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阁下使用我们的网站,代表您已接受并遵守我们的私隐条例服务条款  
RSS 订阅
YumCha! » 产品评论
上流寄生族 (2019) (Blu-ray) (香港版)
宋 康昊 (演员) | 赵如晶 (演员) | 李善均 (演员) | 李姃垠 (演员)
上流寄生族 (2019) (Blu-ray) (香港版)
《寄生上流》(上流寄生族):亮灯后逃窜的蟑螂。

金家人住在半个地下室房间,父亲基泽和母亲忠淑经营生意失败,偶尔接些临时工赚钱,儿子基宇大学重考四次落榜,女儿基婷工作也无着落;基宇经朋友敏赫介绍,成为上流家庭朴家的英文教师;朴家共有四人,朴社长天天忙于工作,性格严谨、朴太太温柔和善、女儿多蕙到了想谈恋爱的年纪、小儿子多颂是小童军,喜爱扮印地安人也爱涂鸦;基宇担任英文教师期间,秉持肥水不落外人田理念,想尽办法把家人弄进朴家好大赚一笔…

少数没有失手(但回到自己国家拍片更强大)的奉俊昊导演,总能用浅显易懂的方式讲好一个故事,新作《寄生上流》也是如此。

(底下有雷,还没看片的朋友请斟酌阅读)

《寄生上流》开场,金家人搜寻免费网路、不顾性命危险享受「免费消毒」、从网路上学习如何快速摺好披萨盒、跟「披萨时代」人员讨价还价并拖他人下水好为自己争取工作等,很快让观众明白住在半地下室、经济不富裕的金家人,脑筋动的飞快(很多生存小技能),他们不在金字塔顶端(而是靠近底层),却不容易被消灭,生命力强悍。

金家人住家靠地面的窗户,晚上常会看见一名醉酒大叔在家门外尿尿,他们虽有抱怨却没出面阻止,生活本来就苦,一泡尿也没什麽大不了(毕竟连片末大水他们都撑下来了);一天,基宇学生时代朋友敏赫前来拜访,敏赫见醉酒大叔,立刻训斥对方一顿,基宇家人忍不住称赞说:「大学生的气势就是不同。」;大学生看到错误的事情,很理所当然会要出面主持正义,是这样吗?如果酒醉大叔换成黑道份子或上流阶级,敏赫还会出言教训对方吗?

金家,敏赫,朴家,刚好是三个阶级,地下室(低阶)、地上(中阶)、山坡(上流);《寄生上流》用住处表现阶级的手法,可以跟黑泽明导演的《天国与地狱》以及奉俊昊导演的《末日列车》对照观赏;敏赫拜访金家,有两句台词写得精采,一是敏赫拿爷爷送的山水盆景给基宇,说会带来好运云云,忠淑看着山水盆景忍不住低咕说:「怎麽不买点吃的?」,「情调」这种东西,不存在穷苦人家,食物比毫无用处的石头还更重要;另外,基宇问敏赫为何选择介绍他去朴家当英文教师,而不是他的大学朋友?敏赫表示自己对朴家女儿多蕙有好感,等多蕙上大学后,敏赫就要正式展开追求。敏赫说:「如果是你(基宇),我就放心了。」;为何基宇当多蕙的英文教师,敏赫会比较放心?因为敏赫信任基宇,或者对敏赫来说,相较于其他大学生(同阶级的竞争者),学历较低且经济较弱势的基宇,比较不算是个威胁?

「他画的是猩猩吧。」
「不,这是他的自画像。」

基宇成为英文教师的第一步是为自己取了个英文名字:凯文。第一堂课,朴太太要求旁听,想要确定基宇的实力;接着,基宇发现朴家么儿多颂很受溺爱,多颂喜欢扮印地安人也喜欢绘画,基宇将基婷介绍给朴太太;基婷的虚构身分是芝加哥留学生,主修艺术治疗与心理学,她的英文名字是:洁西卡;基婷第一次上课,朴太太也想旁听,但被她请了出去。

「临场作战,靠的是气势。」

两次面试,基宇与基婷都取了英文名字,基婷另外多了一个「喝过洋墨水」的假身分;名字是掩饰(不让朴太太知道基宇和基婷的关系),名字也是阶级,有个英文名及讲话夹杂几个英文单字,都给人一种较为高端上流的感觉;此外,朴太太对基宇和基婷态度小有不同,朴太太对基宇比较是上对下的身分,但面对阶级稍高的「洁西卡」(留学生),态度反而没那麽强硬;人们面对不同阶级与身分的他人,总会不自觉产生不同的应对反应(很多时候,我们甚至不会注意到这样的差异)。

金家全员后来陆续成为朴家员工,基宇是英文教师、基婷是绘画老师、父亲基泽成为朴社长的司机、母亲忠淑则是管家;究竟基泽等人如何成为朴家的一员?他们靠着两件事,一是谎言一是秘密;金家人说谎与掩饰秘密是为了糊口,妙的是,朴家人也不诚实;朴社长以为前任司机在他的车子后座跟来历不明的女子车震,朴社长没有询问司机为何要这麽做,反而随便找了个理由开除司机;同样的,朴太太怀疑前任管家雯光感染肺结核,她也没有询问对方的身体状况,也是找了个理由让对方离开。

朴家夫妇最大的弱点是怕麻烦怕当坏人,很容易被有心人士所煽动与影响,但换个角度想,他们也并不需要知道司机或管家的想法也不需要知道事情的真伪,开除人是他们的权力,一如朴社长常常挂在嘴边的话:「我讨厌逾越规矩的人。」,管家与司机再找就有,这些人处于他们的生活圈却又不在他们的生活圈,管家或司机或家教老师,终究只是「下人/可以被取代的人」。

「朴太太有钱又善良。」
「不,朴太太是有钱所以善良。」

《寄生上流》前半场透过对话与空间环境与人物反应,精准勾勒出社会阶级的差异,电影最厉害的设计在于片中没有一个坏人,或说,没有典型的坏人形象;不同阶级的人对同一事本来就不会有相同的看法,因为生存环境不同,在意的事情的眉角自然也不会相同;影片中,基泽称赞朴太太是个善良的人,妻子却觉得有钱人才有资格表现善良(「馀裕」,有多馀的心力去关心他人),低阶人民耍点恶毒手段不代表他们不善良,只是想在困境中求生。

《寄生上流》中段剧情有个惊奇转折,原来不只金家依靠朴家生活,朴家前任管家雯光也有个秘密;朴家住宅设计出自前任屋主南宫贤子之手,雯光是南宫的管家,南宫搬离后,雯光续任管家一职;南宫在地下室储物间藏有一间隐密的避难房,朴社长不知道这个避难房的存在,因为南宫贤子觉得让他人知道自己设计一间避难房很丢脸(怕死),南宫贤子怕丢脸的心情就跟朴社长和太太开除司机和管家却不愿正面告知「开除原因」的心情有些相近,不想面子挂不住(下属不体面,主人会觉得丢人),宁愿避而不谈;有钱人的弱点成了穷人家的生存契机,雯光的丈夫勤世经营的古早味蛋糕店倒闭,欠下高利贷债务,为躲避债主,雯光把先生藏在避难房中,寄生在朴家地下室。

雯光和勤世对应的自是金家夫妇,两组人马的生活经历高度重叠:他们都开过古早蛋糕店(也都倒店了)、都住在地下室、都有…相似的味道:地下室不通风的潮溼味道,无法依靠高级洗衣精或肥皂掩盖早已沁入皮肤底下的:味道。

雯光常常趁朴家人外出时,跟着先生两人安静悠閒地坐在客厅欣赏豪宅优美的庭园造景;像个有钱人家一样活着,就是雯光夫妇最幸福的时光;同样的,朴家外出露营,金家立刻在朴家开起小派对;《寄生上流》没有坏人,但它有阶级,那个阶级在没有比较级的时候,可以被忽略,一旦意识到阶级的存在,就会变得敏感易碎;金家享用朴家豪宅的设备和设施时,基泽说他们现在就住在这里,妻子反驳说他们只是蟑螂,还说:「半夜只要有人开灯,蟑螂就会吓得自动躲起来。」,对照到后来临时返家的朴家四口,金家父子和女儿躲在大桌子底下的狼狈模样(还有多颂突然开手电筒,从桌子底下爬出的基泽立刻吓得不敢动作一幕),观众只能忍不住苦笑起来。

「她本来是好人,却踢了我一脚。」

《寄生上流》最悲伤(也是确立电影后段走向)的一刻,是躲在客厅大桌子底下的基泽听见朴社长夫妇的对话,人们总在四下无人的时候才更敢说出真心话,我们听到朴社长说想要用廉价内裤增加性爱情趣、听到朴太太说要买毒品,这些「欲望」不会在人前述说,有违「上流」身分;我们还听到朴社长对妻子抱怨司机(基泽)跟他说话时,常常差一点逾越本分,但最终都能守住彼此间的界线,唯独一个缺点无法被改善,就是司机身上有股难闻的味道,老会飘散到车子后座。

基泽一家可以表现的得体、可以假装自己是中产阶级、是国外留学生,但他们却遮掩不住自身的味道(无法消磨的真相),基泽在听完朴社长的内心话后,意识到即便他跟雯光夫妇有着争执,但他们才是同一类人。

《寄生上流》后段透过一场大雨,看见两种阶级面对灾难的不同反应,朴家抱怨无法在外露营,金家却因家里淹大水,不得不夜宿体育馆(有钱人家的露营是休閒,没钱人家的夜宿是无可奈何);隔日天气放晴,朴太太想要举办快闪生日会,邀约(要求)金家成员出席,基宇看着朴家花园的宾客与美食,他说:「哇,大家都好体面呢,明明都是临时过来,却很从容。」,对照到金家人临时接到通知出席时的慌乱,又是对比。

后来,世勤为了报仇(妻子被忠淑踢了一脚,摔下楼梯身亡),击伤基宇、刺杀基婷、砍伤忠淑,最后命丧忠淑手下;眼看家人遭受攻击,基泽先是惊慌失措,而后出手砍杀朴社长;为何是朴社长?因为看见朴社长对世勤身上的味道流露出厌恶的表情,等于亲眼见证朴社长对自己这样阶层的人的真实反应,基泽觉得自尊受损、觉得挫败、也觉得嫉妒,毕竟,朴社长可能是基泽渴望成为但无法达成的理想男性典范:成功的商人、丈夫与父亲...

努力用功读书赚大钱就能翻转阶级?忠淑年轻时拿过链球比赛冠军、夫妻俩开过古早蛋糕店、基宇很努力想要考上大学却一再落榜…我们不知道金家人到底是怎麽走到这一步(落魄生活),但他们并非没有努力过,只是运气不在他们这边;《寄生上流》尾声,基宇抱着山水盆景,父亲问他:「你干嘛一直抱着石头?」,基宇说:「是它一直黏着我,是它一直黏着我。」,山水盆景象徵着基宇对生活的期待与希望,抱着「希望」人生才比较容易走下去,问题是,这份「希望」到底是可以实现的愿景或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的虚像?抱着石头(希望)的基宇,人生是否过得更轻松,或更显沉重与费力?

《寄生上流》有一个非常讽刺哀伤的结局,基泽取代世勤成为另一个寄生虫(躲在避难室),而发现父亲依然活着的基宇写了一封信给父亲(信根本寄不出去,说穿了这封信是在自我「期许」),他在信中表示自己会奋发图强读书、赚大钱、结婚、买下豪宅,到时候躲在地下室的父亲「就只要走上来就好」。

「你知道什麽计画绝不会失败?就是没有计画。」

这个结局好伤啊!回应到电影开场,无论是忠淑年轻时有过的风光过往(比赛冠军)或是倒闭的蛋糕店或是基宇连续四次大学落榜,似乎都在说明一件事,当商业通俗励志电影一直在告诉(灌迷汤)观众:「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成功」,《寄生上流》却很悲观地表示:要想走上来(离开底层)何其困难。金家之前不断努力也无法获得成功,凭什麽我们会觉得基宇的人生会因为他变得更积极而有不同?

《寄生上流》或许重复了奉俊昊导演过往作品探讨过的议题:原生家庭、遭漠视的社会问题(贫富差距)、阶级困境等,但导演把电影拍得通俗好看、剧本细节繁多环环相扣、演员群戏亮眼,本片拿下坎城金棕榈奖肯定,其实已经是给晚了,相较于精采好看的《寄生上流》,我个人喜欢导演旧作《杀人回忆》更多啊!

最后,看到金家全员和雯光夫妇照面一幕,脑袋立刻想起周星驰主演的《情圣》,也是两组骗子在豪宅碰头的故事,差别是,金家和雯光夫妇撕破脸,两败俱伤(这其实也是讽刺,底层人的弱弱相残),而《情圣》则是两组骗子联手合作,大赚一笔。

文/香功堂(台湾) 〔原文出处:香功堂!!






上流寄生族 (2019) (Blu-ray) (香港版)》的其他推介版本



  • 身处的国家或地区: 未有指定地区 - 简体中文
  • *参考货币: 并未选择参考货币
 更改设定 
启动你的浏览器上的「Cookies」功能,让你可以使用我们网站内的所有功能,包括购物及提交订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