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阁下使用我们的网站,代表您已接受并遵守我们的私隐条例服务条款  
RSS 订阅
YumCha! » 专题文章

台湾同志题材电影:亮眼的青春彩虹

作者: 萧恒 推介给朋友

同志题材在艺术电影与预定参加影展的大片中屡见不鲜,然而环顾各地总没有像台湾那样,以青春偶像剧的阵容拍同志题材,浪潮似乎方兴未艾。当然,同志题材电影不一定等于同志电影,前者可以只是取材于同性关系,後者重点在于探讨同志情欲的种种张力。饶是如此,由最近的《刺青》到去年《盛夏光年》,再往前数还有《17岁的天空》、《蓝色大门》,这几年同志题材电影似乎在台湾蔚然成风,而相比多数叫好不叫座的台湾电影,上述作品票房也自不俗,成为台湾电影的异数。


香港在九十年代中期也曾出现过一批以同志关系为主题的商业电影,包括《东方不败》(1992)、《神探磨辘》(1994)、《梁祝》(1994)、《金枝玉叶》(1994) 等。然而就像下文提到的《喜宴》一样,这些电影都经过精心计算,描写同志关系左闪右避,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骨子里其实都是异性恋权霸的意识形态,不像近年台湾的青春同志题材电影单纯直接描写同性关系。另一边厢,华语电影也开始出现以同性关系为中心的艺术电影,如陈凯歌霸王别姬》(1993)、王家卫春光乍洩》、关锦鹏蓝宇》等等,独立电影中就更多。然而只有在台湾,同志题材电影才能在商业主流中跑出。


讨论台湾同志题材的影视作品,或许先得由同志文学说起,特别是白先勇的作品。白先勇生于1937年,大学期间开始发表短篇小说,其中多篇均涉及同性恋题材,在华文文学里开拓了同志文学的天地,其文学艺术成就亦备受认同。他的唯一一篇长篇小说《孽子》于2003年改篇成电视剧,该剧可谓近年青春同志题材电影的滥觞。《孽子》从一名同性恋少年的角度叙事,讲述他被逐出家门後流落同志聚集的「新公园」 (1996年易名「二二八和平纪念公园」),刻划出七十年代台北地下同志社群的生活。《孽子》最初在1986年改编成电影,由虞戡平执导,但故事焦点却转移至主角的反叛性格以及一名年老同志与女性友人的情谊。在戒严时期,不只政治审查甚严,连对社会道德带来冲击的电影亦不会被许可。


直至1987年台湾解除戒严,同志题材开始出现于艺术电影,最佳例子莫如蔡明亮的作品。他的首部长篇《青少年哪吒》里小康--这个由李康生饰演的角色一直出现在蔡明亮往後的作品中--对于陈昭荣的角色总有点暖昧,当二人在《爱情万岁》再出现时,小康已没有再遮掩他的欲望。蔡明亮的第叁部作品《河流》更以乱伦的同志性爱震撼人心,2007年新作《黑眼圈》也隐隐透出同志情感的味道。不过,尽管赢得影评口碑,蔡明亮的电影却从来不太合大众脾胃,始终被界定为另类。


李安的《喜宴》或许是首部进入主流的同志题材电影。赵文瑄饰演居于纽约的华人,与洋男友同居,经不起保守的父母 (郎雄归亚蕾饰) 催促,唯有与租客 (金素梅饰) 在唐人街摆一场假婚宴。《喜宴》把同性恋置于中西文化差异的语境中,看似大团圆的结局其实暗涌处处,当中无一不显示导演的精心设计,在酷儿政治的角力之间找个罅隙立足,务求同时讨好华洋挛直观众。台湾近年的青春同志片却只在个人层面描绘同志情欲,完全迴避社会文化层面的张力,选角题材都以本土观众为依归。


李安于2005年再次回到同性恋题材,《断背山》描绘两名西部牛仔不容于世的爱情,让李安夺得奥斯卡最佳导演。李安生于台湾并于台湾发迹,但荷李活出品的英语电影《断背山》已很难说是台湾电影。然而台湾总统陈水扁就在电影横扫颁奖礼之际,公开借《断背山》比喻他心目中的台美关系:「《断背山》让我们省思到……人与人之间惟有摒除偏见、相互信任、彼此尊重、和解合作才能共同创造美丽的新境界。」陈水扁分明借题发挥,但从中亦可窥见同志议题的一点端倪。台湾政治蓝绿阵营越来越壁垒分明,政客为了寻求支持,对社会文化事务包括同志议题竟出奇地包容。如果白先勇的文学作品为同志题材影视作品播下种子,那么台湾近年的政治社会转变,便为它们开花结果提供了更适切的气候。


白先勇的《孽子》在2003年再次被改编,由当时电视剧新星范植伟主演,同台的有资深演员庹宗华柯俊雄。台湾公共电视称之为「文学大戏」,定位有别于偶像剧,但其获得的收视与媒体报道却与偶像剧无异,尽显同志题材的潜力。事实上《孽子》亦捧红了多名配角,张孝全杨佑宁更会在往後的日子在青春同志片中尽领风骚。《孽子》的成功亦教导演曹瑞原将白先勇的短篇〈孤恋花〉改篇成电视剧,由袁咏仪李心洁萧淑慎上演两段不同时空的女同志爱情故事。


就在《孽子》播出前几个月,易智言执导的《蓝色大门》也同样展示出同志题材在商业电影市场中的潜力。电影以成长电影一贯的氛围,道出一名高中男生 (陈柏霖饰) 对同校女生情窦初开的感觉,同时也缕述这名女孩子 (桂纶镁饰) 对自身同性恋取向的迷惘。电影既没有突出女主角的同志情,而男主角的异性爱在电影叙事中亦得到一视同仁的对待。电影仍未采用偶像剧的模式制作,只选用两名新人,然而《蓝色大门》却为他们打开演艺事业之门,特别是陈柏霖也有在《孽子》跑龙套,其後更参与多部香港台湾的大制作。


《蓝色大门》票房大卖,《孽子》收视高企,未几王毓雅即自导自演《飞跃情海》。电视女演员林依晨初次跃登银幕,在戏中恋上一名被相士批为梁山伯转世的渔家少女 (由导演王毓雅担纲演出)。电影多次提到梁祝传说,而这个古代女扮男装的爱情故事,今日也启发著不少带有酷儿色彩的作品,由文初提到的电影《梁祝》到何韵诗周国贤的音乐剧《梁祝下世传奇》都是。《飞跃情海》中渔家少女的男友由周群达饰演,而他在翌年则领衔主演同志喜剧《17岁的天空》。


白先勇的〈寂寞的十七岁〉是抑郁少年的对自身性取向的争扎,陈映蓉的《17岁的天空》却是无忧无虑的同志青春童话。《孽子》配角杨佑宁挑大梁,扮演一名17岁同志少年,由乡郊跑到五光十色的台北寻找真爱,寄居在友人 (由同为《孽子》配角的金勤饰演) 家中。这名纯真男孩爱上了由周群达扮演、在同志圈中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在这个甜得几乎发腻的故事中,没有任何角色因为自身的性取向而迷惘--电影里跟本没有女人,连跑龙套的也没有!在这个幻想的天空下,王子与王子就在乌托邦里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


2006年陈正道的第二部长片《盛夏光年》回到了成长电影的模式,道来一段友情与爱情之间的同性情谊。由《孽子》开始进军偶像剧的张孝全,加上曾演过偶像剧配角的张睿家,两人首次拍电影便演出同志角色。女角杨淇曾在《20 30 40》中与李心洁的角色有一段朦胧的同性爱关系,这次她则以一名异性恋女孩的身份介入两个大男孩之间的暧昧友谊。电影开始时乖小孩被老师下令当坏小孩的朋友,自此二人亲密无间地分享著生命的每一个片段。张睿家的乖小孩角色,不断与自身争扎应否坦白承认爱上最好朋友,而另一个男孩却难以置信地鲁钝得无法察觉二人已超越了友谊关系。


《盛夏光年》与《蓝色大门》只集中探讨同志成长过程中的个人心路历程,完全迴避了社会建制对同性关系的打压,或同志面对传统伦理的压力。《17岁的天空》更加刻意抹去了同性取向带来的任何问题,童话世界里只有一个性别,哪里来的异性恋?到了2007年的《刺青》,两名主角是否同志已经无足轻重,电影只是借一段爱情关系尝试探讨创伤、记忆与遗忘等主题。一名视讯女郎偶遇女刺青师,记起她是自己情窦初开的恋爱对象。两名主角 (从九岁开始!) 从未对自己的性取向感到怀疑,也没有受到来自家庭或社会的任何压力。


电影企图更深入探讨的,是1999年9.21大地震带来的创伤。《盛夏光年》也有提及这次灾难,却只是轻轻带过;反而《刺青》中天灾的重要性更甚于女同性恋。电影只不过想借一段爱情关系带出主题,「碰巧」那是一段女同志关系而已,异性爱情其实一样胜任。你可以赞扬导演以平常心面对性取向,对同异挛直无分轩轾;你也可以批评她迴避同志议题,无视性小众在社会处于的弱势,一切视乎观点与角度。

导演周美玲是公开的同性恋者 (《刺青》摄影师刘芸后正是其伴侣),早前赢取金马奖最佳台湾电影的《艳光四射歌舞团》更是环绕「变装皇后」的酷儿题材。《刺青》以女同性恋为主线,却已是青春偶像电影的定位,找来台湾歌手「可爱教主」杨丞琳和《伊莎贝拉》梁洛施主演,还有台湾男子组合「元卫觉醒」的是元介和「元气G-Boys」的沈建宏。同志题材由台湾影视市场的边缘走进主流,现更反过来振兴台湾的商业电影市场。


二十年前在影视作品探讨同志议题,还得闪闪缩缩,像1986年电影版《孽子》中以青年反叛和异性友谊转移视线。然後有以文化差异、家庭伦理精心包装得妥妥贴贴的《喜宴》。二十年後的《刺青》,同性爱欲不再被扭曲变型然後置于严严实实的包装下,反而化成卖点,用来包装一些司空见惯的电影主题。同志题材电影的定位也由阳春白雪的小众艺术电影,走进了由偶像主导的大众流行文化。电影由改编同志文学作品,到今日由因著同志题材电影大卖,而衍生出《蓝色大门》、《17岁的天空》、《盛夏光年》、《刺青》等电影小说。台湾的同志文学传统与近年的政治及社会转变,成就了影视作品的同志题材;而在各个华人地区中,也只有台湾的天空,容得下这道亮眼的青春彩虹。






刊登于 2007年6月18日


延伸产品

  • 身处的国家或地区: Hong Kong 美国 - 简体中文
  • *参考货币: 并未选择参考货币
 更改设定 
启动你的浏览器上的「Cookies」功能,让你可以使用我们网站内的所有功能,包括购物及提交订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