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閣下使用我們的網站,代表你已接受並遵守我們的私隱條例服務條款  
RSS 訂閱
YumCha! » 專題文章

張徹電影40年

作者︰電影雙周刊 (香港) 推介給朋友

2002年6月21日病逝香港的武俠電影大師張徹,不僅是一位改變中國電影命運的電影導演,也是專欄作家(張徹在逝世前一年,已耳不能聽,腳不能走,口不能言,但他只要一息尚存,仍然寫作不輟,2001年香港和大陸報刊,仍常可看到他的文章。)、影評人(筆名何觀)、劇作家,而且寫得一手好字,龍飛鳳舞的書法,在圈內很博好評。他的音樂作曲也很出名,五十年前他替《阿里山風雲》(49)插曲「高山青」所譜的歌曲,成為迄今仍受海內外人士歡迎的山地民謠。他作的《假面女郎》(37)的電影插曲「奇異的愛情」,因旋律詭異,也曾風靡一時。
[圖:張徹行動不便,金像獎送上門]


在中國影壇上,張徹雖然可能是遭受責難最多的導演,包括左派有意藉故攻訐,同行相忌製造是非,以及輿論界莫須有的、公正的、客觀的,保守的批判,但是張徹首倡陽剛電影,將中國電影從才子佳人,重女輕男及女扮男裝的軟性電影中,引向以男主角為中心的陽剛電影,如荷里活的西部片,日本的武俠片,徹底改變了中國電影的命運,應是功不可沒,尤其為中國電影造就了王羽羅烈姜大衛狄龍陳觀泰傅聲等廣受世界歡迎的男明星,王羽的《獨臂刀(67)在香港首創破百萬港幣的紀錄,從此李小龍成龍相繼而起,並培養導演吳宇森午馬桂治洪鮑學禮劉家良唐佳吳思遠等等,這貢獻更是無人可以比擬的。
[圖:左起:王鐘、狄龍、張徹、張曾澤、李修賢、姜大衛]


張徹在64年以《虎俠殲仇》試劍,66年以《邊城三俠》奠下邵氏武俠世紀的雛型,繼而在67年拍出一鳴驚人的《獨臂刀》,此後至75年的《洪拳小子》為止,這段期間,正好是張徹電影最燦爛的黃金十年。
[圖:張徹第一部武俠片《虎俠殲仇》(1964)]


名列世界導演榜

張徹雖然沒有像胡金銓在國際影展中獲獎,但在國際區域性的亞洲影展也得過最佳導演獎,而且在英國出版的【電影年鑑】和日本出版的【世界導演名鑑】中,也列為中國具代表性的導演,作品博得英、法、日的影評家們的讚揚,在倫敦還引起爭議,可以說和胡金銓是同樣揚名國際影壇。


勝利復員與電影結緣

張徹本名張易揚,浙江青田人,1923年2月10日出生於上海,在上海受教育,抗日戰爭時期,張徹隨流亡學生投入大後方。中學教育在四川完成,演過抗日救亡劇,作過愛國歌曲。他參加過戲劇家洪深主持的軍委會教導劇團受訓。45年抗戰勝利之初在重慶,他在文化運動委員會工作,然後隨會復員回到上海,在上海虹口有放映電影的文化會堂擔任業務經理,與電影界發生了關係。張徹在戲劇方面的成就,受張道藩虞君質費穆的影響很深。不但會演話劇也會演平劇。
[圖:張徹攝於八十年代]

由此可見,張徹與電影界的接觸,比李翰祥和胡金銓還早。當時對他以後從事電影工作影響最深的是導演《小城之春》的費穆,他是四十年代最出色的導演之一,張徹對他最為佩服,和他交往受益甚多。張徹對京劇方面的認識,便是受費穆的影響,不過張徹後來拍動作片,該是進邵氏後看大批日片影響。


第一個劇本《假面女郎》

37年,張徹替國泰寫了第一個劇本叫《假面女郎》,由方沛霖導演,顧蘭君、嚴化(姜大衛已故的父親)主演。該片曾到台北、淡水一帶拍外景,是第一部在台灣拍外景的國語片,在上海和台灣首映時都相當轟動,張徹所作的插曲「奇異的愛情」流傳二十多年。由於該片賣座的成功,引起上海很多電影公司都想到台灣來拍片。張徹從事電影工作,應是從《假面女郎》開始,自然這時期還是業餘性質。


來台拍《阿里山風雲》

張徹的第二個劇本是《阿里山風雲》(即《吳鳳傳》),與張英聯合導演,張英那時已是國泰公司的導演,導過《荒園艷跡》,張徹則是第一次掛名導演,當時還只26歲。外景隊在張徹率領下,48年底就到台灣,到49年6月才開拍。該片的演員有李影、吳驚鴻、李果、藍天虹、井淼、曾芸(張英前任妻子)、張茜西(藍天虹前任妻子)、趙明、周藍萍、彭世偉、崔冰、喬宏等人。該是台灣攝製的第一部國語片,上映後頗獲好評。他自認他的成績只是為插曲「高山青」作曲,鄧禹平作詞,迄仍流行。
[圖:第一部台灣電影《阿里山風雲》(1949)]

拍完《阿里山風雲》後,張徹於50年獲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蔣經國提攜,請他到該部擔任專員,並任反共抗俄戲劇協會總幹事,【影劇陣線】雜誌發行人,教育部中華實驗劇團副團長等,曾與譚峙軍等一起提倡劇運,導演過〈饑民圖〉、〈成吉思汗〉、〈勾踐復國〉、〈光武中興〉等大型話劇,並寫過多部話劇劇本,對白特別生動,他在自編自導自演的〈忠義千秋〉中演關公。

電影編劇方面,張徹在中影前身的農教公司編寫徐欣夫 (國泰影片廠長、中國電影40年代的老導演)執導,吳驚鴻、高原、李影、田琛主演的《永不分離》(51),並為華明公司編寫徐欣夫執導,李湄穆虹、李影、雷鳴、陳曼夫主演的《郎心狼心》(56)等。《野火》描寫一個女人由於遺傳和環境關係,仇視所有男人,這種性格很適合李湄演出。不料該片上映的賣座情況很差。


流落香江賣文為生

張徹由於拍片的成績不理想,自覺無顏見台灣親友,寧可留在香港賣文為生,也不願回國弄個一官半職,那時中影改組,並非沒有機會,張徹確是很有志氣,不少在香港混不出頭的影人都大大方方的回去台灣,他卻一直熬了11年,一直等到《獨臂刀》和《大刺客》(67)轟動台港兩地,才衣錦榮歸,偕王羽回台渡假。
[圖:王羽主演的《大刺客》(1967)]


《無語問蒼天》的轉機

香港電影界兩大公司之一的國際公司,在張徹拍攝《野火》之後,已改組為電懋公司,在張徹賣文為生的時期,電懋公司的製片部請他編寫《無語問蒼天》(61)劇本,寫得十分感人。終於時來運轉,以後拍成電影,由尤敏主演,也博好評,因此聘他為正式編劇。但張徹進國泰不久,邵氏公司的大老闆邵逸夫因為賞識他的影評,特邀他見面,相見之後,對他的才華更為欣賞,以高薪聘他為編劇部主任,也可說是從電懋挖走了張徹。
[圖:張徹編劇的《無語問蒼天》(1961)]


香港第一位百萬導演

62年,張徹雖然在邵氏編劇部擔了重任,但事業前途仍舊險阻重重,編了兩個劇本,一是周詩祿導演的黃梅調片《雙鳳奇緣》(63),一是何夢華導演的偵探片《血濺牡丹淚》(64),導演成績都不理想,因此他急於要自編自導,到第二年,他開始編導歌唱片《蝴蝶盃》(65),拍了大半,邵逸夫不滿意,燒燬重拍,請袁秋楓聯合導演,才告完成。張徹雖然導戲成績不理想,邵逸夫認為他有編劇才華,安排他和徐增宏合作,由張徹策劃,改寫劇本,徐增宏導演。徐增宏以攝影師的經驗彌補了張徹的缺點,並有舊武俠片的藍本,兩人合作了《江湖奇俠》(65)、《鴛鴦劍俠》(66)、《神劍震江湖》(67)、《琴劍恩仇》(67)、《玉面飛狐》(68)等幾部武俠片,票房紀錄方面都很成功,共計五又二分之一片,張徹才在導演的地位上站住腳跟。
[圖:張徹策劃的《江湖奇俠》(1965)]


67年張徹從日片獲靈感編導的《獨臂刀》,在香港上映,破百萬港幣的賣座紀錄,張徹成為香港第一位「百萬導演」,揚眉吐氣,掃除了在香港的十年霉運。公司當局對他十分重視,一方面是李翰祥、胡金銓先後離去,張徹正好有乘機而起的時機,而作品也愈來愈成熟,到67年的導演新合約,片酬已達兩萬港幣,每年至少要拍三部戲,到70年的新合約,是每部片酬三萬港幣,每年要拍四部片。
[圖:張徹榮升百萬導演之作《獨臂刀》(1967)]


取人之長補已之短

張徹與胡金銓雖同是國產新武俠片的導演,但由於出身不同,個性不同,作風也不同,可說各有所長,但胡金銓跟過李翰祥和嚴俊,做他們副導演、場記,同時自己也演戲,而且對電影膠片的性能和剪輯下過功夫研究,可說現場經驗豐富,張徹既沒有進過電影學校,也沒有當過場記或副導演,他的導演本事從何而來?相信大部份是靠眼睛看來的,除了吸收美國片和日本片的動作技巧(尤其阿瑟.潘和畢京柏的作品]黑澤明稻垣浩的部份作品他都很喜歡),溶合中國文化的特色之外,另一部份是從現場看來的,別人拍片時,剪輯時,他都會很用心的看。在上海時看別人拍戲是學習技能,在香港時看別人拍戲,是取人之長,補己之短。
[圖:67年《獨臂刀》]

張徹不掩飾自己的缺點,又可證明他為人很謙虛。他批評過自己的作品:「《邊城三俠》(66)是從日本片改編的,片中只有三俠,沒有邊城」。


張徹武俠片有內涵

張徹的武俠片吸取中國通俗文化的精華,包括話劇《大刺客》、文明戲《刺馬》(73)、京劇《十三太保》(70)與《白水灘》(72)、武俠小說《獨臂刀》、水滸傳《水滸傳》(72)、封神榜《哪吒》(74)以及民俗武術,地方傳奇《馬永貞》(72)、少林傳說《少林寺》(76)與《方世玉與洪熙官》(74)等等,較一般功夫武俠片有內涵,也帶動後來李小龍、成龍的拳腳功片。
[圖:《水滸傳》(1972)請來日本演員丹波哲郎(右)與黑澤年男分飾盧俊義及史文恭]


張徹強調陽剛之氣的武俠片《大刺客》、《獨臂刀》問世,雖然故事虛構,仍重真實迫力,取消神術幻術,建立男性動作片模式,改變當時國片影壇黃梅調興起的陰盛陽衰的毛病,很博觀眾認同,於是邵氏新武俠世紀來臨,帶動整個香港武俠片、動作片的狂潮。由於他的愛將吳宇森進軍好萊塢有成,歸根結底,仍可算是張徹貢獻的延伸。
[圖:張徹導演指導陳觀披演《馬永貞》(1972)] 香港粵語片拍武俠片,本來就有基礎,張徹的得力武術指導劉家良和唐佳,都來自粵語片,但和張徹合作幾部片後,摸熟導演門徑,都分別自立門戶,自己當導演。


文明戲改編的武俠片

張徹自創新武俠電影的風格和打鬥技巧後,英雄人物描寫能較有深度的作品,直到《刺馬》才出現,主要是故事來自文明戲,經過前輩千垂百鍊,人物性格突出,也造成武俠電影的高峰,從清末兩廣總督馬新貽,被大俠張汶祥刺殺開始,以倒敘方式與現實互相穿插,張徹組合的編導功力很高,幾個主要人物的刻劃都相當突出,演員的表現也好,狄龍、姜大衛、井莉都出色。狄龍因演本片得亞洲影展優異演技獎。
[圖:張徹代表作之一《刺馬》(1973)]


歌唱打鬥片與叛逆青少年

張徹導演的黑社會歌唱打鬥片,雖然是走日片當年小林旭的老路,但《小煞星》(70)可算是代表作。比日片已高一籌,不論是動作戲的打鬥,或愛情戲的柔情,都寫來細膩夠味,有娛樂效果。
[圖:張徹在《惡客》(1972)客串黑社會大佬,幕前演出僅此一次。]

姜大衛演的熱門音樂的紅歌星強宜(Johnny的譯音),有過十年偷竊,打劫、殺人的犯罪紀錄,但自感化院釋出後,擺脫壞朋友,重新做人,努力上進,唯一難忘的是愛人水仙(汪萍飾)。於是舊友便冒用水仙的名義,引誘強宜再度陷入犯罪的陷阱中,參加搶劫珠寶。張徹以這深情作為全片主線,雖然有些牽強,但由於這深情,而使本片與小林旭的遊俠片有不同之處,也更增加娛樂性,同時張徹著力強調改過自新的主題,不但男主角強宜洗心革面,不肯再犯罪,他的愛人水仙也從污泥中出來,比喻是破衣服,仍洗得乾淨。這種主題的表現,使本片在打鬥之外,還有些感人的力量。不過,一個公開的應召女郎,搖身一變為大珠寶店的女店員,和一個犯案累累的大罪犯,竟變為萬人崇拜的紅歌星,都同樣缺乏時間與空間的變換,削弱了真實性,是本片最大的缺點。


其次是最後強宜幾度負傷後,仍赤手空拳,進入防守嚴密的匪首巢穴報仇,一人獨鬥十幾枝槍,毫無痛苦的表現,不但過於神化,也落入武俠片的老套,使改邪歸正的強宜,罔顧法律的存在。好在張徹把握了懸疑、緊密和危機重重的要素,又利用機關佈景、熱情歌唱、巧妙破案,以及激烈的打鬥,使人看得熱鬧緊張。張徹第一部黑社會歌唱打鬥片《大盜歌王》(69),由林沖主演,並不成功。這時期張徹的動作片,走向叛逆青少年,張徹在新武俠片後期極力求變。將顯材擴及軍事抗日,戰爭、歌唱,由香港黑社會延伸至美國唐人街黑社會,上海為求票房勝利,在《十三太保》中搬演「五馬分屍」等血腥暴力。
[圖:劉德華客串《上海灘十三太保》(1984)]


討好台灣的《唐人街小子》

《唐人街小子》(77)中台港兩地的對照描寫,與唐人街的描寫是平衡的,張徹以香港的好人受欺凌,毫無保障,和唐人街的老華僑的苟安、自私,來襯托台灣軍民奮發的朝氣,這才是去國懷鄉的張徹所要表現的主題所在。因此在唐人街流氓的火併之後,我們便看到台灣的青年在美國奮發有為,台灣社會的井然有序。
[圖:傅聲主演的《唐人街小子》》(1977)]

在這裡,我們看到偷渡來港的大陸青年(傅聲),在香港是如何受盡委屈,被人誣賴販毒,無法立足,而在台灣的青年出國,接受同學親友的歡迎,洋溢著溫馨的人情味,真有天壤之別。再看青年人嚮往的美國唐人街,老華僑多是自私、苟安之下求生存,大飯店的老板楊志卿欺善怕惡,就是個代表,而其他華僑也都是力求自保(例如姜南)而不顯正義。表現了華人在唐人街的求生不易。


吸收京劇精華的教訓

有人以為張徹老是拍打鬥片缺少變化,其實他是很喜歡創新的導演,他曾嘗試用各種型式來表現中國功夫。例如在《報仇》(70)、《紅孩兒》(75)、《地獄》(78)等片中,他嚐試吸收京劇動作精華溶入電影之中,打破京劇的舞台侷限。而《報仇》更索性以京劇戲班做血戰舞台,片中的姜大衛為狄龍報仇,而狄龍所飾演的武生楊小樓,這角色至今仍令張徹影迷印象深刻。《報仇》片中曾安插了〈羅通掃北〉的〈界牌關〉、〈盤腸大戰〉片段,處理得很好,使姜大衛以「打仔」贏取了亞洲影帝(最佳男主角獎)。
[圖:姜大衛主演的《新獨臂刀》(1969)]

《紅孩兒》(75)(劇本採自【西遊記】中的【火雲洞】章節,再加上京劇〈金錢豹〉、〈界牌關〉)卻大大失敗了。《地獄》改名《第三類打鬥》在香港上映時,賣座也不理想,張徹又走回原來的老路。

在《哪吒》裡張徹將傳統神話現代化。一開始便突出傅聲這個頑童浪子加英雄的鮮明形象,對話場次乾淨俐落。最後剔骨剜肉還身父母的哪吒,在生死邊緣的徘徊中與父親的尖銳衝突,又引出代溝的現代問題,是嘗試較為成功的一部。

張徹的抗日戰爭片《八道樓子》(76),受到很多批評,其實我們平心來看,可以說張徹是試圖打破一般戰爭片的形象,一般戰爭片講究大場面,大效果,流於堆砌。張徹則用兵法上的精神戰法,強調激昂的士氣,強調以少勝多的主題。


英雄與櫻花

張徹早期電影主角每片必死(王羽、姜大徫、狄龍),據他說靈感來自荷里活賣座片元素,當時沒想過甚麼符號象徵,但他可能也沒察覺到,他在潛意識上早已有這種悲劇英雄的表態。這說法有點像日本人對櫻花之美的執著,它應當在最美最燦爛的時候淍謝。這便是日本人的「櫻花意識」。
[圖:67年《大刺客》]

他後來在自己的文章也寫過:「英雄人格,常要死才完成,蓋棺定論。……汪精衛未曾『引刀成一快』,結果當了漢奸。」他的意思是,做了英雄之後,卻不保證以後不會行差踏錯。而偶然做了壞事,以前的英雄功業便被毀諸一旦。


白衣大俠之謎

當日邵氏開闢武俠世紀,據傳引入了一大批日本武俠片給導演參考。事實張徹在他文章也有提到黑澤明的武士道片,他在71年拍的《大決鬥》,更直接將小林旭和石原裕次郎合演的一部江湖片《決鬥地獄門》照搬過來。當時的張徹電影,在某個轉捩點上,很可能受到一些日本片的影響。
[圖:68年《金燕子》]


值得注意是這是1965年的電影。那時張徹還在試劍階段,翌年拍《邊城三俠》,67年連續拍了《斷腸劍》、《獨臂刀》及《大刺客》,至68年《金燕子》,這期間張徹電影的白衣大俠開始成型了,據他說,主角以白衣姿態出現,是打破了當時的市場禁忌,因為當時認為白色不是顏色。後來的發展已不用多講了,如今回看,白衣大俠成為張徹電影的一大特點,甚至給風格化。
[圖:《金燕子》(1968)的鄭佩佩與王羽]


這一代和那一代

誠如黃霑在1988年為張徹文章結集寫序言所說:「我們這一代的人,誰沒有看過張徹電影?」而所謂「這一代」,是六十年代了。連吳宇森表示︰「沒有張徹沒有我」,亦是當年張徹的一番鼓勵︰「吳宇森比較適合做導演,他應該向導演的方向發展。」,改變了他的一生。吳宇森也承認在俠義及浪漫主義的精神上,深受張徹的影響,《英雄本色》、《喋血雙雄》及《奪面雙雄》(Face Off) 也繼承了他這種浪漫情懷。
[圖:吳宇森、姜大衛與張徹的合照]

這已經是很遙遠的一代。即便如今已四十歲的影迷,他們其實已錯過了張徹電影最黃金的十年。四十歲的影迷,最大可能只會在75年以後才看張徹電影,那是他的電影開始走向最壞的時候,已經不是本來面目了。


FILMOGRAPHY
(*本表所列年份為公映日期)


張徹著作︰


有關張徹電影的書刊︰


邵氏邵氏兄弟片庫及音樂系列︰


集結文章及圖片︰
  • 【改變香港電影面貌的文人導演張徹】──電影雙周刊(文/黃仁.台北)
  • 【張徹電影40年】──電影雙周刊(文/吳智)
  • 【吳宇森︰沒有張徹沒有我】──電影雙周刊(文/訪問︰施潔玲、整理︰張國文)
  • 【再會了!張徹的獨臂刀!】──電影雙周刊(文/何江西)


伸延閱讀:

文章提及之導演及演員的英文專題文章︰






刊登於 2006年2月17日


延伸產品

  • 身處的國家或地區: 未有指定地區 - 繁體中文
  • *參考貨幣: 並未選擇參考貨幣
 更改設定 
啟動你的瀏覽器上的「Cookies」功能,讓你可以使用我們網站內的所有功能,包括購物及提交訂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