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閣下使用我們的網站,代表你已接受並遵守我們的私隱條例服務條款  
RSS 訂閱
YumCha! » 專題文章

濱崎步vs日本樂界

作者︰北澤 (香港) 推介給朋友

1998年4月8日,當天是日本樂界最具代表性的樂團之一的B'z推出了第24張單曲,並順利於4月20日的Oricon週間單曲榜上拿到冠軍,同日,一位經歷過幾年不愉快的藝能界歲月,差不多20歲的女孩子,也推出了她的單曲作品,這張單曲最高達到週間第20位。筆者相信當時她和發掘她的松浦勝人造夢也想不到,日本流行樂界和他們兩人的命運,從這一刻開始,竟會有比電影更夢幻的情節。

少女的名字叫濱崎步

近十年有關日本的流行音樂發展,濱崎步是一個重要的研究課題。因為日本流行樂界中佔有率最高的唱片公司是艾迴(以下稱AVT) ,而她是這公司近十年中銷量最高的歌手。根據AVT於2001年3月所公布的財務報告中,在日本已逾10年的不景氣聲中,營業額仍較前年成長12.6%,到達833億日圓,其中由濱崎步所締造的就超過40%。「她一個人就等於一艘H2(日本發射失敗的火箭,造成343億日圓損失)」,一位樂界觀察家打趣地說道。而她在2001年以一人之力佔有整個日本樂界16%的唱片銷量,這個恐怖的市場佔有率更是自2000年開始延續近3年,直到她出道第十年的2007年仍然以70億日元成為年間唱片總銷量亞軍,縱觀日本以至世界流行音樂史,也不容易找到類似的現象。

要研究這位長於單親家庭,曾被認為是不良少女的歌手,是如何讓日本人如此著迷?筆者認為可分為前後兩期來看。


前期~ 1998年4月8日至2002年11月30日(第一張單曲《poker face》發表至2002年Oricon年間單曲結算日)

今天重看1998年的日本樂界,確實沒有太多可以讓Ayu立足的空間:在女歌手方面,安室奈美惠和她的超200萬單曲《Can you celebrate?》餘熱未消,女子組合Speed以三首百萬單曲《my graduation》、《Alive》(這首最終銷量為96萬,為方便表達筆者斗膽視為百萬單曲)和《All my true love》佔著春夏秋三季,年末更出現Ayu一生最強的對手宇多田光,在沒有任何特別賣點和話題下,再加上1998年visual rock勃興和元X Japan 的吉他手 hide死亡這些事件,Ayu仍然保持單曲上榜兼慢慢靠前位,份屬難能可貴。


在1999年初Ayu出現突破,她在1月1日推出的第一張專輯《A Song for XX 奪得4星期的週間冠軍,之後於4月26日那一週,憑第7張單曲《Love~Destiny》取得首次週間冠軍。但筆者從當年的唱片發售和公信榜的比對上,發現 Ayu在1月發賣專輯時,宇多田光的單曲《Automatic》(最終銷量為206萬,12cm及8cm版本合計)正在大賣,而在4月Ayu推出單曲《Love~Destiny》時,日本史上最高銷量,宇多田光的專輯《First Love》(最終銷量為765萬)正以每星期數十萬的銷路橫掃全日本,而Ayu又剛好避開了90年代最高銷量的單曲《團子3兄弟》(最終銷量為291萬)。Ayu和AVT的策略和運氣確是非常強。

筆者認為《Love~Destiny》的旋律的精緻和優美不下於《my graduation》和Le Couple的名作《溫暖的詩句》,作曲的Tsunku (樂隊Sharan Q的主音歌手, Morning娘的領隊兼靈魂人物)功不可沒,能成為冠軍曲絕非倖致,而事實上此曲對Ayu日後的音樂路上有著極重要的影響:有研究她的唱片銷售策略的朋友都發現她每年總會有類似《Love~Destiny》的優美抒情作品,當中除牽涉市場供求和形象考慮,也顯示Ayu的歌迷對她自《Love~Destiny》以降的抒情作品一直都寄予深情的欣賞。


沒有和宇多田光正面交鋒,AVT找到了同屬唱片公司的Do As Infinity為Ayu打造新的曲風 – 單曲《Boys & Girls》及《A》兩張單曲從8月2日起直到9月13日共七星期內取得6週的冠軍。其中《Boys & Girls》擊敗當時氣勢甚強的鈴木亞美的單曲《BE TOGETHER》,而《A》更破天荒以4A面另加多首Remix版本製作,歌曲數量等同專輯的作品面世,結果大賣162萬張,成為Ayu截至目前最高銷量的單曲作品,及後於10月推出備受爭議的專輯《LOVEppears (因Ayu以裸露上半身拍成的衝擊封面而得名)而成為99年下半年的話題作品,至此她已超越安室奈美惠和鈴木亞美,成為同期中唯一有能力與宇多田光比肩的女歌手。


累積了兩年,Ayu和AVT在2000和2001兩年間基本上是押上一切去挑戰被譽為與昭和歌姬美空雲雀同等地位的平成歌姬宇多田光,雖然其間倉木麻衣椎名林檎Misia或是加入了後藤真希的Morning娘都試圖加入戰團,但無論從市場策略,歌曲銷量和唱片創意上都無法撼動 Ayu的地位。結果是宇多田光雖然憑單曲《Wait & see~risk》(2000)和《Can you keep a secret?》(2001)勝過《Seasons》(2000)和《M》(2001) ,以及在2001年3月28日的專輯大戰中,《Distance》以不足3%的銷量險勝《A Best,但觀乎2001年Ayu成為繼安室奈美惠後唯一一位在四大場館開展Dome Tour的女歌手,再加上年間總銷量,市場佔有率,年末各項統計指數,及在2002年初成為時代雜誌封面人物,一再顯示Ayu才是樂界最當時得令的女歌手。


當不少研究Ayu的學者都同意2002年是這位當時24歲的歌手的轉捩點。除了當年曲風從pop sound和pop ballad或舞曲為主轉為搖滾味和重電子味道的風格外,專輯《I am》亦滲入了一些當時頗受年青人歡迎的黑人音樂,而節奏感亦比過去的專輯如《Duty》和《LOVEppears》來得強烈,不過在當年度發行的首張Album Cut單曲,同時也是限量單曲《Daybreak》卻中止了她之前連續6張冠軍單曲的紀錄。雖然其後發行的單曲《Free & Easy》重獲銷量榜的冠軍,並在Oricon年間結算前《H》擊敗宇多田光的單曲《travelling》成為了第5張百萬單曲兼年間冠軍,但整個日本唱片市道和亞洲經濟因SARS而導致的衰退,已不是25歲的她所能夠挽救。


筆者為Ayu在出道至02年的輝煌成績除了得力於AVT以空前的資源去支援外(據說01年的專輯大戰AVT動用了近十億日元的宣傳和製作費),她以流行音樂為主的全方位銷售策略是最根本成功之處。所謂全方位的銷售策略,簡而言之就是將「濱崎步」作為一種品牌去處理,而不再是單純的售賣歌聲或是音樂質素。眾所周知Ayu既是一名歌手,更被譽為潮流教祖,配合AVT原本就以行銷與包裝見長,策略上讓她當品牌的代言人:化妝品公司推出以她為名的唇膏兩天就賣掉50萬支,為美容中心代言,以全裸、全身塗滿泥巴代言美白,結果該公司全國客源增加了15%。由她代言的手機公司推出一款標榜由她所設計的彩色豹紋手機(延續專輯《Duty》的豹女郎造型),限量生產3萬支,由她親自挑出10首歌作為來電鈴聲,待機畫面有6種Ayu的照片,連手機吊飾也是一樣的豹紋,不及上市、剛預約就銷售一空。其中一支她親筆簽名的手機,在日本拍賣網站刊登,半天就突破10萬港元。


從Ayu身上看到各種「代言式」的行銷手法,綿密、細緻令人嘆為觀止,她接受時尚雜誌訪問時曾說過:

《我想應該是一種不斷創新的精神吧。每一次,我總希望能夠為自己找到更多不同的方向、不一樣的新鮮感,對我來說,能夠去嘗試各種各樣不同的造型,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藉著這些不同的造型,我好像就擁有了不同的個性。》

不同的造型配合鋪天蓋地的宣傳技倆,再加上超高的市場佔有率和銷量,可以看出AVT和Ayu基本上是以Southern All Stars或是安室奈美惠的目標進發,可惜他們所面對的樂界大勢和唱片發售模式改變下的歷史洪流,都比以上兩組人馬當紅時期的來得凶險,結果是任誰都無法力挽狂瀾,在短短的幾個月內,唱片這種商品就像染上絕症,銷路江河日下。


後期~2002年12月至今(專輯《A Ballads》至特別製作的數碼單曲《Together When》)

筆者在「歌姬天下」一文中曾指出2003年開始,日本的女歌手們進入了寒冬期,其中一個關鍵在於Ayu無法做出之前5年的數據和製造話題,而CD銷量因音樂製作模式的改變而大幅下跌,再加上SARS對整個亞洲地區的打擊,即使當年有SMAP的《世上唯一的花》造成話題,Ayu憑《No way to say》連續3年獲得日本唱片大賞金賞,基本上也無法抗衡流行音樂銷售改變的大勢。而《No way to say》僅有24萬的銷量(截至當年Oricon統計)也許昭示了Ayu、AVT和日本樂界已進入了全新的領域。


2004年轟動全日本,以至全世界流行音樂市場的AVT公司高層調動事件中,Ayu在私人網頁內表示支持松浦勝人,她的聲明起了帶頭作用,連帶Do As Infinity、hitomiEvery Little Thing都加入聲援,最終迫使AVT撤回辭退松浦的決定。此次事件除了顯示Ayu個人對AVT整體業務的影響,更讓人覺得AVT整個企業對Ayu的依賴和圍繞她作經營方針的策略,比其他的唱片公司的藝人有過之而無不及。而由藝人出面干預唱片公司的人事管理,在日本這個階級分明的社會中可能是萬中無一的事件,再考慮到AVT是全日本市場佔有率最高的唱片公司,在整個東亞地區的勢力亦可與環球、新力相比,筆者認為這次事件才是Ayu在藝能界最重要的一頁,是真正天后級的歌手才可以做到的事。反而她對2001年與宇多田光的專輯大戰,根據2004年的一次訪問,自己一直認為精選是引退才會推出的作品,但想不到在2001年AVT就以此作為武器對抗,實非自己本意,這樣看來即使她能創造一個又一個的紀錄,在2001年畢竟仍是一枚棋子。


在2005和2006年Ayu繼續保持她的單曲冠軍紀錄,很大程度上是AVT的銷售策略和整體唱片銷量有結構性轉變的結果,即使如此,但憑電影《NANA中突圍而出的伊藤由奈和新生代唱作女歌手YUI木村Kaela等人的崛起,AVT內倖田來未大塚愛開始瓜分Ayu的女性歌迷,內外夾擊下,Ayu的聲勢明顯不及前期。不過Ayu在02年開始轉變和尋求在曲風上作出突破和嘗試,此時慢慢見到成果:單曲《STEP you/is this LOVE?、《Bold & Delicious 和專輯《MY STORY、《(miss)understood在較傳統的日式pop sound加入了多種元素,筆者以為,這都是實驗性質極強的作品,儘管聽來仍見斧鑿痕跡,但下開了2007年單曲《talkin’2 myself及專輯《Secret 的風格。


2007年的Ayu推出了黑白兩張《A Best 2 -Black-》和《 A Best 2 -White-精選專輯,也舉行了亞洲巡迴演唱會。由於Ayu在亞洲的知名度極高,這次演唱會除了有回饋東亞地區歌迷的意願,某程度也是替AVT加強和打開大中華地區的市場,始終當紅的日本歌手到國外開演唱會的次數很少,及後Ayu更在香港取景並夥同港星余文樂拍攝單曲《glitter/fated內的音樂短片「距愛-Distance Love-」,對拓展日本國外市場也是一策略性的計劃。在年底以下載方式發行的數碼單曲《Together When…》,並沒有發行實體單曲,這一次帶頭出擊的做法也許在不久將來會在其他AVT的歌手實行。


結語

不少樂迷都認為,如果說宇多田光具有讓人欽仰的巨星風範,Ayu就像個朋友、像個鄰家女孩,這種說法是建基於兩人在樂界的表現與及唱片公司向外界塑造的形象使然。但無可否認,Ayu能在競爭如此激烈的藝能界脫穎而出,並長期維持高人氣度,除了前面提及AVT的策略外,本人的努力與及音樂質素也是重要的元素。如果我們從戰後各位一線女歌手的名單中尋找,Ayu或許不是聲線最出眾,音樂造詣最高的一位,但她對日本流行樂界的影響,尤其是對推銷和經營女歌手的方式及對所謂偶像歌手的定義,卻是最為深遠。

目前在日本樂界中的女歌手們在銷量和氣勢都無法與Ayu相比,除可以說是鐳射唱片已大致上被其他播放/發賣音樂的方式所取代外(最明顯的例子是2007年宇多田光的單曲《Flavor of life》僅賣出60多萬,但下載次數則超過四百萬),唱片公司其實並無意思去創造另一位國民歌手,故在策略上都傾向打游擊般分散投資於多位歌手或者樂團身上。當然要採用類似AVT用在Ayu的全方位銷售策略,限於後來歌手的定位和本身的可塑性,以及唱片市場的一去不返,短期內再出現另一位Ayu的機會實是微乎其微。


延伸閱讀

歌姬天下 – 淺看2007年日本樂界的女歌手






刊登於 2008年1月7日


延伸產品

  • 身處的國家或地區: 未有指定地區 - 繁體中文
  • *參考貨幣: 並未選擇參考貨幣
 更改設定 
啟動你的瀏覽器上的「Cookies」功能,讓你可以使用我們網站內的所有功能,包括購物及提交訂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