明1982年凭着意识大胆的《烈火青春》(张国荣、叶童、夏文汐、汤镇业主演) 名震影圈,在1989年《杀手蝴蝶梦》後久未执导。但他一直没有离开影圈,更负责王家卫《阿飞正传》及《东邪西毒》的剪接。去年为杜琪峰剪接《黑社会》一片,被视为预备再次执导之举,而《父子》的成绩亦不孚众望。

此香港版《父子》DVD乃香港上映版,片长约120分钟。

© 2007-2022 YesAsia.com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此内容乃 YesAsia.com 原文撰写或获授权刊登。未经 YesAsia.com 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产品详情

产品名称: After This Our Exile (DVD) (Hong Kong Version) 父子 (香港版) 父子 (香港版) 父子 (香港版) After This Our Exile (DVD) (Hong Kong Version)
艺人名称: Aaron Kwok (演员) | Charlie Young (演员) | Ian Iskandar Gouw (演员) | Valen Hsu (演员) | Kelly Lin (演员) | Amanda Qin (演员) | Chui Tien You (演员) | HO KIM HONG | Lee Ping Bin 郭富城 (演员) | 楊采妮 (演员) | 吳景滔 (演员) | 許茹芸 (演员) | 林熙蕾 (演员) | 秦海璐 (演员) | 徐天佑 (演员) | 何劍雄 | 李屏賓 郭富城 (演员) | 杨采妮 (演员) | 吳景滔 (演员) | 许茹芸 (演员) | 林熙蕾 (演员) | 秦海璐 (演员) | 徐天佑 (演员) | 何剑雄 | 李屏宾 郭富城 (アーロン・コック) (演员) | 楊采妮 (チャーリー・ヤン) (演员) | 呉景滔(ン・キントー) (演员) | 許茹芸(ヴァレン・スー) (演员) | 林熙蕾(ケリー・リン) (演员) | 秦海璐 (チン・ハイルー) (演员) | 徐天佑(チョイ・ティンヤウ) (演员) | HO KIM HONG | 李屏賓(リー・ピンビン) 곽부성 (演员) | 양채니 (演员) | Ian Iskandar Gouw (演员) | Valen Hsu (演员) | Kelly Lin (演员) | Amanda Qin (演员) | Chui Tien You (演员) | HO KIM HONG | Lee Ping Bin
导演: Patrick Tam 譚家明 谭 家明 譚家明 (パトリック・タム) Patrick Tam
推出日期: 2007-02-14
语言: 粤语
字幕: 英文, 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制作来源地: 中国香港
制式: NTSC 这是什么?
屏幕比例: 1.78 : 1
音效资料: Dolby Digital 2.0, Dolby Digital 5.1
影碟格式: DVD
区码: 全区码 这是什么?
片长: 120 (分钟)
出品商: Panorama (HK)
重量(连包装): 120 (g)
运费单位: 1 这是什么?
YesAsia 产品编号: 1004542153

内容简介

* Screen Format: 16:9 Anamorphic Widescreen
* Sound Mix: Dolby Digital 5.1, 2.0
* Approx: 120 mins

导演:谭家明
Director: Patrick Tam

谭家明导演
第19届东京国际电影节 
首部电影同时荣获
「最佳亚洲电影奖」
「最优秀艺术贡献奖」
第1届罗马国际电影节 参赛作品
第11届釜山国际电影节 参展作品

父亲是一名厨师,他脾气暴躁、终日沉迷赌博。同居多年的母亲早已对好赌的父亲死心。一次,母亲逮到了好机会,终于远走高飞。

父亲与小孩四处打听母亲的下落,登报寻人,却音讯全无。父亲非常沮丧,常对小孩呼呼喝喝,小孩越来越害怕父亲。父亲不断招惹麻烦,欠高利货,且被餐馆开除。生活无以为继,父子俩被迫逃到廉价旅店去。

父亲在旅店邂逅一位住隔壁的单身女子,同是寂寞人,马上勾搭一起。女子後来却发现父亲骗了她的钱,两人关系提早结束。

父亲要再逃往外地,结困被追来讨债的黑帮发现,打至重伤。父子俩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一次,孩偷了同学的扑满。父亲灵机一触,开始教唆小孩潜进人家的屋里去偷东西。

小孩每次去偷东西都饱受惊吓,他无法再与父亲狼狈为奸,却也不知何去何从。

小孩在邻居Jennifer的协助下去了母亲的新居,才知道母亲已拥有自己幸福的家庭。小孩绝望地回到父亲身边。

父亲向小孩认错,希望获得小孩的原谅。至此,父子俩相对无言,父亲对儿子造成的伤害,却是无法逾越的源沟。

A part-time father but a full-time gambler, he had the looks, combined with his friends' respect. But that was a long time ago, before the gambling started. It's all gone, except for one thing: his smart, loyal and doting young son. In spite of fearing his father's violence towards his mother, the boy reveals her secret plan to leave them both. A severe beating ends with the boy's mother locked up. He eventually ends up alone with his father - forced to help pay gambling debts by becoming a petty thief. His resistance is futile, and he eventually ends up in a juvenile detention centre. During a visit, the boy leaves his father with a missing ear in a violent attack.A decade later, the now grown-up son returns to his hometown. As he walks the empty streets, he sees a man in the distance that might just be his father…
附加资料可能由生产商、供应商或第三者提供,并可能只有原文内容。

父子 (香港版) 》的其他推介版本

购买《父子 (香港版) 》的顾客亦对这些产品感兴趣

购买 谭 家明 执导影画的顾客亦对这些导演感兴趣:

奖项

此影片曾在各大电影展中荣获 8 项殊荣及 12 项提名。 所有亚洲获奖电影

关键字搜寻

此产品连系了以下这些关键词。请按此看这些关键词来搜寻类似的产品。

娱乐产品专题及评论

父子 (香港版) 》的产品评论

2007年1月27日

此产品评论来自 父子 (香港版)

谭家明 电影就是他的爱人

《父子》好看与否是很主观的,但更重要的是,它代表了电影的基本原则的重要:Back To Basic的精神尤其是港产片正陷入了要合拍、还是保留香港特色的迷思之时,实在不得不提醒大家这个永恒的真理。十七年没有拍片的谭家明导演,强调自己不是东山再起。不过看完《父子》,还是觉得电影界是很需要这样导演,为困惑的朋友指点一下迷津...

当然,少少就可以了,即使他是电影教授,也无须要在此说教吧。

你有十多年没有拍电影,什麽原因令你再回来拍片?

隔了十七年再出来拍电影,不代表我又再「出山」,我只是抱打游击的心态,因为今次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所以我只是尽力而为而已。我之所以说难得是因为《父子》的剧本在十年前已经有的了,我在马来西亚那边已经有二十个剧本,其实是随时可以拍的,但必须要有投资者认同才能成事,今次可能是投资者觉得时机成熟吧,而在二十个剧本中,我最後选了这个剧本,原因是这是讲家庭伦理的故事,同我们生活最接近,比较容易产生共呜,我亦想表达我对人的心路历程,那种慢慢堕落到变成废人的Progression,最差的情况究竟可以去到怎样。

据闻男主角的选角易手多次,最後如何会落到郭富城身上?

辗转十年,其实《父子》这个剧本都曾经有落过几个演员的手上,最早是刘德华,他自己对我讲很喜欢这剧本,当初我有Warn过他,这是一个废人的角色,并非他惯常饰演的英雄人物,他仍表示有与趣,不过可能大家没有机缘所以不了了之,後来曾志伟、梁家辉都有兴趣,梁家辉是因为碰巧要到南极拍特辑而无法配合档期。我继而拣郭富城,我以前从来没有看他主演的电影,唯一的就是《三岔口》,我对他在该片的表现其实是几意外的,完全唔似一位偶像,可以放下明星歌星的包袱去用心演戏,事实上他在片场上的表现亦好称职的,他为了演得入型入格,会主动整黑自己的脸、留更多须,这种诚意令大家一开始合作已经好愉快。

吴景滔在片中表现相当不俗,为何会选择了他?

囝囝的角色最初是老板提议的,我以前在《烈火青春》及《最後胜利》曾经和司马燕合作过,老板说她的儿子吴景滔好合适,我见了他之後也觉得这个男孩具有需要的条件。我并非要一个活泼可爱的小演员,因为《父子》是沉重的题材,小演员必须要有一定让观众感到Involving的特质,我为他拍的第一个shot就是片初他坐在爸爸单车,然後突然由梦中吓醒的场口,就是那一场戏已经证明他是适合的人选了。《父子》在罗马参展时,意大利那边的影评人对三个主角在片初的表现有很好的反应,我自己都好开心。

片初郭富城与杨采妮的对手戏,看来比较少一Take落,而大部份都是以较紧密的剪接构成的,是你刻意的吗?

剪接是电影的重要一环,剪接也是我自己喜欢的专长,片初郭富城与杨采妮争执的场面,由屋内囝囝食做餐,然後怀疑母亲要离家出走,继而到郭富城回家和杨采妮争执及两人纠缠,大都不是靠Long Take去让演员将剧情推高的。现在的电影很流行用Long Take让演员表现,近乎是一种Fashion似的,这种拍摄手法没有什麽不可,不过就需要按情况而定,我就比较喜欢靠剪接去掌握整个节奏,我亦无必要跟潮流走,最重要还是要考虑究竟对整部电影的Present有没有帮助。

之前访问过演员,他们都说你的要求极高,由演技、摄影、到美术都非常严格,好像有点不惯似的。

我自己有电影美术的背景,当然对美术会有要求,演员说我要求过份严谨,例如背景墙身的颜色不理想,要求再重新上色,但就没有外间传闻的上了超过三十次以上,这是根本没有可能的。两位主角觉得我严谨,可能是因为将我和其他导演比较吧,这次和我合作的环境、工作人员不同,而我自己也确是一个拍电影必须按照自己方法的人,但未至于在对白上要演员每粒字都要跟足,我是有让他们发挥的,因为每个演员都有他们的特质,有他们的creativeness,所以过程中一定有意见交流,他们有好的意见我会接受,而我有疑问时也会坚持我的观点,所以可能这样令他们有压力吧。

片中的床上戏似乎比想像中多,你认为床上戏来表达角色的内心挣扎,效果会更强烈吗?

有时传媒对片中床上戏的部份总是夸大地报导,我认为是曲解及有误导性的,Charlie(杨采妮)的床戏是代表了她对是否应该离开丈夫而犹豫的一种表现,大家留意镜头下我是如何拍摄她手的动作,就会明白。至于林熙蕾与郭富城那场床戏,是两个无依的人互相视大家为浮木的一种表现,而且主要是女方做主动的,男的就其实是与他的Memory做爱,他望着镜时想起的就是Charlie,是一种内心的Invert Reflection,所以林熙蕾的主动最後也是徒劳无功的,我在这部份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感情困局如何变成一个情欲迷宫,这才是床戏的重点,也是我直觉认为应该要拍出来的。

反正你认为自己的思路走到什麽方向,就应该是正确的方向了。

我是相信我自己的直觉的,当直觉认为戏路应该这样去,我就会朝着那个方向去而不会想太多,拍摄完成後我也反覆看了百多二百次,现在片长一百六十分钟,这是我认为一个减无可减的版本了,有朋友说为何郭富城闹厨房侍仔的戏重覆了几次而不去删减,我回应的理由是,郭富城的角色是一个废人,但他唯一能发威的地点就是餐厅厨房,所以要凸显他只在厨房才有Power的话,这几场戏便有必要保留。

比起最原先的剧本,分别有多大?

原先的剧本共有一百三十五场戏,拍出来可能有六小时长。後来删成九十场,现在最後出来的版本是七十七场。比原先的已经减了接近一半,所以160分钟是尽的了。我很喜欢片初Charlie与囝囝吃早餐,之後全家人在晚上吃宵夜,然後就是Charlie走了,剩下父子两人一起吃晚饭,三个场口的镜头处理都是很接近的,例如囝囝每次如常由阁楼下来,很日常生活,郭富城又常很晚回家,在同一个场口中人物的变化令人可以感受到当中的Variation,所以真的没有一场能删的。

你有一段长时间没有拍电影,是一心想教书吗? 还是觉得港产片的环境与你理想有距离?

我1989年没有拍电影後,并非一开始就转教书的,期间我一直有参与MTV、广告及剪片的工作,我其实不是没有机会拍片,而是我本身也不太主动一定要拍电影,数量对我来说并非最重要,最重要是我可否Team Up我想要的人员,让我可以全盘控制整个拍摄过程。我很喜欢法国导演罗拔.布烈逊(Robert Bresson),他一生人也不是拍了很多电影,但他每一部电影都是在整个电影工业有影响力及存在的意义的。既然现在市场上这麽多电影,去到了多一部唔多、少一部唔少的地步,我要拍的话也总该拍一部有存在价值的吧。其实回想以前的作品,没有一套我是满意的,只能说是我学电影期间的实习功课,今次《父子》的拍摄才算是我自己最满意的作品,当然我不可以说是百分百满意,但我想大概都有九成至九成半了。

你已在大学教电影多年了,你对新一代的学生有什麽看法?

教书的工作同样都是十分有满足感的,与拍电影不同,我可以透过接触学生了解到年青人的世界观,有时亦会很惊讶他们的才华及潜质可以相当惊人。我有机会将他们培养出来,并介绍给其他电影人,也是对电影工业的一种Contribution,所以是很享受的。现时香港最大的问题始终是整个社会气氛,对年青的一代有很多负面影响。香港的节奏太快,讲求效率,最後也往往演变成十分急功近利,我每次听到现在很流行的什麽「自我增值」口号,其实很反感的,就仿如将人比喻成物件一样,好多时大家都忽略了人的精神价值。现时香港的年青一代面对的就是一个惯于随波逐流的环境,不想「执输」,于是个个人都要快,怕自己会比人遗忘,这其实是一种病态。

所以十七年不拍片,也就是因为这种价值观?

我想是我们应该要对一些没有益的社会现象要有一些反省,甚至抗衡吧。我是一个自我批判性很强的人,我能做到什麽不能做到什麽,我自己是很清楚的,拍《父子》我肯定是我能力能够驾驭的,我清楚故事应该怎样走、剧本的重心在哪里,能享受整个拍摄过程之馀,我都相信我可以透过这部片分享到我对伦理关系的睇法。但十多年来有其他人找你拍戏,往往不是我能驾驭的题材。我爱电影,就像爱一个人,你爱一个人你就不会想污染她、丑化她,十多年的时间大可以拍十多二十部片,但电影界已经有太多垃圾了,如我也随便乱拍的话,未免也相当无谓吧。所以高达(Jean-Luc Godard)有一句说话讲得很好的,他说现在拍电影已去到有没有摄影机都不重要似的。现在有太多影像垃圾充斥社会,不要讲MTV,其实DV的兴起令大家都可以很容易拍片,但由于太容易的关系于是往往沦为滥拍,有时甚至去到了无意识的地步,我时时刻刻都提醒自己的学生,roll机、按录影按钮前,你要想清楚自己要拍什麽,想利用镜头与观众及现实建立一种什麽样的关系。

所以你的自我批判性令你拍摄时要一丝不苟了?

我讲求的是准确性,也就是罗拔.布烈逊所讲的如何去mastering position,我在《父子》中我自己是充分地洞悉了整个故事的架构,影片即使未拍出来,其实在我脑袋里早已经拍好了,我完全知道我要找什麽景,镜头怎样走、怎样剪接、用什麽音乐等等,这些感觉很大部份也是靠我自己的直觉的,所以在我最享受的前期工作时,我睇景的时候用笔纪写下一些重点就可以了,不需要影相记录。到拍摄的时候,我亦不需要靠Storyboard就知道怎样拍怎样Flow。例如最後一场戏,由徐天佑的面部、到他望过河岸对面、然後是风和树、接着是单车、再回到他面部忆起往事的表情,几个镜头我是很直觉地认为是这样Flow,剪好了一将钢琴的背景音乐加入画面,就完全Fit入了。

不敢想像你不靠Storyboard都可以准确地表达到你想要的东西。

我想是因为我在脑中的Vision已经很清楚,而事前我的准备功夫亦做足,老实说我拍的时候没有即兴的成份,全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我很佩服很多导演,可以在拍的时候才慢慢试,一段情节试用几个不同镜头摆位拍摄,然後再慢慢拣,拣完才想怎样剪,我自己会觉得这样有点浪费时间和菲林。当然我同意每个导演、创作人会有他自己一套行事方式,我帮其他导演的电影剪接,即使觉得导演的要求与我的理解有偏差,最後也得要尊重导演的决定。但在我自己的电影,我的做法则是令愿前期功夫做足,确保每个结果都是我想要的才是最重要。加上拍摄时间有限,演员会有档期问题,我亦要向大学请一个学期假,所以也得要有一定的效率。

于是这也是你最後在《父子》中除导演外,身兼美指、剪接的原因吗?

其实我以往拍片都是自己剪的,这次《父子》原先找了一位美指帮忙,可是该位朋友对电影中的美术比较外行,最後我还是觉得自己「重操故业」会比较好。至于剪接,正如我刚才讲,在我脑中其实早已经剪好了,我没有必要再另找剪接师帮我去试,而且我也无须要有Rough Cut,我亦不相信Rough Cut的,我自己剪就可以直接出Final Cut了,场口在什麽位置完全清楚,极其量就是要比较多一格菲林还是少一格菲林的分别而已,所以我用半个月就将片剪好了。

恭喜你在东京电影节获奖,你自己对有奖项与否大概没所谓了吧。

我会希望编剧、各演员在奖项上有一些回报,我自己则没有什麽所谓,始终什麽奖项都好,其实只不过是一班评审人员对电影的一种评价而已,电影作品有高低、评审也有高低,获奖当然开心但不代表你的电影一定好,没有奖也不代表你的电影差,既然不同的人对电影的理解也会有分别,到头来我认为得与失是自己才最清楚,影评人赞我又好批评我也好,如果是Point Out到我事前察觉不到的东西而我又觉得有见地的,我会很感激,相反的话对我就不会有任何影响了。

好像你拍《父子》其实没什麽压力似的了。

拍的过程十分愉快,我之前常以为自己年纪大可能会Handle不来,但最後我却状态一直良好。反而身边的摄影师、摄影助手及灯光等,一个一个都拍到病了。当然我不是没有压力,我最大的压力最後就是片长问题,160分钟的版本会有得上画,但电影公司还是要我剪了个120分钟的版本,短版本的故事绝对仍是完整的,但你问我,我当然建议大家在上画时还是去看长版本吧。

文/李若崇

资料来源∶电影双周刊 (香港)

谭家明Profile
谭家明,1948年3月25日出生于香港,毕业于华仁书院,中学时期开始对电影产生兴趣,曾于「中国学生周报」、「中文星报」及「海报」等撰写影评。1967年加入了无线电视,1975转任为编导,参与的作品包括「奇趣录」、「群星谱」、「CID」、「北斗星」及「七女性」等。後被无线派往美国三藩市进修电影制作。1977年离开无线,1979年为嘉禾拍摄处女作《名剑》,开始了导演生涯,并成为香港电影新浪潮的成员之一。1989年,他拍毕《杀手、蝴蝶、梦》後便退居其他幕後岗位。过去十多年,主要本港及马来西亚两地专注电影教育,间中亦有担任剪接工作,现时在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任教。《父子》是他十七年来首部导演的新作。

Filmography
1979 《名剑》
1981 《爱杀》
1982 《烈火青春》
1984 《雪儿》
1987 《最後胜利》
1988 《雪在烧》
1989 《杀手、蝴蝶、梦》
1990 《小心间碟》(摄影)
1991 《阿飞正传》(剪接)
1994 《东邪西毒》(剪接)
2005 《黑社会》(剪接)
2006 《父子》

2007年1月17日

《父子》的恐惧森林

曾是香港新浪潮电影的锋将,也被视为王家卫电影的启蒙者,导演谭家明虽然退隐江湖、手执教鞭多年,可是他在香港电影圈却依然魅力不减。无疑,《烈火青春》、《爱杀》皆是香港新浪潮电影的代表作,连同徐克、许鞍华、唐基明、章国明等人的部份作品便建构了香港电影史上最具独立创作气息的时代,而这也大柢说明了为何今天我辈的影评人仍对他们及其作品珍而重之。于是乎,谭家明的新作《父子》便成了一齣未上映已哄动的电影(当然,在日本与台湾扬威地连夺数奖,就更令它成为了一个奇观(spectacle)。)

谭家明的作品,尤其是新浪潮时代的《名剑》、《烈火青春》或《爱杀》,奇观色彩极浓。像刻意营造室景布置的《烈火青春》、强调颜色感观效果的《爱杀》都在在显示谭家明的奇观式实验趣味。到了今天,《父子》仍不脱这种奇观设置,开场的秀丽河景、厨师与妻子或情人的情色场面,以至整个萧条的城市景观,形式主义美学观依然紧扣着这齣电影所营造的种种感观效果,但也许因此之故,《父子》在内容上并未能予人合理的情感满足。在《父子》的世界里,角色间的关系都像盖上一层薄纱,不仅在于沟通不足,更在于人心冰冷。不明父子到最後为何竟是无法相见相认的路人,也不明母子之间竟再没容下一丝亲情而断了来往,说到底,理由恐怕是各人都背负了太多,内疚积重难返,要面对,倒不如重新开始。片中的一家人,夫妻在离异後便成了陌路人,而两人也在儿子进入教导所後中断了对儿子的关顾爱念,後者其实在片里不太合情理,尤其是他俩一直深爱儿子,而儿子在出来後重新正视过去,甚至作出补救。然而,这一切在近乎冷酷异境(父亲寻死、母亲面对新家庭)的铺设下,却形成了一个可供同情的「离开」理由。

抛掉过去,重新上路,这是否就是曾经历金融风暴与沙士的港人的集体潜意识写照?又或是谭家明个人在香港电影圈的夫子自道?恐怕论哪一方亦难言准确。不过,数码电影《爱里没有惧怕之恐惧森林》倒在有意无意之间解释了这种「割离」状况,也就是《父子》的心理现实根源∶因为恐惧,因为失爱,所以选择离开。

重新上路容易,留下来便需要勇气。若要修补破裂的关系,爱与勇气缺一不可,97年王家卫的《春光乍洩》上演了回家的勇气及亲情的可贵,而《恐惧森林》就更在这题旨上以宗教的立场说出爱里没有惧怕的道理,隐然回应着《父子》的自欺逃避。在《恐》片里,父子的隔膜本来自两人的不擅沟通,而日积月累的冷淡关系最後更形成一道阻碍父子关系发展的铜墙。同一时间,结了婚的男主角面对个人同性恋倾向的疑惑与心理挣扎,就更令父子关系、夫妻关系陷入绝境。不过,背负重担明显并不是宗教文化上的死结。反之,要开脱,只要发现爱。

《父子》里的家人关系,虽不能说没有爱,可是爱里没有勇气,倒头来不过是现实利益关系的变奏。自私心,占据了心灵,如《父子》里郭富城饰的烂赌厨师便因愧疚而欲寻死,但眼前大片的人生路则令他放下自杀念头,甚至自己的过去;而杨采妮饰的母亲亦如此,怀中的新生婴孩与眼前的新生活便令她抛掉昨天,重头开始。这些不是自私?又是甚麽?即使对方是自己过去深爱的儿子,那又如何!可怜的是,他俩都获得了新生,但儿子却在痛苦中。

相反,《恐惧森林》对愧疚这回事并没有采取逃避的态度,但要直面人生,始终都要找到逃避的根源,而逃避,莫不是因为恐惧。既是如此,《恐》片便以此作切入点,消除了(愧疚)恐惧,便可以重新上路。于是乎回家成了出路,而不是离家才获新生。

两片相互对照,《恐》片明显比《父子》更深谙人性,也更能掌握人性的深层恐惧,但若论美学形式,谭家明对镜头及各式美术形式的苦心经营则恐怕只有王家卫、张叔平的双剑合璧可媲美。

文/李希堂

资料来源∶电影双周刊 (香港)

有关《父子 (香港版) 》的专题文章

此内容乃 YesAsia.com 原文撰写或获授权刊登。未经 YesAsia.com 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浏览此产品分类

叱咤风云 长津湖之水门桥 除暴 天涯海角 龙虎武师 灵语 假冒女团
  • 身处的国家或地区: 未有指定地区 - 简体中文
  • *参考货币: 并未选择参考货币
 更改设定 
启动你的浏览器上的「Cookies」功能,让你可以使用我们网站内的所有功能,包括购物及提交订单。
Cookie偏好设定 Close

我们使用数据Cookie来存储您的在线偏好并收集信息。您可以使用此界面来启用或扩展具有各种功能的Cookie组合。


这些cookie是启用核心网站功能所必需的,并且在您使用该网站时会自动启用,其中包括cookie。这些cookie有助于使购物車和结帐的流程,并有助于解决安全问题并符合法规。我们还使用Cookie来识别浏览和流量来源,衡量并改善您的购物体验,并从订单信息检索网上夥伴的佣金。
这些cookies用于投放与您和您的兴趣更相关的广告。营销cookies经我们允许的第三方提供商放置,并且所收集的任何信息都可以与其他组织(例如发布商或广告商)共享。
这些cookies使我们能够根据用户使用我们网站的方式提供更好的服务,并允许我们改进功能以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收集的信息是汇总且匿名的。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