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訂閱
YumCha! » 專題文章

回放陳果(上)

作者︰電影雙周刊 (香港) 推介給朋友

陳果,一位影迷眼中的另類導演。在香港電影圈內,他一直都不能躋身主流之列,可是他獨特的風格和劇情,巧妙的鏡頭和拍攝手法,以及他那備受爭議的草根情懷和懷舊情結,使他一直為廣大影迷和評論家關注。


真正的《香港製造》(1997)

香港製造》最近獲得由香港電台主辦「香港特區成立10周年」電影選舉中,被選為過去香港自九七回歸十年來「最富香港本土色彩電影」。影片中的用心和敢為人先的先鋒態度令觀眾不禁感動,在九七回歸前的動蕩時期,為了粉飾太平盛世,營造歡樂祥和的氣氛,又有誰敢反潮流而行之,拍出非香港主流商業片之外的藝術電影—他有勇氣,也有毅力,而且他拍攝的時候談不上甚麼製作環境。當時的陳果既缺錢又缺人,用的全是劉天王(劉德華監製)用剩的菲林,找的演員是在街頭物色的非職業演員,如李燦森(飾演屠中秋)和嚴栩慈(飾演林玉屏)等,令當時不少業內人士都對他不抱多少希望。奇蹟往往是由敢為人先的勇者創造,毫不起眼的演員陣容,過期菲林,加上無甚名氣的導演及其班底,奪取了香港電影金像獎台灣金馬獎,而且還令無名小子李燦森一舉成名。如此實力,如此精神,怎不令人敬佩?


那一刻的煙花很美
《香港三部曲》-《去年煙花特別多》(1998)

自從以電影作為愛好,總喜歡將它與生活聯繫在一起。我在腦海中搜索有否電影與煙花關聯,首先想起的是北野武的《花火》(Hana-Bi),然後另一部就是陳果的《去年煙花特別多》。也許還有其他的電影,可是對我來說,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後者。這是陳果《香港三部曲》的第二部,與前作《香港製造》相比,它仍遵循陳果的一貫風格,採用一群非專業演員,以相對其他大片較低的成本拍攝,著眼點仍是香港社會中的某一階層,重點去描述他們的生活。《去年煙花特別多》描述的是1997香港回歸前後一群華籍英軍在變化後的香港如何掙扎求存,調適自身適應潮流和社會的故事。全片透露出一種巨大的失落及不平衡感,以回歸前後的時間流逝為主線,主角家賢的生活變化為暗線,凸顯時代變換,歷史變化的重要時刻,描繪出在變化無常的社會中人物心態和社會形態之間的衝突,還有兩者的相互適應。個人覺得本作故事情節設計比《香港製造》要來得巧妙,人物性格的刻畫也相對前作有一定的進步,尤其是對家賢和他那群戰友的心態描寫。

從片頭到結束,陳果及其班底又一次向觀眾展現了他們獨特的眼光和構思。陳果在此片著力刻畫社會轉變為人們帶來的不平衡和失落,力度比前作要強,劇情之間的轉接和過渡處理的還比較圓滑,基本上是依明、暗兩條線走。為事方式仍是從平實中見真摯,凸現人物性格,而全片的細節處理比前作有進步,不時交疊運用長短鏡頭,表現影片主題,烘托人物內心的失落和迷惘。個人認為全片有一比較大的缺陷是有某些段落過分運用暗示和象徵手法,如家賢(何華超飾)把襯衣為給阿珍(谷祖琳飾),襯衣被電線擱住,預示家賢無法忘記往昔,不被社會接受,也無法自我開解的心態;但該襯衣最後在拉鏈跟蹤家璿時又出現了一次,反而讓人覺得過猶不及。而片中對那位小題大做的張Sir,後來就是在《香港三部曲》的第三部《細路祥》扮演流氓大衛的露比,在本片有不俗演出。在電車上有一幕戲是家璿出手教訓一群老泥妹,這一幕則是見仁見智了。有人覺得在這個地方陳果又把前作對年輕一代失控心態的刻劃搬出來充場面,也有人覺得如此操作可為兩部作品提供一個有效的連接。筆者個人比較傾向於後者。首先我覺得既然是《香港三部曲》,互有關聯無有不可;其次,就算在《香港製造》中陳果也有在影片中分出一定的篇幅去描寫成年人的迷亂和失控,如中秋父親、阿屏媽媽、刀鋪老闆等人。有分別的是《香港製造》的側重點是迷失的年輕人,而《去年煙花特別多》側重在華籍英軍,一群難以應對急速轉變中的社會,感到無比失落和迷惘的成年人。

片中的高潮在於最後兩段。家賢尋弟不果,心情鬱悶。父親打電話來第一個關心的就是家璿,還有供樓的錢入戶了沒有,父親的偏心令他更加苦悶。他去找Gary和阿鵬,兩人均表示出一種自掃門前雪的態度,還半責備半勸告的勸家賢自己好好找一份工作謀生。家賢萬般無奈,他對著鏡子大聲喝問:「我是誰?我是誰?」,影片無窮的失落感,迷惘感至此表現的淋漓盡致。華籍英軍隨著時代的變遷,早已退出了歷史的舞《香港三部曲》台,以往的輝煌不再。家賢從影片開始就沒有真正的忘記過去,從他軍人般的眼神,表情我們就知道他很難忘卻過去,融入新型社會。酒樓打鬥的那一場戲,他曾掀起白色的桌布,象徵著他想向新的社會妥協,搖白旗投降。可是在現實中,他根本不應該向任何人、物妥協,如果說要妥協的不如說他應該向自己妥協,忘掉過去。在醉眼朦朧中,他把一個不良少年當成了家璿,一直都追著他砍殺。最後還拔槍射穿他的口腔。家賢曾對榮哥所過,當他面對一個不良少年時他會耐著性子去教導他,然而他在這個變幻時代根本就自身難保,家璿的境況比他還要好,對社會的認識比他還要多。他沒有資格去教導自己的弟弟,更遑論去教導別人。家賢一直沉湎在過去,所以他才感到如此的失落。從小,他的父母就教他做人要忠直,但當他退伍時,他爸爸竟然叫他只要能賺錢就好。我想在那一為那,他的舊有觀感開始動搖,但他還是不肯面對變化中的事實。

到了劇末,我們看到家賢推著一車水送到某會所,而返回香港的阿珍發現了他。當她對他說話時,家賢表現出一副漠然的表情,彷彿從未見過她。連阿珍留下的狗BB也不認原來的主人……所有的一切都在變化,在片末,我們可以清楚地看見他頭部的手術刀痕,這對他來說也許不是一件壞事:與其沉湎於過去,不如放眼未來,家賢的過去是如此不堪,相見不如懷念,放下就是自在。有人覺得這樣的結局說教味太重了,隱隱透出一片商業片的氣息。也許他們說的是對的,只是我覺得《去年煙花特別多》已成功地把時代變幻的失落感表現了出來,至於這樣的結局有否落入俗套,我想這並不重要了。


在沉澱破碎的記憶中,透出一絲淡淡的懷舊和希望
《香港三部曲》-《細路祥》(1999)

古舊的街道,各色燈牌林立,遠處有一家與老街一樣老的茶餐廳,而餐廳上面的舊樓中,斷斷續續傳出祥哥(新馬師曾)那首膾炙人口的「萬惡淫為首」,一切令人彷如置身於六七十年代的香港,那個充滿懷舊氣息和人情味的美好時代。畫面慢慢動了起來,一個全身透著靈氣的孩子帶著我們走進了陳果的《細路祥》,《香港三部曲》的完結篇。

他叫祥仔(姚月明飾),年僅九歲,雙親經營燕記茶餐廳,年紀輕輕的他已是一個人氣十足的鬼靈精,每天他都得穿街過巷的去送外賣,順便賺一點貼士,街坊們都很喜歡他。可是他卻感受不到多少家庭溫暖,他爸是一個脾氣暴躁,文化程度不高的老粗,每天只會兢兢業業經營,腦子裡只想多賺幾個錢;他媽經常去麻雀館打牌,把祥仔交託給菲傭Amy照顧。也許在祥仔那小小心靈裡,Amy比他父母還要親。還好祥仔的奶奶一直給他關愛,使他還能感到一絲溫暖。就當祥仔在片中那個無聊,煩悶的世界?發呆時,一個叫阿芬(麥惠芬飾)的小女孩闖進了他的世界。她是個無證兒童,隨父母到港,滿懷躲過警方的搜查,獲得留港權的希望。她想在燕記作兼職,可惜祥仔父親拒絕了她。一向鬼馬的祥仔被阿芬吸引,私下答應和她一起送外賣,賺的錢對分。就這樣,從1997年四月到回歸前,兩個孩子開始了一段純真無猜的交往。精靈的祥仔和阿芬,有時還帶上阿芬的妹妹(麥雪雯飾),穿街過巷送外賣賺小費。他們經歷了很多事:炮製「細路祥鴛鴦」給流氓大衛喝、分吃奶油蛋糕,去維港碼頭玩……

可惜的是歡樂的童年總是短暫的,就算是兩個不諳世事的小孩,他們的友誼也受到各種因素的考驗。在回歸來臨前,在祥仔身上發生了不少事。他想方設法去尋覓他那從未見面的哥哥未果,於是他離家出走,後來被父親從阿芬工作的後巷捉回,這使他和阿芬的友誼出現裂痕;而疼愛他的奶奶突然逝世,加上一直照顧他的Amy離開他回國,他覺得無比孤獨。最後,阿芬還是躲不過警方,被強制遣返,倔強的祥仔為了見她最後一面,拼命踩著單車追趕,誰知事與願違,祥仔在最後看到的不是阿芬,而是患糖尿病要送院的流氓大衛(露比飾)。

從開頭到結尾,我一直被祥仔的喜怒哀樂所感染,也為陳果的獨特匠心所折服。從《大鬧廣昌隆》開始,陳果的作品或多或少都透出一股懷舊意味,而《細路祥》正是這種懷舊情懷的集中反映。全片以祥仔和阿芬的交往,祥仔的生活為主線,穿插粵劇名伶祥哥的新聞,如家庭糾紛、病情變化以至其逝世,反映出回歸前港人生活百態,表面上是烘托出懷舊氛圍,實際上是表明導演對未來的希冀和憧憬。祥仔所處身的街道,還有祥仔的老街坊,其實就是眷戀過去,對將要發生的巨變不甚感興趣的一類象徵。而祥哥恰好是該類型的突出代表,影片透過對祥哥家變,及其它成年人對該次事件的反應,折射出人們對社會變化的適應和適當調節自我的心態。祥哥家變整個事件可以看作是九七香港回歸巨變,在沒有塵埃落定時,大多數人都持觀望,猜測的態度,大家都不敢預測以後會發生甚麼事。當一切已成定局,人們就會以一個平和的態度去考慮,至少從自身的角度去反思。影片中,在祥仔奶奶的壽宴上,當大家知道祥哥逝世後,祥仔老爸說了一句:「人都死了,還有甚麼好看的?!吃飯啦!」於是大家都去吃飯了。對了,無論是祥哥的家變,還是回歸,對升斗小民來說,只要能保證他們豐衣足食,過上正常的生活,那就行了。這樣,通過一些場景和對話,陳果巧妙地表現了樂天知命,順其自然的應變態度。

放眼最後那一幕,祥仔踩著單車,穿街過巷地追趕關押阿芬及一群無證兒童的警車,他穿越的不僅僅是古舊的街道和窄巷,他穿越的也是香港的過去,那個充滿美好也被充滿無奈的時代。祥仔象徵新生的香港,有著幼稚純真的一面,也有著奮發向上,積極進取的一面,他騎著的單車就是他對未來夢想的希冀。所以,當最後祥仔遭遇到一個他預期外的結果,他除了給觀眾留下一付失望,惋惜的眼神,他的表情告訴我們他沒有後悔去尋覓,沒有後悔他與阿芬的相交。這段騎車追逐和祥仔當街露臀,神情淒涼大聲唱「萬惡淫為首」的戲,充分證明了陳果對象徵手法的精確掌握,可是有利必有弊,全片有好幾場戲象徵手法用的太多,反而讓人覺得過分造作。如用祥仔的哥哥代表無法忘卻的過去,菲傭Amy和她丈夫通電話等情節。

除了描敘人們對未來變化的心態,陳果還從多個方面展開了人們對過去美好的回憶。全片穿插出現的祥哥舊片片斷,祥仔奶奶對祥哥的資料收集,還有海叔對她的思念,祥仔對Amy的眷戀等細節描寫,紛紛透出人們對過去的緬懷。陳果也有把一部分鏡頭分出來描寫祥仔的天真爛漫,相信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血紅凍檸水」的炮製,還有臥睡棺材的情節。憑心而論,扮演祥仔的小演員的演技相當出色,把一個機靈卻不失天真,狡猾又透出幾分善良,令人又恨又愛的小鬼頭腳色演繹的活靈活現。而在此片,其他配角的演出也是精彩絕倫,如那個欺壓街坊,胡作非為的大衛,暴躁的父親等人。值得一提的還有扮演阿芬的小演員,她在祥仔被捉的那場片中,演得七情上面,看著她眼淚鼻涕口水一起流,讓人於心不忍。

憑著絕妙的劇情,懷舊的氛圍,演員出色的演繹,《細路祥》可以說是出色地完成了陳果完成《香港三部曲》的任務。對比起第一和第二部的灰黑,頹廢色調,本作可以說是比較向上一點。雖然缺少了一點思考性,但總的來說,《細路祥》不失為一部成功的作品。聽著「哥仔靚呀靚得妙」的旋律,看著露比那雙精靈的眼睛,我在腦海裡深深記住了細路祥三個字,也記住了香港那破碎,失落的一段過去。


廁所與人生-《人民公廁》(2002)

在電影世界中,廁所的出現次數之不盡,幾乎每一部電影都有廁所的出現。相信大家對《迷幻列車》(Trainspotting)男主角 伊雲麥格高(Ewan MacGregor)在胺髒的廁所中撈毒品那一場戲記憶猶新,片中的特寫和演員出色的演出向我們重新詮釋了甚麼是髒。而在其他的影片中,包括一些港片和西片,廁所往往是亂的象徵。如《三步殺人曲》(Desperado) 中血跡斑斑的廁所,《週末狂熱》(Saturday Night Fever)中充滿淫糜氣息的廁格等。陳果,一個特立獨行的導演,這次他獨到的眼光又找上了廁所這一另類題材。

在《香港有個荷里活》拍竣後,陳果在面對香港和九龍的各大公廁為時突發奇想,開始去構思拍攝一部以公廁為主題,充滿超現實主義風格的電影。兩年後,《人民公廁》終於面世,呈現在觀眾面前的是一部全新風格和構思的電影。在影片中,陳果第一次採用了DV機拍攝,全片畫面平實自然,雖欠缺電影菲林的神韻,但與其他DV作品相比,其獨特的色調和剪接,還有純熟的鏡頭運用,均帶給觀眾清新的感覺。影片講述的是一群來自不同國家的年輕人,為著不同的理由而展開一個個探求自身及生命意義的故事,而公廁為就是把所有人聯繫起來的線索。

從他的《香港三部曲》開始,陳果的作品已經隱隱透出一股反思人生的哲學意味。到了《榴槤飄飄》和《香港有個荷里活》時,他逐漸向超現實主義及黑色幽默風格過渡,在以上兩出片中,這種嘗試有不少出彩之處和絕妙的意念,可是同時也有不少敗筆,總的來說還不盡如人意。經過總結,陳果決定在新作《人民公廁》中運用超現實手法從細處入手,在拍攝中探討人生意義。在這種思想的指導下,陳果去蕪存菁,仍採用一批非職業演員演出,更遠赴韓國、美國、印度等國實地取景拍攝,務求拍得真實自然,喚起觀眾感悟人生,探討生命的興趣。

在北京街頭某公廁出生的冬冬(阿部力飾),為治好中風的奶奶,不惜遠赴重洋去尋覓靈藥;冬冬的朋友東尼為治好弟弟小生的癌症,踏上了通往印度的列車;而在韓國一個不知名的海灘,平庸的漁夫與美豔魚仙不期而遇,隨即開展一段人魚戀。在每個故事中,公廁仿如一個自動攝錄機,將片中人物的生命軌跡一一盡錄,然後向觀眾提出一個問題:究竟甚麼是人生?甚麼是生命?陳果從一開頭就從細節著手,如電影一開頭關於男女廁的特寫,象徵無論男女老幼在生命這個大主題前都是平等的。其實在現實中,每一個人都需要上廁所,在廁所裡都得寬衣解帶,都得排洩廢物,廁所裡面人人平等,沒有高貴低俗之分。

至於阿森(李燦森飾)和冬冬的相遇和後來阿森死亡,還有冬冬夢遊公廁的劇情,則充滿了超現實主義的色彩,並不能迎合所有觀眾的需要。冬冬在廁所出生的離奇,阿森和他的偶遇,相交等情節,主要是為了突出生命的變化無常;最後冬冬夢遊,進入公廁下水道的情節,有不少觀眾覺得極度噁心。可在我看來,這個情節恰好是反映人探求自身的一個極佳表現。人出生前都是在羊水中生存,冬冬在屎尿中漫遊其實就是一種比喻而已,在他的漫遊中,他發現了不少事物,如他的出生廁格,被他吃過幾口就拋棄的梨等。這些都記載著他的生命軌跡,正好為他反思己身提供了材料。片末,風沙滾滾的大漠中,人們前赴後繼地加入成為一條長長的隊伍,預示著每人面前的路都是充滿變化,難以預料的。可是就是因為這種不肯定性,生命才多添幾分神奇和生氣,吸引著無數人突破枷鎖,探索自我和人生,陳果拍攝的就是這種探索人生的精神。

(待續)

伸延閱讀:

集結文章:

  • 【回放陳果(上)】─電影雙周刊
  • 【回放陳果(下)】─電影雙周刊





刊登於 2007年4月11日



延伸產品

  • 身處的國家或地區: Hong Kong 美國 - 繁體中文
  • *參考貨幣: 並未選擇參考貨幣
 更改設定 
啟動你的瀏覽器上的「Cookies」功能,讓你可以使用我們網站內的所有功能,包括購物及提交訂單。
Cookie偏好設定 Close

我們使用數據cookie來存儲你的在線偏好並收集資料。你可以使用此界面來啟用或禁用具有各種功能的cookie組合。


這些cookie是啟用核心網站功能所必需的,並且在你使用該網站時會自動啟用,其中包括cookie。這些cookie有助於使購物車和結帳的流程,並有助於解決安全問題並符合法規。我們還使用Cookie來識別瀏覽和流量來源,衡量並改善你的購物體驗,並從訂單資料檢索網上夥伴的佣金。
這些cookies用於投放與您和您的興趣更相關的廣告。營銷cookies經我們允許的第三方提供商放置,並且所收集的任何資料都可以與其他組織(例如發布商或廣告商)共享。
這些cookies使我們能夠根據用戶使用我們網站的方式提供更好的服務,並允許我們改進功能以提供更好的用戶體驗。收集的資料是匯總且匿名的。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