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訂閱
YumCha! » 專題文章

亞洲恐怖片分析

作者︰小麥 - 電影雙周刊 (香港) 推介給朋友

也許是文化差異的原因,亞洲地區對靈異之事的獵奇心理相比西方國家要強烈得多,鬼怪靈異電影受眾頗多,基本上各個年齡層的受眾都有。在80年代以前,亞洲地區尤其是日本和香港地區對鬼神之事多數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隨著社會進步和心態的變化,踏入90年代後人們的獵奇心開始重新審視鬼神和靈異事件,把靈異事件或鬼魂等以往視為禁忌的事物通過鏡頭在觀眾面前重現已成為亞洲電影界的一大趨勢。如果要評恐怖之最,也許日本香港泰國的恐怖片會形成三足鼎立之勢,而韓國正逐漸成為一支生力軍,至於中國大陸則仍處在摸索狀態,質素有待改進。


日本恐怖片

代表作:《咒怨》(Ju-On: The Grudge, 2003)、《午夜凶鈴》系列 (Ringu, 1998-2000)—《午夜凶鈴》、《凶鈴再現》、《貞子纏身》

東瀛之地崇尚美態,無論人工美還是天然美都受到日本人民的推崇。這種追求極致的審美觀在東瀛恐怖片里可是應用到淋漓盡致,基本上看過日本恐怖片的觀眾都認為日本恐怖片無論是造型還是氣氛營造都堪稱一流水準,甚至有觀眾認為日本恐怖片才是真正的恐怖片。事實上,日本恐怖片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都享有極高的聲譽,近年的恐怖片佳作《午夜凶鈴與《咒怨已分別被荷里活翻拍成美版《七夜冤靈》(The Ring, 2002)與《不死咒怨》(The Grudge, 2004)。然而影迷還是對日本版本中令人心膽俱裂的冤鬼造型和鬼氣森森的室內擺設情有獨鐘,癡迷地將原版《咒怨》看了一遍又一遍。究竟《咒怨》與《午夜凶鈴》有什麼魅力令值得恐怖片Fans看完又看呢?且讓我們先看看《咒怨》的角色設定和氣氛,首先導演清水崇 事先沒有介紹鬼從何來,只是根據日本民間傳說簡單地說明了咒怨的含義,之後鬼屋原主佐伯剛雄殺死妻兒的血腥鏡頭和主角理佳 (奧菜惠飾) 出場。理佳走入鬼屋,接著被冤鬼纏身,然後所有進入過鬼屋的人全部被冤鬼殺死,殺人過程恐怖之極,集中表現冤鬼的淒厲和無邊怨恨。理佳是串起劇情的一條暗線,而主線就是冤鬼本人如何作祟殺人,兩條線索交織共同推動劇情的發展,其他角色的出現起到襯托冤鬼的兇猛和增添恐怖感的作用。而全片最具特色的就是導演清水崇對恐怖場面的敏銳觸覺,以及懂得如何適時在恐怖場面前插入過場,讓觀眾有喘息的機會,然後再接著接受下一輪的驚嚇。


那麼究竟清水崇如何在《咒怨》中營造出如此嚇人的效果,以致人們一提起《咒怨》就想起冤鬼的模樣呢?首先,清水崇先把故事發生的場景設定在鬼屋這一特定狹小空間內,由於日本的居所都是分兩到三層,每層之間都有樓梯上落,這樣一來一個有層次的氛圍佈局已見雛形。然後清水崇在片中加入令人毛骨悚然的配樂和音效以配合冤鬼的一舉一動,尤其是冤鬼接近受害者時先用音樂作鋪墊,然後完全撤去所有音樂,到冤鬼現身時才再次響起恐怖配樂,突然而來的驚慄效果不但來得真實自然,而且進一步推動全片的恐怖氣氛,我們甚至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沒有恐怖的配樂,整部《咒怨》將不再恐怖。


除了再配樂和場景設置上下苦功,清水崇還在片中加插不少其他道具增添恐怖氣氛,如小冤鬼俊雄的畫冊,日本民間傳說極為邪異的黑貓,讓人噁心的血印和髒物等都是讓人在觀影時並不覺得可怕,但是過後回想就會嚇出一身冷汗的極佳驚嚇元素。除了氣氛外,冤鬼全身毫無血色,雙目血紅,發出「格……格」的嚇人叫聲,還有小俊雄沒有眼白的雙瞳等造型對觀眾的視覺衝擊也不可忽視。對於部份尋求新意的觀眾,《咒怨》中冤鬼殺人的手法可謂層出不窮:冤鬼可以從天花出現用眼神殺人,也可以在受害者的被窩出現;可以用怨氣干擾電視機,在其大本營鬼屋中更Copy《驅魔人》中附身女孩倒著身子下樓梯的手法,來個蜿蜒行走,驚嚇效果比起《驅魔人》猶有過之,難怪入屋者死不瞑目。片中最恐怖的就是冤鬼在理佳床上凸出身子那一幕,看過的人90%都表示看完不敢一個人在床上睡,其次就是浴室里理佳被冤鬼抓頭那一幕,不少女觀眾看過都表示不敢再隨便彎腰洗頭,由此可見《咒怨》的驚嚇效果。


儘管《咒怨》是一部成功的日本恐怖片,但是它身上仍有不少值得改進的地方,如角色線索的交代和組織,有相當部份的觀眾沒有看過《咒怨》的原著,所以他們並不知道冤鬼佐伯伽子原名川又伽子,其夫佐伯剛雄因疑心兒子俊雄非自己親生最後偏執成狂憤而殺人等重要情節,清水崇隨後雖然在劇情里面加插有受害者被剛雄附身,間接說出自己因偏執而殺人的事實等情節,但是這樣交代還是不夠清晰。與90年代日本恐怖片的興盛時期相比,《咒怨》的驚嚇比起《催眠(Hypnosis, 1999)、《鬼水凶靈(Dark Water, 2002)、《富江 (Tomie, 1999-2005)系列等有過之而無不及,但其情節編排比起《午夜凶鈴》和最新的恐怖片《鬼來電(One Missed Call, 2003-2005)系列相對顯得較弱。在《午夜凶鈴》裡,串起全片的主線是那盤帶有詛咒的錄影帶,所有看過它的人都不能逃脫橫死厄運,主角松島菜菜子 和前夫真田廣之 一起調查事件的7天作為副線推動解謎,最後引出冤鬼貞子(佐伯日菜子飾)現身。有觀眾認為全片最恐怖的是貞子從電視機里爬出露眼的恐怖場面,也有人認為奪命鈴聲和生命倒數的那七天最恐怖,當時關於這樣的爭論是很激烈的,間接也推動《午夜凶鈴》的人氣上升,從手錶到潤喉糖上都有貞子反白眼的那幅恐怖畫面。而《午夜凶鈴》最出色的莫過於其有條理的情節組織,段與段之間平穩過渡,在這一點上比《咒怨》要好。但從驚嚇效果和驚嚇手段來看,《咒怨》是當之無愧的日本恐怖片之王。而隨著電影事業的發展,日本這個恐怖片大國也開始尋求新路向,一方面與荷里活導演合作吸收他人的先進經驗,另一方面開始模仿荷里活走心理懸疑路線和加大邏輯推理分析的比重,甚至嘗試接觸科幻恐怖的新領域。


新近的恐怖片《感染》(Kansen, 2004)和《稀人》(Marebito, 2004)顯示日本恐怖片開始向科幻和心理方面進軍,由中村獅童主演的《鄰人13號》(The Neighbor No.Thirteen, 2005)更是流露出明顯的人格分裂情結,面對日益萎縮的日本電影市場,日本恐怖片嘗試走出本國尋求多元化發展無疑是一件好事,對亞洲電影市場甚至國際電影市場都大有裨益。


泰國恐怖片


代表作:《鬼妻》(Nang Nak, 1999)、《鬼影》(Shutter, 2004)

泰國是一個帶有傳奇色彩的國度,泰國佛教歷史悠久,帶有濃厚的東方色彩,佛寺廟宇林立,東南亞一帶普遍流傳的降頭,巫術和惡咒等在民間時有所聞。在金融危機下泰國飽受經濟打擊,唯有大力發展旅遊業,進而加深了本國與其他國家的文化交流,新一輪的文化衝擊更使泰國的電影市場開始擺脫過往的守舊模式,嘗試向國際市場進軍。據電影專業人士分析,泰國已成為國際影壇重要的電影後期製作基地之一,受此影響帶動,泰國電影業的各類硬體、從業人員水準得到了顯著提高,在這種環境下,泰國恐怖片得到有利的發展條件,開始成長起來。其實泰國恐怖片比荷里活、日本和韓國都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除了上面所說的強大宗教背景和廣泛的民間傳說外,泰國導演擅於從泰國本地風俗入手,以真實自然的恐怖氣氛融合各種鬼神之說或民間鬼事,即使觀眾沒有當地的文化背景也一樣能從影片感受到猛鬼纏身,不死不休的恐怖感覺。回顧近幾年的泰國電影,它們多是以一種妖艷的、鬼魅的、張狂的模樣姿態走來,然後不經意躍上世界電影舞台,全世界的電影人都看到了亞洲電影的另一張面孔。下面我們以《鬼妻為例簡單介紹一下泰國恐怖片的特色。


《鬼妻》在1999年首映,當時即引起當地和香港的廣泛關注,導演郎斯.尼美畢達 (Nonzee Nimibutr) 從民間靈異個案取材,既拍出泰國當時的特色,又表現出男女主角纏綿悱惻的感人故事,令人觀之不禁對主角產生強烈的同情和贊許,恐怖驚慄的氣氛反而放在次要地位。故事講述的是在戰事中倖存的男主角麥返回村中,其妻娜娜帶著幼子迎接他。但麥不知道娜娜已經在他參軍時連同兒子因難產死去,娜娜因惦記著陽世中的丈夫故不管人鬼相隔與之見面,夫婦兩人仍過著以往的幸福生活。隨後麥斷斷續續地從過往好友和村民口中得知娜娜已死去的事實,在當地高僧的幫助下知道真相。最後村民請來法師捉鬼,經過一場鬥法後麥不得不接受妻兒已死的殘酷事實,說服娜娜接受高僧的超度,然後自己亦出家為僧。


全片比《咒怨》等片可謂全無驚嚇,化妝造型也不算可怖,可能是導演為了凸顯娜娜的忠貞形象的有意之作。相比片中的靈異場面,片中夫婦二人的感情戲著墨較多,故在劇終令觀者對二人陰陽分隔產生一種強烈的同情感,這不可不算是導演的成功之處。另外,片中的鬥法和驅鬼場面對比荷里活影片肯定不夠精細,場面也不夠宏大,但是其中強烈的民族特色如咒石打鬼,念經護身和一些泰國民間的靈異習俗卻得到很好的還原,為影片增色不少。


對於《鬼妻》這種早期的泰國恐怖作品,我們也不應該過分苛求,現在讓我們再以《鬼影》為例反思近年泰國的恐怖作品。平心而論的說,《鬼影》是標誌著泰國恐怖片走向成熟和國際化的一流恐怖佳作。故事首先以靈異界的大熱主題靈異照片,俗稱鬼相為主題,然後深入地剖析人性中的卑鄙,自私和不負責任的劣根性。男主角東的對待女鬼娜塔的種種惡行導致他最後冤鬼纏身,苦不堪言,正正應驗了泰國佛教所指的報應:不是不報,只是時辰未到。導演這次倒沒有過多的表現泰國民間的靈異習俗,取而代之的是在影片中加入日本和韓國影片的招牌驚嚇元素,如照片顯靈,冤鬼作祟的鬼氣森森,還有參考韓國電影的女鬼造型和《咒怨》中伽子的造型造出娜塔血肉模糊,面目猙獰的可怖模樣,最後以鬼相為線索,一一交代娜塔與東之間的恩怨,讓觀眾自己去思考其中的內涵。手法雖與日韓的恐怖片雷同,但是導演沒有完全Copy別人的東西,還特別加插對東的自私忘義和一眾學生醜陋心靈的控訴,從另一側面揭示人類自私本質,這一點尤其可貴。


展望未來泰國恐怖片的發展,泰國導演應進一步從泰國民間傳奇和神話故事入手,或結合當地風俗繼續發揮自我想像,然後逐漸擺脫日韓恐怖片的影子,像《三更之輪迴 (Three: The Wheel, 2002)、《活鬼胎》(The Unborn, 2003)、《變蜥人魔》(Lizard Woman, 2004)等既有泰國風格又有獨特創意的電影不妨多試驗一下。


韓國恐怖片

代表作:《愛的肢解》(Tell Me Something, 1998) ;
《死亡教室》系列(Whispering Corridor, 1998-2005) —《Whispering Corridor 》、《幽異戀人》(Memento Mori) 、《斷魂梯》(Wishing Stairs) 、《Voice》


韓國電影在世界電影之林中可以說是後起之秀,在不到十年的時間裏發展為亞洲最突出的地區之一。而它們出產的恐怖片,雖然沒有日本那樣的擅長於刻畫令人戰慄的環境因素,也不像香港那樣融喜劇、社會現實於恐怖片當中,但它的長處,就在於其博取眾家之長,而自成一體。

韓國電影崛起於剛剛經歷了亞洲金融風暴之後的1998年,而僅是這年就出現了三部不同類型的恐怖片,即《死不張揚離奇失魂事件》(The Quiet Family, 1998)、《死亡教室》(原名《女高怪談》)和《退魔錄》(The Soul Guardians, 1998),且都取得不俗的票房與口碑。此後,《 愛的肢解、《蜘蛛叢林》(Spider Forest, 2004)、《姊魅情深(A Tale of Two Sisters, 2003)等影片的相繼出現,使得韓國恐怖片逐漸的發展成熟,儘管它們不乏學習借鑒美國恐怖片、日本恐怖片甚至香港恐怖片的因素。而韓國恐怖片的主要類型,也主要是《死亡教室》式的鬼片和《 愛的肢解》式的驚慄片兩種類型。


以這部當年在漢城就吸引了60多萬觀眾的《死亡教室》為例,影片講的是某女子高中有一名女學生被老師孤立隨後被發現死在美術室,9年後她的鬼魂仍然在校園出現……影片的故事空間是一所普通的女子高中,常人眼純真、浪漫、象徵著希望的校園卻在夜晚變得黑暗、悲哀。而影片的一開始就是少女鬼殺害老師的場面,而攝影機的運動、影片的故事也故意的誤導觀眾將注意力放在四個行為怪異的學生身上(誤導觀眾以為少女鬼出現在他們之中),隨後通過她們四個人和新來的老師(她9年前是那個死去的女孩的最好朋友)之間的矛盾衝突而展現了真正的受害者—不但是那個鬼,還有那些學生。這是因為,學校和老師都是看重學生的家庭和成績,而不會考慮學生的將來和人品形成,於是,入學考試的壓力、老師的偏愛,朋友之間的斷交、學校的暴力,等等,這些都在學生心中慢慢的積累轉化為仇恨;而影片的最後,教室四壁流血的畫面不僅強化了韓國文化中「血淚」(韓國電影的一個重要特徵就是悲情)的意象,更表現出在這教室裏的學生曾經流過很多的淚水……學校是培養社會成員的地方,但有時候也是產生社會問題的根源,而這部作品也借此批判了長期以來隱藏在韓國社會表面繁榮下面的累累傷疤。


相對於日本恐怖片的勝於氣氛和香港恐怖片的優於類型的融合,韓國恐怖片則勝於故事,如《死亡教室》從開始就故意的誤導觀眾的思路,之後再把事實的真相慢慢的揭開。而像《愛的肢解》、《蜘蛛叢林》等這些驚悚片,也是一樣的在故事上取勝而引人關注。如《愛的肢解》,三個雨夜,三個不同地點,發現了三個裝有不同肢體的黑色袋子,而且,第三個袋子裏裝有第四個人的肢體。影片一開始就引出了這件案情也留下了懸念,即第四件肢體是誰的,跟前面三個人又有什麼關係;而警方順藤摸瓜的找到了相關的人,並引出了她的身邊的人……《愛的肢解》很好的營造了一種驚悚的氣氛,且讓觀眾像影片中的員警一樣,被真兇所迷惑,直到影片的最後一個時刻,也才發現,真正的兇手,已經逍遙法外—這也給韓國的驚慄式的作品處立了一個典型,如後來的《殺人回憶(Memories of Murder, 2003)、《蜘蛛叢林》、《 赤色誘惑(The Scarlet Letter, 2004)等,兇手是誰並不是最重要的,而追查的過程甚至最後一刻的恍然大悟才是最具魅力的瞬間。而實際上,觀眾看電影,更多也不是關心兇手究竟是誰,更有樂趣的是自己參與其中,思維跟著影片主角一起行走,峰迴路轉的結局更是引人入勝—好的故事令人猜到結局,但猜不到過程;而真正優秀的故事則既猜不到過程,也估不到結局。(不過,像《蜘蛛叢林》、《殺人回憶》,則要認真的觀看,才能明白兇手究竟是誰,為什麼會是他而不是另有其人;而《赤色誘惑》,真兇也不是故事最重要的部分,故事本身才是這部作品最引人的。)


韓國電影是世界電影中的後起之秀,而世界電影已經經過了100多年的發展,各種類型早已逐漸的發展成熟甚至被新的類型所替代(因為跟別的類型相融合而發展出新類型,而逐漸的被替代)。而具體於恐怖片而言,很多國家地區都在不斷的尋求類型的融合尋求氣氛的渲染,而韓國式的恐怖片,則學習了眾家之長,並注重故事的講述,而引得不少的關注。



伸延閱讀

  • 日本恐怖電影 - 角川恐怖電影系列 - 怪奇劇場 系列
  • 香港恐怖電影 - 聊齋故事系列 - 陰陽路系列
  • 泰國恐怖電影 - 彭氏兄弟系列






    刊登於 2006年8月10日


  • 延伸產品

    • 身處的國家或地區: 未有指定地區 - 繁體中文
    • *參考貨幣: 並未選擇參考貨幣
     更改設定 
    啟動你的瀏覽器上的「Cookies」功能,讓你可以使用我們網站內的所有功能,包括購物及提交訂單。
    Cookie偏好設定 Close

    我們使用數據cookie來存儲你的在線偏好並收集資料。你可以使用此界面來啟用或禁用具有各種功能的cookie組合。


    這些cookie是啟用核心網站功能所必需的,並且在你使用該網站時會自動啟用,其中包括cookie。這些cookie有助於使購物車和結帳的流程,並有助於解決安全問題並符合法規。我們還使用Cookie來識別瀏覽和流量來源,衡量並改善你的購物體驗,並從訂單資料檢索網上夥伴的佣金。
    這些cookies用於投放與您和您的興趣更相關的廣告。營銷cookies經我們允許的第三方提供商放置,並且所收集的任何資料都可以與其他組織(例如發布商或廣告商)共享。
    這些cookies使我們能夠根據用戶使用我們網站的方式提供更好的服務,並允許我們改進功能以提供更好的用戶體驗。收集的資料是匯總且匿名的。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