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使用cookies來增強用戶體驗並提高我們網站的質量。請到「Cookie偏好設定」以管理Cookies,或接受「接受全部」以同意我們的我們的私隱條例服務條款  Accept All   Manage Cookies 
RSS 訂閱
YumCha! » 專題文章

銀河映像十年祭(上)— 一群字頭的誕生

作者︰香港《電影雙周刊》 推介給朋友

銀河映像的創作分析—突破類型

銀河映像製片公司成立於1996年,其核心人物,便是如今聲名大噪的杜琪峰。當年他和韋家輝聯手創立公司,並拉來游乃海、游達志、歐健兒等等劇本高手和製作精英,共同創業。杜琪峰等人出身於電視製作,從影之後,涉獵廣泛,從英雄片,文藝片到搞笑電影都有建樹。今天我們流覽銀河作品列表,可以發現他們所涉足的電影類型幾乎涵蓋所有港產電影的類型。除了我們熟知的《暗戰》、《鎗火》、《PTU》這類警匪、槍戰類型電影外,也拍攝了《孤男寡女》、《瘦身男女》、《百年好合》等等大量輕喜劇、文藝片,同時也拍攝了諸如《一個字頭的誕生》、《暗花》等頗具另類氣息的黑色電影。

而其最受矚目,也是真正創立並鞏固銀河映像金字招牌的,恰是如《一個字頭的誕生》、《暗花》、《非常突然》、《暗戰》、《鎗火》、《PTU》等等傳統警匪題材作品。正是在這些作品中表現出獨特風格和過人才華,使得銀河映像團隊於上世紀後十年黯淡的香港電影地圖中獨佔一席,甚至足以撐起半壁江山。他們在這些類型的既有範式之中奮力開拓,無論是在形象塑造、主題意蘊、以及美學風格上都獨樹一幟。甚至可以說,銀河映像的成功就在於他們對傳統類型片的革故鼎新。

尤其是這一點,在今日紛紛探索類型電影,探索電影如何與市場結合的大陸影壇,更具借鑒意義。

像我們這些曾經混在錄像廳看著港片長大的毛頭孩子大抵當時多會有這樣的感受,當片頭出現新藝城、嘉禾、電影工作室的時候意味著「好戲開場了!」20世紀90年代中期由於香港電影市場的低靡,新藝城解散,嘉禾的減產,電影工作室徐俠客的西征,而新晉的UFO的溫情小品又難以滋潤大眾,最佳拍檔作品水準參差不齊難以保證,頑強地在商業和藝術間尋找平衡的杜琪峰在自己的百嘉峰出品的最後一部電影《十萬火急》的海報上的宣傳語赫然列印著「我們的年代,需要真正的英雄!」這是一句口號,更是所有電影人的心聲。


銀河映像首部作品《一個字頭的誕生》

1996,杜琪峰和韋家輝創建銀河映像。1997銀河映像首部作品《一個字頭的誕生》問世。或許因為前程未卜和對市場低靡的擔心,銀河映像的開山作竟然有了背水一戰「風蕭蕭,易水寒」的豪邁。海報上的宣傳語「一係花開富貴,一係[?]家富貴」可見一斑。


《一個字頭的誕生》由杜琪峰監製,韋家輝執導,劉青雲吳鎮宇主演。銀河映像的風格確立之作,打造一個真實的沒有英雄的江湖。影片採用了雙線事手法,講述一群古惑仔闖蕩江湖的故事(甚至主角的名字就直接以阿貓阿狗相稱)。《一個字頭的誕生》徹底顛覆了我們印象中風衣墨鏡子彈橫飛令人熱血澎湃的江湖,一個我們從未見過的黑幫世界就此誕生!這是一個名副其實的黑幫世界,「黑」得令人不寒而慄。


一直覺得《一個字頭的誕生》是杜琪峰和韋家輝當時心態的真實寫照。曾經和徐克林嶺東吳宇森號稱香港導演「四大天王」的杜琪峰進入了文藝不及王家衛陳可辛,票房不敵王晶甚至李力持谷德昭的尷尬瓶頸狀態;創造《義不容情》、《大時代》等眾多TVB經典劇集的韋家輝經典劇集的韋家輝執導的電影處女作《和平飯店》儘管有發哥西征最後港片的十足賣點,仍然殺羽而歸。兩個惺惺相惜的英雄就像片中的阿貓阿狗一樣急需上位。兩人對劍走偏鋒的《一個字頭的誕生》的前程或許就像片中的雙結局一樣沒有把握。但《一個字頭的誕生》的命運卻超出了兩人設計或預計的要麼天要麼地的極端結局,影評人叫好,觀眾卻不叫座。

我們偉大的鄧爺爺說「時間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一個字頭誕生》在了市場低靡的1997年生不逢時,票房慘淡,但並未掩蓋住其經典甚至偉大的電影光芒。韋家輝將其TVB時代歷練的劍走偏鋒的神髓發揮到極至,令人目瞪口呆的巧妙劇情構思,嫻熟流暢的鏡頭語言(其中長鏡頭的運用極其精彩),杜琪峰對演員個性的挖掘和尊重,劉青雲和吳鎮宇「雙雄」奉獻的完美演出,最後定格的帝駝表更是神來之筆使《一個字頭的誕生》遠遠超越了後來同一手法的《羅拉快跑》的高度。


銀河映像標誌性作品《暗花》怒放!

隨後,銀河映像標誌性作品《暗花》怒放!《暗花》的劇本由在百嘉峰和杜琪峰合作《赤腳小子》、《天若有情III烽火佳人》、《十萬火急》的游乃海操刀,銀河映像游、杜、韋「鐵三角」至此形成,三人開始了其後數年的精誠合作,艱苦奮戰而佳作紛呈。

《暗花》導演是游達志。游達志以前是無線編導,從1985起擔任杜琪峰的副導演。游達志的從小螢屏到大銀幕之路稍顯漫長,他1992年脫離無線,赴馬來西亞發展,繼續拍攝電視劇。1996年杜琪峰與韋家輝合組銀河映像電影製作公司時,重將游達志招至麾下。儘管《暗花》導演是游達志,但銀河映像其他成員幾乎都籠罩在老杜的光輝之下,銀河映像的每部作品都打上「杜琪峰監製」的烙印,並且大多有強烈的杜琪峰風格,《暗花》更是明顯。

《暗花》延續了銀河映像從《一個字頭的誕生》開始確立的還原真實黑幫,篇幅精簡緊湊(銀河映像早期作品片長都在90分鐘以內),角色雙雄對持風格。儘管有了《一個字頭的誕生》中被顛覆的江湖,但《暗花》仍然讓我無所適從。徹底粉碎了以往黑幫片、江湖片的定義,全片居然沒有一個好人甚至正面角色,連以往黑幫片中義蓋雲天的江湖豪情都蕩然無存。所有的人都成了棋局中的一粒棋,真正的老大再也不是我們熟悉的風衣墨鏡雙槍在手,竟然是一個幾十年都未出過門的乾癟老頭。《暗花》無情地粉碎了我們心中曾經的江湖夢!


《暗花》的成功游乃海功不可沒,全片像一盤彌漫著殺氣的棋局,或是一場大限將至下一座死迷宮內的困獸鬥一氣呵成張力十足。同時也開始確立了銀河映像作品的另一個標誌性風格「謎」一樣的結局!我們開始跟著銀河映像團團轉,全片層層疊疊情節起伏,最後如火山一樣的爆發卻讓我們手足無措。銀河映像早期作品幾乎都帶領我們在尋找真相,但知道真相的代價實在太大,讓我們如梗在喉。劉青雲把玩的彈球和梁朝偉擦汗的手巾彷彿在述說我們的茫然無助。影片最後是一場黑幫片一貫的槍戰戲,但導演卻頗有創意將其設計在一個存放鏡子的倉庫,在鎗火中破碎鏡片中交手雙方照出自己不准掉頭的悲劇宿命。影片最後一槍與其說射穿了梁朝偉的光頭還不如說射進了我們心臟,幾近窒息。演員表演極其精彩,梁朝偉將開始的張揚和其後的恐懼刻畫地淋漓盡致,劉青雲的演出猶如他那光頭上的刺青在我們心中揮之不去。劉青雲和梁朝偉雙雙憑藉此片獲得當年金像獎最佳男演員提名。


或許因為《暗花》杜琪峰操縱過多,游達志喊出了《兩個只能活一個》,這部電影游達志獨特的現實冷酷審視風格得到了全面的展示和發揮。影片的主要基調是銀河映像一貫的悲觀絕望,金城武雖然接受了死亡任務,但他仍然有一線生機,只要他能跳過對面大廈。這就使得一個殘酷的命題,流露出戲謔人生的味道。《兩個只能活一個》那種被渲染突如其來又在情理之中的宿命感,一次次給人希望卻偏偏又親手加以毀滅的命運無常如一把尖刀捅進我們的脆弱心靈顯然比杜琪峰更加離經叛道,這種「痛並快樂著」的感覺就是游達志的黑色另類風格。

游達志對全片的掌控嫻熟自如,影片的攝影多採取近景突現人物內心世界;而人物的激烈運動多採用全景,突出從大視野看人的爆發張力。前後景對比,俯拍,高速攝影等等多種拍攝手法在影片中交叉綜合運用,經過精彩剪輯,使整部影片擺脫了僵化說故事的層面而變得鮮活生動有力。配樂尤其值得稱讚,緊扣劇情發展。與劇情啟承轉合相得益彰,使影片的氣氛始終殘酷,緊張,並且隨著兩個人感情的推進,慢慢又加入了一種浪漫委婉的音樂元素,使愛與死亡的沉重主題與一種別致的輕鬆順利交割融合。

片如其名,絕對《非常突然》!

游達志在銀河映像的最後一部作品,而後他也「非常突然」地離開了。《非常突然》開篇的故事非常平淡或者說游達志在力圖告訴我們故事之外的東西,所以有些顯得心不在焉地娓娓道來。影片的前半部分主要在描寫兩個警員(任達華與劉青雲)和那個老闆娘(蒙嘉慧)的感情糾葛,平靜得就像一部警員生活的記錄片,案情只是一個契機,或者說為它提供了一個可能。重案組,劫匪;貓,老鼠。一個老套卻本可以說得精彩的故事游達志卻和我們玩起了捉謎藏般的加入了一個女人,在一種血腥和戾氣之中添進一點曖昧一點溫情。劫匪的任務只是不斷地製造虛驚將我們玩耍,在我們期待故事高潮的峰迴路轉時候,一切竟然「非常突然」的就此結束。游乃海「謎」結局的功力發揮到了極至。與《暗花》不同的是這次的老大不再是幕後的老頭,而是貫穿全片始終揮灑著濛濛細雨的天。生命在天命(意外)面前竟是如此脆弱得不堪一擊!這本身對生存就是一種嘲弄。


銀河映像電影第一次出現偶像明星《真心英雄》

或許是銀河映像前幾部作品太過於黑色另類難以讓大眾接受,為了銀河映像的長期發展,杜琪峰終於低下了高貴的頭,向市場做出了妥協。韋家輝拉來TVB時代合作《人在邊緣》的劉青雲和黎明打造《真心英雄》。這是銀河映像的電影第一次出現偶像明星,第一次將劇情設計得平白通俗。儘管《真心英雄》不及銀河映像前幾部作品那樣創意十足,但杜琪峰始終不甘心將其流於臉譜化,模式化,劉青雲和黎明的出場人物鮮活,神采飛揚,具有強烈的杜琪峰風格。其後的英雄落難更是被加倍放大將殘酷進行到底!

劉青雲再次在《真心英雄》中展現了一個優秀演員的風采。曾經刺青的光頭戴上一頂白帽加上一撮濃密的小鬍子酷勁十足,一個稱雄一方的大哥應蘊而生。出場時的張揚,斷腿後的漠然,復仇時的憤怒和渴望,劉青雲演繹得淋漓盡致。梁藝齡(當時還叫梁佩玲)在杜琪峰激發下呈現了從影以來最精彩的演出,將「一個大哥的女人」刻化得有血有肉令人信服。杜琪峰挖掘演員潛質的能力再次得到了最好的證明。


鐵三角加上御用演員劉青雲《再見阿郎》

1999銀河映像第一齣戲,「鐵三角」加上「御用」演員劉青雲帶領我們《再見阿郎》!阿郎的名字源自于老杜和發哥的經典之作《阿郎的故事》,可是除了主角同名,兩片劇情再無聯繫。

《再見阿郎》講述了一個大哥出獄後的故事,題材依舊黑幫,但卻和銀河映像以前的作品有著截然不同的取向,結局不再黑暗悲觀絕望,而是充滿光明和希望。或許是因為故事發生在即將回歸的澳門,但是把電影與當下的社會氣候相對照,你會發現它一針見血地指出了我們人心求安的本質。原來「冤冤相報何時了」和「哪 跌倒哪 爬起來」不是已經過時的廢話,而是充滿洞察力的寬容和智慧。銀河映像這部屏棄顛覆江湖回歸溫情的電影,第一次向我們展現了一個真正的英雄,「找一個家」成了阿郎唯一的渴望。杜琪峰將其十年前《阿郎的故事》中親手打破的家庭夢拼湊完整,在世紀末留下了我們一絲溫暖的希望。在片尾劉青雲和林雪那苦澀的相逢一笑中,杜琪峰和社會握手言和。


香港電影罕見的群戲經典《鎗火》

《鎗火》,銀河映像的顛峰代表作,杜琪峰對類型片的始終堅持在不斷地自我反思和超越中蛻變重生游韌自如的成功一役,更是香港電影罕見的群戲經典!

《鎗火》劇情並不複雜,黑社會老大高雄遭到追殺,黃秋生、吳鎮宇、張耀揚呂頌賢、林雪奉命前來保護和追查真相,五個本不相干的人的命運就這樣被糅合到了一起。杜琪峰在《鎗火》中展現出嫻熟的場面調度與氣氛掌控,用靜態的畫面來表現本應跳躍的主題,又以精准的手法來展示完美的電影語言,把一部情節簡單的香港黑幫電影拍得絲絲入扣、張力十足、精彩絕倫。全片有多場槍戰戲,卻設計得各自巧妙絕不雷同,所有的力量在沉默中爆發,無聲勝有聲的震撼令人窒息!


整部電影沒有絕對的主角,五個保鑣個個戲份都不多,五個演員各自各精彩卻又極為和諧地融於一爐相得益彰。吳鎮宇厚積薄發化精為魔,只一個犀利準確的眼神,一個活脫脫的火爆老大阿來已經躍然而出,黃秋生內斂深沉的表演將一個半退休的江湖老大阿鬼深不可測的神態刻劃得不露痕跡,Mic的世故和穩重;阿信的野性和單純;阿肥的輕慢和自信都被張耀揚、呂頌賢甚至非科班的林雪演繹得入木三分。幾位演員堪稱完美得表演勾勒出了《鎗火》令人熱血澎湃的男人江湖世界。

全片一氣呵成,簡單直接,人物的刻劃和氣氛的營造恰到好處,片中五人用腳互相踢動紙團的情節更是點睛之筆,紙團既是五人串起彼此之間默契與信任的紐帶也暗喻五人的命運其實如同紙團一樣飄蕩不受自己掌握。當社團規矩與兄弟義氣邂逅後,五人短暫的江湖聚首隨著阿信的跑路而結束,我們卻守望在杜琪峰創造的江湖的《鎗火》中不肯相忘。

銀河映像20世紀的完美收筆之作《暗戰》

《暗戰》,銀河映像20世紀的完美收筆之作;銀河映像口碑和票房雙豐收的經典好戲。 這是一個灑脫而悲情的復仇者和睿智而溫情的員警的72小時遊戲,片名和海報設計都極為貼切。片中的劉德華只剩三周的生命,但是這種象徵英雄末路的悲涼此次僅僅只是杜琪峰一種煽情和包裝手段,而不再是過往沉重的宿命主題的伏筆交代。和銀河映像以前的影片有所轉變的是,銀河映像1999三部作品,《再見阿郎》中劉青雲和林雪的再見亦是朋友;《鎗火》中呂頌賢的江湖再見;《暗戰》中劉德華的成功逃脫,都有意無意流露出杜琪峰的悲情意識的轉變,更讓人覺得生活充滿光明和希望。


《暗戰》中劉德華和劉青雲一正一邪、一靜一動,「雙劉」首次合作居然碰撞出了令人驚喜的火花。兩人從追逐到合作,抓捕和躲避之間逐漸產生了惺惺相惜之情,這種名為死敵卻勝似知己的豪情在全片中激揚回蕩。劉青雲的表演無可挑剔,劉德華借老杜之手終於完成了從明星到演員的華麗轉身。影片的配樂極其出彩,與劇情絲絲入扣,時而大氣;時而委婉;時而溫情;時而悲壯。杜琪峰深諳觀眾的觀影心理,影片中的線索安排、情節鋪墊、懸念設計、鏡頭表現、場面調度、氣氛掌控都相當到位。杜琪峰從《暗戰》中找到了一個在傳統警匪片框架下展現個人風格的最佳模式,對傳統類型電影的進行了一次完美回歸。

銀河映像輝煌的1999,三部風格迥異的作品讓劉青雲、吳鎮宇、劉德華在金紫荊、金馬金像「修成正果」,從此,杜琪峰立地成佛。

銀河映像發展史第一個階段︰警匪、英雄片

縱觀銀河映像發展史,大致分兩個階段:從1996年開始,連續推出《一個字頭的誕生》、《暗花》、《非常突然》、《再見阿郎》、《暗戰》、《鎗火》,可以說幾乎全部經典之作都集中在這一時期,而這段時期也是他們對於警匪、英雄題材最為熱中,開掘最深的時期;而2000年之後,銀河映像明顯調整了製作路線,也許是市場壓力使然,杜琪峰和韋家輝連合執導了多部娛樂性商業電影,諸如《孤男寡女》、《瘦身男女》、《鍾無艷》。雖然近年以《PTU》、《大隻佬》連奪金像獎,但是隨後的《大事件》、《龍鳳鬥》似乎乏善可陳。


銀河映像的創作團隊確是為香港電影中的獨特一群。即以杜琪峰為例,他出身於電視製作,在影視圈中摸爬多年,從影之後涉獵廣泛。於是,他對於諸多類型電影的規律和脈絡駕輕就熟。他知道什麼片子拍成什麼樣會被什麼人看,對觀眾心理瞭若指掌;然而更可貴的是,長期的套路習作不曾磨平他的創造個性,反而幫助他在類型之中另辟隙徑,大膽創新。除了早期少數特例獨行之作外,我們很難把銀河映像作品稱為作者電影,因為他們的出發點和著眼點始終在於傳統題材以及市場票房;但他們在各自作品中無法抹去的獨特風格,卻又使得他們在眾多港產電影中獨樹一幟。天才而技巧圓熟的劇本,開放的思路然而統一的主題,配合默契的製作班底,以及對市場和觀眾最大的尊重,造就了銀河映像今天的輝煌:立足於香港社會現實,兼備後現代姿態和東方美學神韻,開拓了傳統港產警匪類型電影的新境界。


(未完待續)

結集文章︰
  • 【銀河映像的創作分析—突破類型】──電影雙周刊(文/殺人者唐斬)
  • 【銀河映像十年祭—一群字頭的誕生】──電影雙周刊(文/芝華士)


伸延閱讀:




文章提及之導演及演員的英文專題文章︰






刊登於 2006年5月23日


延伸產品

  • 身處的國家或地區: 未有指定地區 - 繁體中文
  • *參考貨幣: 並未選擇參考貨幣
 更改設定 
啟動你的瀏覽器上的「Cookies」功能,讓你可以使用我們網站內的所有功能,包括購物及提交訂單。
Cookie Preferences Close

We use data cookies to store your online preferences and collect information. You can use this interface to enable or disable sets of cookies with varying functions.


These cookies are required to use core website features and are automatically enabled when you use the site. They also enable use of the Shopping Bag and Checkout processes, assist in regulatory and security issues, measure traffic and visits, and retrieve order information for affiliate commissions. We use the information collected to evaluate and improve the performance of your shopping experience.
These cookies are used to deliver advertisements that are more relevant to you and your interests. Advertising Cookies are placed by third-party providers with our permission, and any information collected may be shared with other organizations such as publishers or advertisers.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