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使用cookies来增强用户体验并提高我们网站的质量。请到「Cookie偏好设定」以管理Cookies,或接受「接受全部」以同意我们的我们的私隐条例服务条款  Accept All   Manage Cookies 
RSS 订阅
YumCha! » 专题文章

《霍元甲》李连杰武术电影最终章

作者: 辑录自电影双周刊 (网路文字处理∶嘉顿) 推介给朋友

于仁泰执导的《霍元甲》将会是李连杰最後一部武术电影,这不只是体力上的,也是心灵上的,究竟最後一次,他会如何展现动作,又会借霍元甲这个人物来跟观众说一个怎样的故事呢?

这几年中国的功夫片在海外非常受欢迎,张艺谋的《英雄》和周星驰的《功夫》已经被市场证明是成功的,这部《霍元甲》和它们有什么不同?
李连杰∶
周星驰的《功夫》是通过动作的形式表现喜剧的效果,比较夸张,有周星驰个人的风格,非常成功。《英雄》就是一个很大的、很浪漫的故事。


《霍元甲》讲的是很简单的一个人,从小希望成功,拿天下第一,因为盲目地追求结果遭遇挫折,社会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年轻时获得成功,迅速膨胀,不受社会的约束,人生就会遭遇打击,然後走到低谷,迷失方向,逐渐发现人活著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还有朋友、家庭,然後再成长,对社会的责任。

其中我特别强调生命的价值、自强不息、爱、武术的真义,这些东西,我希望《霍元甲》能让观众对武术和更广泛意义的人生,有一个新的,并且是更深刻的理解。


暴力不能解决问题

你之前曾提到过「暴力无能」的观点,在这部《霍元甲》中,这是不是影片的主题之一?
李连杰∶
没错!首先我要阐明:武术和功夫的不同,我众武术,是自强,说的就是在打斗的时候,目的并不是要打倒别人,而是面对的是自己的问题。

作为一个动作演员,我很大一个目标,是要针对美国观众,告诉他们「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我不停地希望我的作品能带出这种思想。作为一部武术电影,《霍元甲》 不是去渲染打斗,而是包含著一个蛮重要的资讯:武力可能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但一定不是唯一的方法,暴力能够征服别人的肉体,但永远征服不了别人的心,只有爱,真的,只有爱的力量,才可以征服整个人类的心灵。


那么这部武术电影在动作的设计上有什么新意吗?比如大家都知道的霍家迷踪拳是如何表现的?
李连杰∶
袁和平一开始就跟我说,霍家的迷踪拳最重要是「快、准、狠!」,但是拍摄後期他又告诉我要领是「快、准、稳」,他换了「稳」字,或者是「忍」字来代替「狠」,这就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我就是想在迷踪拳融入的一种忍让的精神。


武术的真正精神

作为一部武术电影,《霍元甲》和你以往的电影有什么不同?
李连杰∶
《霍元甲》对于我来讲,是一个大挑战,以往的功夫片都比较容易,总有鲜明的好人和坏人,好人被欺负,练功,继而把坏人打倒,而拍《霍元甲》我感到有压力。与以往的电影不同,这部电影提到修养,把武术精神提出来,《霍元甲》一开场,就把「武」字拆分成「止」、「戈」二字,停止战斗,这就是武术精神,在最後要留一手,重要的不是用武术把对方制服,而是要把他的心都赢了,武德服人比较难拍吧!

那么你具体怎样诠释武术精神呢?
李连杰∶
武术有叁个境界,第一:手中有剑,心中有剑,用武力其解决问题,所谓手中剑就是指武力的手段,心中剑则是指所要解决的问题和目标;第二:当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用非武力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第叁,也是最高的境界:手中无剑,心中亦无剑,这是一种无我的境界,用一种博爱去感化世间万物,达到一种无极的状态。目前的我正处于这个状态,这也是我想通过《霍元甲》来表达的一种境界。

中国拳像中国菜一样有几百种,中国武术的流行令外国人觉得中国武术很玄、很强、很暴力,但我不这样看武术,我希望《霍元甲》把中国武术的自强不息表现出来,「打」只是基础,打的背後还有武德、文化,武术不是单纯对外的一种攻击、防御,而是对内的,对自身的一种修养,对心灵的一种提炼。


霍元甲是怎么体会到这样的境界的?
李连杰∶
霍元甲一开始很风光,到处挑战别人,一拳拳都落得非常狠,但经历挫折之後,他的锐气受挫,但性格也因而受到启发,他流落到农村,融进大自然,和蜻蜓耍拳,一开始想怎样捉住它,後来就想怎样放掉它,在这个过程中,他慢慢领悟到了「放」的境界。在他再度崛起,挑战西洋武术高手、挑战日本人的时候,他也打,但关键时候他总会放开,留一手,我就想让观众看到,心态使霍元甲的动作改变了!这就是说,精神融入了动作。

当枪弹可取代甚至超越功夫,当功夫可能让人犯法时,武术可能慢慢会被淘汰,但它得以生存到现在,是因为它变成了运动,有精神在里头,这就是《霍元甲》要带出来的。


珍惜生命 自强不息

有报导说,你拍《霍元甲》的念头是来自一则关于年轻人自杀统计数字的新闻?
李连杰∶
对!2003年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一个新闻,看到以後我非常震撼,2003年,中国有28万人自杀了,即是同时有有几百万人在痛苦丧失亲友之痛。于是我就想,我能做什么?因为当你探讨心灵的时候到了某一个阶段,你会去想,真正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如何去关心人,如何用我的能力所及为社会做一些什么,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所以我就决定,通过一部电影,《霍元甲》,去阐述我42年来所走过的心灵历程,希望这个电影能够告诉人们「自强不息」的道理,这不是我提出来的,是霍元甲提出来的。

别人说我好我开心,别人说我不好我就难受,我就活在了别人的语言,这还是变相的生活在别人的阴影底下,怎么样才能够释放心灵,把最好的东西释放出来,《霍元甲》里就有我的答案,那就是爱。我就是要把一个做人的理念放到这部影片里面:人虽然无法选择生命的开始,但是做人一定要坚强,要有勇气走到底。


挫折

电影里,霍元甲在人生最得意风光时,经历了家破人亡的巨大挫折,您想通过这个情节表达些什么?
李连杰∶
导演说过,要把他(霍元甲)推得足够高,才跌得厉害,我是十分同意的。我希望这部电影能让很多人反省,勇敢地去直面挫折。跌并不可怕,从高空跌下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从高空跌下来,怎样再出来面对人生,最威风的武师、很成功的人都经历过这个阶段。

电影中,在霍元甲跌倒後的低谷时期,遇到一个什么都看不见,却对理想充满希望的月慈 (孙俪饰),这个女子看见这个男人从身体到心灵的伤口,她完全知道这个男人在做什么,最後看到他为了理想重新站起来,这是很欣慰、很高尚的。


最後一部武术电影

从一开始就在讲,说《霍元甲》将是你最後一部武术电影,是吗?
李连杰∶
这个电影表述了我很多内心的感受,成长过程中的心理历程,包括武术是什么?为什么练武术?中国武术好,还是泰国武术厉朗,还是西洋拳厉朗?等等我经叙面对的问题我都在电影里回答了。

在西方来讲,从李小龙先生的电影开始,就把功夫两个字摆在了代表武术的辞汇上,但是我们中国人知道,「功夫」只是一个时间的概念。学习用了很多功夫,炒菜的功夫不错,并不能完全概括我们的武术,武术是什么?我就是通过这部电影介绍武术是什么。 同时,其实我也是通过一部武术的电影把我的人生做了一个毂结,之後,我没有什么再要通过武术去说的了,所以说这是我最後一部武术电影,但并不代表是最後一部动作电影,因为通过武术去讲我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以後都很难再看到您的武术表演了吗?
李连杰∶
讲句真心话,人一生出来就走向死亡,谁也躲不了,一百年後,也许有150年,我们都要走向死亡,从年轻,谁都会老,我年轻的时候武功真的还不错,断那么多次胳臂,断那么多次腿,40多岁了,参加奥运的人早就退休了,我还在拍电影。

现在电影的科技非常高,科技可以弥补电影的很多东西。所以一定可以造就有很好武功的「李连杰」,不是我不肯表演了,如果我的表演可以让大家开心的话,我还是可以做几下的。


袁和平 武术遇上大师

袁和平 (八爷) 为电影《霍元甲》当上武术指导,理所当然。但对他来说,非常不一样,因他有机会,向著心中最祟拜的武术大师霍元甲致敬。同时,也是他的好朋友李连杰的最後一部功夫电影。

这部片是清末民初的戏,武打的基调是什么样的?
袁和平∶
这部电影用的是传统武术,和当今盛行的荷里活式的动作片完全不同,我们走的是返樸归真的路。我们放弃所有的特技,完全是扎扎实实地打,一拳一脚都是实打、都是真的,百分之百地去演示什么是武术,把所有被遗忘的关于什么是武术的概念,都在真实的一招一式中展现出来。


很多人都会把这次和李连杰的合作与《精武英雄》相比,你觉得呢?你认为能够超过《精武英雄》吗?
袁和平∶
精武英雄》当时在亚洲并没有那么成功,反而是在欧美影响较大,《精武英雄》用的是实打,所以很多动作导演拿它来做样板,在那时已经创造了一个高峰,《霍元甲》也用实打,所以可能很多人拿它来和《精武英雄》做比较,但我不会刻意去比,有比较就有压力,我只要尽力做。

我认为这是两种不同的电影,《霍元甲》讲述了精武门成立的故事,讲述了一代武术宗师的人生坎坷,并把武术精神演绎出来,本身就是一个创新和超越。


从《精武英雄》到《霍元甲》,有十年的时间了,在武打设计的技术方面,有没有什么新的发展呢?你曾经提出「新功夫」的概念,这部电影是如何力求一种创新?
袁和平∶
我认为动作创新很关乎故事,故事不新,动作新都没用,不同的导演有不同的风格,有的构想给了我启发及火花,我根据这些构想再创造新的动作来配合故事。这部电影的剧本把武德提出来,拍的是传统武术,却不是传统功夫电影这样纯粹的打斗,而是把打斗背後的精神拿出来拍,我认为这就是很大的一个挑战和创新。

拍李连杰动作多都没问题,但动作多,一样是困难的,因为每场的动作都要不同。有10场打就要有10场不同的设计,《霍元甲》就每场都不一样,根据每场的故事要有不同的设计,如果场场都一样,观众会很闷,打十个人就要有十种打的特色力量出来。

所以我当然是有新设计,比如武器上面,《霍元甲》就有剑对枪,更重要的是,《霍元甲》除了展现中国功夫如何精深博大,更把武术除了肢体之外的武术精神也拍出来,这难就难在要在打斗的最高阶段留一手,比如打出来,是有力的,但未必伤害到对方。


据说在霍元甲的不同时期,他的武术也不同,是这样吗?
袁和平∶
是的,一开始他很风光的,一拳拳都很狠,气焰很嚣张,但是经历挫折後,人物性格受到启发并且转变,一开始我跟李连杰说,霍家的迷踪拳最重要是「快、准、狠!」,但是拍摄後期我就告诉他,应该是「快、准、稳」,我换了「稳」字,或者是「忍」字来代替「狠」,就是想在迷踪拳融入的一种忍让的精神,打到最高境界要放一手,因为武术不是伤害。

你对功夫片有信心吗?在功夫片式微的今天,你会不会特别怀念以前的时代?
袁和平∶
香港电影这几十年的发展都很蓬勃,由60年代关德兴曹达华,到70年代的李小龙,到80、90年代的成龙、李连杰,他们都贡献了许多非常出色的功夫片,证明功夫电影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我不会特别怀念某一个年代,但我期待未来,我的就是要创造更新更好的功夫电影,把武术发扬光大。

在香港、在内地、在荷里活,你经历了不少大起大落,终于到了现在的地位,武术对你到底意味著什么?您现在奉行的人生哲学是什么?
袁和平∶
武术意味著袁和平。我的人生哲学就是永不退休。


有关影片《霍元甲》

鬼斧神工造大街

在胜强影视基地内「天津街」片场,一直是外界媒体关注的。这条耗资巨大的神秘古街,它搭建在影视基地的中心,有一个大城门、一条护城河,纵横有好几条大街。制片主任刘二东说,这是中国影视基地中目前惟一一条民初风格的街道,耗资600万元人民币,再加上街口桥头农劲荪 (董勇饰) 开的酒楼——沽月楼,还有长发客栈、达利钟表行、隆昌号这些林林总总的天津老字号商铺,整条街道的造价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


擂台上的迷踪拳

这一幕是在胜强影视基地搭建的实景高台拍摄。擂台是用长原木搭建起来的,40米高,四周插著有写有擂主姓氏的旗,还有很壮硕的大汉擂鼓造势。李连杰又挑战了一个更高难度的动作,就是在一只只几乎和高台同高的独木桩上面走一圈,视觉效果要求是「蜻蜓点水」,这个动作极考验吊威也的武师和李连杰之间的默契还有李连杰的胆量。


之後是热爱武术的武痴赵健在擂台挑战霍元甲。据说扮演赵建的马中轩还曾是李连杰小时候参加全国武术比赛的对手。而戏在高台边缘和赵建打斗的最後一场中,由于动作是马中轩处于攻位,李连杰处于守位,马中轩频频出招,步步逼近李连杰,李连杰只有不停地往後退。由于他太靠近边缘,脚一滑整个人从高台上失足摔下来。幸好练过功夫的他条件反射地还是用手肘撑了下地,保护了自己。


沽月楼的血战

除了高台决战,霍元甲及秦爷 (陈之辉饰) 在沽月楼上演一场生死血战。这亦是《霍元甲》片中最华丽丰盛的一场夜戏,故事中霍元甲向秦爷挑釁,正在大寿兴头上的秦爷一股怒气冲上脑门,把一席酒菜掀翻在地,接下来,二人在这沽月楼便展开了激烈的搏斗!单看剧本,还是觉得很兴奋。

这一招是秦爷气得失去了理智挥著大刀追著霍元甲砍,越是在戏里面放肆胡来的动作,对演员的要求越高,这刀要看似快又乱,实际上演员却是要保持高度清醒的,要在这之中加入疯狂愤怒的情绪,并且一刀下去一定要对准桌子上事先已经微微割开裂口的缝,好让桌子被砍成两半,这是极其不容易的事。就这么一个动作,令李连杰和陈之煇精疲力尽,李连杰的假发辫子被扯断了,陈之煇的刀因用力过度也断了,更有一次李连杰被刀击中头部,虽伤得不重,这猛劲也让头皮渗了一丝血出来。


另一场连场的激战,是秦爷与霍元甲在沽月楼的二楼,依旧是掀翻桌子,连续几点激烈地打下来,打就变成了最不激烈的事了,平静得一点波澜也没有。突然秦爷突然大叫,李连杰的刀子也忽地落地,只见陈之煇高高的鼻梁被利刀划破一道口子,鲜血直流,李连杰一肚子的内疚却也没有办法。


寻找隐世高手

为了拍摄这套动作巨片,《霍元甲》剧组花了两年时间、覆盖全球、耗费近百万港元做的casting筹备工作。发掘出的英雄除了之前已经完成任务的首位获奥运金牌的泰国拳王Somluck Kamsing和澳洲顶级摔角手Nathan Jones,还有明天开始将陆续前来剧组报到的西班牙剑术高手Anthony DeLongis,世界自由搏击金腰带Jean Claude Leuyer以及德国剑术专家Brandon Rhea。

袁和平曾表示,因为外国高手都身怀他们本国的武术绝技,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色,像泰拳,西班牙剑术,德国普鲁士长矛,英国的拳击,日本的柔道和剑术,都有各自很鲜明的特色,他们擅长自己国家的武术,做得顺手好看,他十分尊重他们的个人意见,并不会设计其他动作给他们的,只是根据他们的动作,加以一些改进。

这部电影的动作有很多种,李连杰及袁和平希望从画面上、技术上都让观众耳目一新!电影里,八爷为他设计了一套动作,比如对付西班牙剑他就用长穗剑、对付西洋拳他就用掸手、对付普鲁士长矛他就用缨枪、对付日本剑他就用叁节棍,之後再加上赤手对赤手的混战。


大巨人——Nathan Jones∶2.1米高、360磅重的大巨人,电影《木马屠城》、《冬荫功》里的大巨人!在剧中将扮演挑战霍元甲的西洋摔跤高手。奥比音穿著一条红白蓝相间的紧身拳击短裤,披著金色的战袍。


不敢出手的金腰带——Jean Claude Leuyer∶英国著名的重量级拳王,七次世界自由搏击金腰带的得主,有著20多年搏击经验。他身高两米,胸围达46寸。西洋拳击和霍家迷踪拳的「掸手」的重点都在两只手上,八爷改招,将霍元甲的表现重点放在灵巧的躲闪步法,配以一连串的快攻组合。由此应对Jean Claude的重拳出击。


英雄相惜——Anthony DeLongis∶本身就是兵器专家的西班牙剑手Anthony De longis擅长使用兵器进行比武,如鞭、剑、飞刀等武器。八爷深知他的剑术以快速和全面见称,所以安排Anthony与李连杰打斗时,以快剑过招。


长矛险情——Brandon Rhea∶德国剑术专家Brandon Rhea,有著一股大无畏的冲劲。Brandon主动提议使用他私家收藏的配备——有真正锋利矛头的长矛拍摄。八爷目睹後也叹为观止。


最後和日本人打是重点,为什么两人最後要交换了兵器打呢?袁和平认为,当两个真正的高手过招的时候,达到一个很高的境界时,武器就不再重要,正是所谓的手中无器,尽在心中。片中中国人用日本刀,和日本本国的刀法是有很大的分别。而他的设计是融合了两国传统武术的优点,所以又是一种创新。


东洋来客

叁位远道而来的夥伴,分别是:日本人气极旺的偶像演员中村狮童、特意来帮导演忙的服装设计和田惠美和电影音乐制作人梅林茂。 梅林茂可能不太为大家熟悉。他是亚洲影坛知名配乐工作者,曾经是日本国家级摇滚乐队的成员,开始电影音乐制作後,就先成功地为王家卫的《花样年华》、黎妙雪的《恋之风景》、张之亮的《慌心假期》、张艺谋的《十面埋伏》等大片制作了电影原声,这次《霍元甲》有幸请到了他,真可谓是锦上添花。

和田惠美因为给张艺谋的《英雄》做服装设计而在大陆出名,她对颜色的感觉和布料的严格都是深受大陆影迷的信任和称赞的。曾与于仁泰合作《白发魔女传》的她,特以为中村狮童亲手度身定做的和服。

藉著雨点说爱你》感动万千香港观众,演活了戆直的秋穗巧的中村狮童可说居不少。来到中国拍《霍元甲》,跟袁和平学艺,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剑术高手,服装设计和田惠美更为他设计了独一无二的服饰,为的就是要与李连杰饰演的霍元甲一决高下之时,有更悦目的效果。

中村狮童是一名传统的日本歌舞伎演员,出身于舞台剧,直至电影《乒乓》的演出,他终于跳出传统歌舞伎仃的框框,以光头look配上没有眉毛的潮爆形象深入民心,随即成为各大潮流杂志的封面人物,成为日本潮人衣著的指标。2003年,中村狮童凭在电影《宛如阿修罗》(Ashura no gotoku)内的精湛演出,于日本电影学院大赏中获得最佳男配角奖项。之後他的演出机会更多,不只舞台剧及电影,更涉足电视剧。


并没有武术功底的中村狮童,穿上和田惠美为他亲手度身定做的和服却蛮有感觉,呈现出日本武士独有的英俊、抖擞、潇灑、清秀又略带神秘的味道,再加上他倒是演过日本的「歌舞伎」根基,对动作很有感觉,博得八爷少有的连声称赞。如今能冲出日本参演《霍元甲》一片,有理由相信会令中村狮童的星运更上一层楼。


李连杰 Biography

李连杰,1963年生于北京,九岁那年在北京武术学院开始了其武术生涯,仅仅两年便夺获中国武术冠军。1974年,他随北京武术队代表中国进行全球访问,并荣幸在美国白宫为当时的美国毂统尼克逊表演双人对打(two-man fight)。才十几岁,他已经是国家级武术教练。而15岁的时候,他夺获了中国武术冠军的五连冠(1975-1979),这是一项无人能破的记录!16岁,李连杰毅然决定退出武术竞赛,便马上被电影圈的伯乐相中。

第一部电影是1979年张鑫炎的《少林寺》,其上映的成功肯定了他在电影生涯的前途无量。接下来李连杰在香港与中国大陆拍了20多部电影,其中最绅入人心的为1991年徐克导演的武术英雄《黄飞鸿》、1993年的《方世玉》与《太极张叁丰》。1995年,他拍了向李小龙致敬的《精武英雄》。除了武打,他的演艺日益精湛,1994年的《中南海保镖》与1995年的 《给爸爸的信》便是最好的证明。尽管在亚洲名声不断提高,当时的李连杰对北美与欧洲市场来说仍不是一个熟悉的名字。这一切都因米路吉逊的《轰天炮4》而改变, 2000年,他在Joel Silver的《致命英雄》再接再厉,而2001年的《最後一强》他演绎具有双重人格的警官,同年还有《猛龙战警》中的男主角,并身兼制片人与编剧。接下来便是张艺谋的《英雄》,由法国名导演洛比桑编剧、与摩根费曼 对手戏的《不死狗》。李连杰未来的计划有2005年Rise to Honor 的PlayStation 2游戏上市;另外,他正在拍摄《西藏喇嘛在纽约》(Monk in New York)。


Filmography

(与导演/动作导演袁和平合作的作品)


袁和平 Biography

袁和平,为是世界公认最出色动作导演,其父亲袁小田是当代备受尊敬的功夫演员,袁和平年幼便师从其父,而这早期的武术训练为其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并且为他以後的成功做了充足的铺垫。60年代,袁和平在香港成为顶级替身。他的成名之作是参与导演了1971年吴思远的动作影片《疯狂杀手》。1979年成立自己的制作公司後,袁和平参与导演了许多经典的动作影片。

成名以後,袁和平引起了荷里活的注意,观看了他所导演的《精武英雄》以後,于1999年被邀为华卓斯基兄弟的科幻电影《22世纪杀人网路》做动作设计与指导。电影大获成功,袁和平的名字也在美国受到了更进一步的推崇。在拍摄了李安的《卧虎藏龙》(2000) 和昆汀.塔伦天奴的《标杀令》(2003)与《标杀令2》(2004)之後,袁和平的才华再次得到升华。袁和平的最新力作包括周星驰的《功夫》和李连杰主演的《不死狗》。


集结文章∶

  • 【《霍元甲》李连杰动作电影最终章】――电影双周刊(文/郑黛妮)
  • 【袁和平 武术遇上大师】――电影双周刊(文/郑黛妮)
  • 【中村狮童 勤学剑艺 冲出日本】――电影双周刊(文/林丁玉)
  • 【霍元甲制作日志全纪录(一、二、叁、四、五、完结篇)】――电影双周刊(文/郑黛妮)








刊登于 2006年2月28日


延伸产品

  • 身处的国家或地区: 未有指定地区 - 简体中文
  • *参考货币: 并未选择参考货币
 更改设定 
启动你的浏览器上的「Cookies」功能,让你可以使用我们网站内的所有功能,包括购物及提交订单。
Cookie偏好设定 Close

We use data cookies to store your online preferences and collect information. You can use this interface to enable or disable sets of cookies with varying functions.


These cookies are required to use core website features and are automatically enabled when you use the site. They also enable use of the Shopping Bag and Checkout processes, assist in regulatory and security issues, measure traffic and visits, and retrieve order information for affiliate commissions. We use the information collected to evaluate and improve the performance of your shopping experience.
These cookies are used to deliver advertisements that are more relevant to you and your interests. Advertising Cookies are placed by third-party providers with our permission, and any information collected may be shared with other organizations such as publishers or advertisers.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