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訂閱
YumCha! » 專題文章

回放陳果(下)

作者︰電影雙周刊 (香港) 推介給朋友

榴槤是香的還是臭的
《妓女三部曲》-《榴槤飄飄》(2000)

在香港這個國際化都市,開放的氛圍和社會制度的差異,色情業曾一度發達。從五、六十年代就有電影和戲劇以妓女為題材拍攝,可惜該類型電影雖能真實反映出當時的生活和妓女群體的情況,在藝術欣賞角度和劇情上卻不盡完美,缺乏表現力,兼有部分作品透出一種批判色彩,令人覺得是在說教,有點嚼蠟的感覺。今天,有哪一位導演拍出既能真實反映現代妓女群體特色,又能滿足藝術要求,有自己獨特風格的電影?以出位和另類風格而聞名的女導演黃真真曾拍過紀錄片《女人那話兒》,但她對妓女群體的刻劃還是不多,全片多以女性話題為主。日本導演熊井啟也導演了《望鄉》,但是民族和氛圍的差異令我們觀之不能取得同感。究竟有誰有辦法把握住現實和藝術間的平衡,拍出具可觀性,以妓女為題材的電影呢?在香港,有一位藝術導演陳果,以其獨特的手法,自我的風格勇敢地拍出了《榴槤飄飄》,一部以九七回歸為時代背景,妓女為題材的電影。

《榴槤飄飄》是陳果的《妓女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它捧紅了原來默默無聞的女主角秦海璐,令她一炮而紅,成為第38屆台灣金馬獎影后。這個結果令當時很多人大吃一驚:一個默默無聞的大連女孩,樣子不美,科班出身,拍戲經驗不多,卻被陳果慧眼相中;而就是這樣一個貌不驚人的女孩,以她自然平實的演技,淡淡中帶有無限風情的氣質成功地演繹了一個「北姑」,奪取了影后的桂冠。那影迷又是如何看待《榴槤飄飄》呢?從劇情看,此片的劇情很簡單:秦燕來自中國東北,持單程證經深圳到香港停留三個月,她要在短短時間內跑「私鐘」賺錢。期間秦燕與小人蛇阿芬開展了一段短暫的友誼,在秦燕的心中,她對賣笑生涯感到極端疲倦,但為了賺快錢,她必須吃苦。不久,秦燕離開香港回東北老家,臨走前留下地址給阿芬(麥惠芬飾)。當秦燕回到老家,她發覺原來熟悉的一切物是人非,心內不斷掙扎,還要裝出一副榮歸故里的樣子……最後,阿芬按地址寄給秦燕一個榴槤以表心意,秦燕看著榴槤,回憶起在港的一切,心裡感慨不已。

劇情構造雖然簡單,可是陳果及其班底在本作展現了他們對香港特定群體刻劃的變化,與以前的《香港三部曲》相比,陳果拍攝《妓女三部曲》時目光鎖定在妓女群體身上,而不是像《香港三部曲》那樣主題群體並不固定,有時是屋村少年,有時是華人英軍,甚至是平民大眾。把題材鎖定雖然失去一定的自由度,可是拍攝範圍因此得到界定,劇情和演出的安排、構思開始全力集中起來。如此一來,導演和編劇的創意和理念可以盡情地展現。全片的風格比較平實,多以生活描寫為主,力求拍出一個妓女的平常生活,如怎樣在茶餐廳等嫖客的電話,然後由馬夫帶到旅館,起居飲食有何特點,甚至接客的場面也儘量朝真實生活靠攏。

實際上,秦海璐對角色的學習比較全面,從妓女的化妝,走路的姿態,說話的腔調等都有詳細的揣摩。這裡值得一提的是秦海璐的眼神和表情演繹得很到位,一顰一笑彷如一位久居風月場的北姑。而在片中,陳果特意表現香港高度國際化的特色,如阿燕面對不同的嫖客為裝不同的身份,從香港本地一直說到新疆,還有印度阿差的角色塑造等細節。

《榴槤飄飄》,榴槤是一種象徵。它有著令人生畏的外表,難聞的氣味,但它又有著滋補身體,滿足一部份人特定需要的作用。榴槤就好像是妓女群體,嫖客趨之若鶩,為了發洩他們的性慾,或尋求一時之歡;對討厭妓女的人來說,妓女是社會的一大毒瘤,造成巨大的負面社會影響,不除之社會難以安定。陳果拍《榴槤飄飄》的目的之一就是要真實反映妓女群體的生活,他沒有批判或為其辯護的意思。再看片中關於阿燕回到東北的片斷,除了在網上廣受爭議的「原始社會好」一曲外,比較精彩的是阿燕在漫天雪地中佇立,心中感慨而無言那一場戲。

按照劇情,她獨自一人在戲劇學院漫步,不經意走到表妹小麗的練功房。然後她尋找小麗,但被告知小麗已去了深圳。阿燕無奈地走到屋外,天上下著漫天大雪,在紛飛的雪花中,阿燕心中百感交集,目含淚光,默默無言看著天空。回到家中,她拿出阿芬(麥惠芬飾)送她的榴槤,慢慢地吃,彷彿回到香港,回到那段不堪的過去。洗盡鉛華的秦海璐以一個樸素的東北女孩形象出現,與全片前半部分的俗豔截然不同。她在這一段戲裡表情自然,流露出一種恬靜美態,人與雪地彷彿融為一體,直到這時,我們才明白陳果看中的是她的演戲潛質才讓她出演女主角。靜下心來感悟人生在當今步伐急速的商業社會顯得尤其難得,而擅長演繹靜戲的演員也不多,從雪地一幕,可以充分肯定秦海璐在電影方面的才華。

肉體之間的交錯和失落
《妓女三部曲》-《香港有個荷里活》(2001)

香港有個荷里活廣場,毗鄰的區中豪宅,睥睨九龍東整個鑽石山,蔚為宏偉之景。而就在荷里活廣場不遠處,有一個貧瘠破舊的大墈村,電影《香港有個荷里活》的所有故事都發生在這兩個地方之間。憑著這部電影,「草根導演」陳果在香港電影金像獎與台灣金馬獎都奪得最佳導演的獎項,而女主角周迅在片中成功扮演一個青春可人,嫵媚入骨的妓女,彷如一只狐狸精,狡詐而銷魂,把男人的魂魄都勾了去。陳果總是給等待他的影迷一個驚喜,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有著超越前作,自成一格,卻又引人入勝的獨特之處。《榴槤飄飄》拍竣之後,他開始構思《妓女三部曲》的第二部,這次他的獨立獨行在片中體現無遺,從情節設計到拍攝光線,從服飾的為色到周遭建築背景的選擇,一切都透出一種陳果黑色幽默風格。

故事從大墈村的朱仔記燒臘店開始,朱家三父子住在大墈村,靠現燒現賣的燒臘維生。朱仔記的生招牌就是朱家裡活生生的母豬娘娘,而同住一村的黃志強(artist id=37798>黃又南飾)則是個典型的姑爺仔,操控手頭唯一的妓女跑私鐘賺錢。本來一切都相安無事,可是有一天,當一個上海籍北姑紅紅闖入了大墈村,進入朱家三父子和阿強平凡的生活時,變化發生了。阿強在網上通過ICQ認識了化名為紅紅(周迅飾)的上海女孩,並和她有過性交易。之後阿強被紅紅的清純和美麗深深吸引。紅紅隨後又化名東東(同時由周迅飾)與朱老闆的小兒子阿細交往,成功獲得阿細的信任後,她逐步接觸朱阿明和朱老闆(陳英明飾)。最後她和兩人都發生了關係,兩人也和阿強一樣無可救藥地戀上外表清純的東東。然後各人的噩夢開始了,阿強收到了勒索鉅款的律師信,他拒絕支付後慘被砍去右手;而朱老闆也收到同樣的勒索信件,他在驚恐之下匆忙支付鉅款,得以全身而退。當阿明也收到勒索信時,阿強聯同他殺上紅紅居住的荷里活廣場,卻因阿細給他心儀的「東東姐姐」通風報信,紅紅逃走了。不久,政府開始清拆大墈村,歷經創傷的朱家父子只有帶著無奈離開居住了近半個世紀的家園……

陳果的黑色幽默風格從片頭就開始出現。片頭,所有製作人員,包括導演、服裝、音樂等人的名字都是印在一頭頭待燒的肉豬身上,給觀眾以強烈的視覺衝擊。其實在以前的港片也不是沒有通過另類手法去介紹製作人員,如《小小小警察》的開頭,陳百祥就通過用烙鐵在曾志偉燙出導演等人員的名字,只是另類的陳果這次用豬身上的印戳來介紹自己,用意是暗示肉體之間的迷亂和交換,揭示片中角色之間的肉體關係,如此操作恐怕只有陳果才有膽識採用。在片中,周迅的演技可以說是一種嘗試。以前我們只在《蘇州河》裡看到她風騷迷人的模樣,極少看見她展露充滿挑逗性的演出。在我們的印象中,她至多是一個清純的學生妹。而再看她在片中的演出,一舉手一投足,不經意流露出一種懨懨的懶惰和淡淡的哀傷,無論她如何故作世故,她的清純都是無法掩飾。憑著這樣特殊的氣質,片中的紅紅以一句「上海妹好正﹖!」先征服了色慾薰心的阿強,再輕而易舉俘虜住朱老闆和阿明的心。

《香港有個荷里活》有很多獨特的創舉,如選用了人豬難分的朱家三父子,他們的體型一個比一個大,年齡也如是。這樣的選角,在港片歷史上,甚至在電影史上也是罕見的。為了突出影片失落,破舊的氛圍,陳果特意選取了荷里活廣場和附近的貧民木屋區作一個視覺上的強烈對比。再加上周迅作為兩者之間的聯繫,兩者得以交疊,彰顯了全片的錯落感。至於片中的母豬娘娘可以看作是一種象徵,娘娘曾逃出朱家,然後自己帶著全身墨蹟跑回朱家。一去一回,但豬還是那隻豬,陳果安排在豬身上出現了「九龍皇帝」曾灶財的墨寶,用意在於強調自我的回歸,儘管是一種帶著創傷的回歸。片中朱家三父子和阿強都迷失在對紅紅的迷戀中,也許只有娘娘作為一個旁觀者,清楚地看到一切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片中在熊熊爐火中燒烤著的乳豬,彷彿是被色相迷住的人們,他們被慾火熏烤,迷失了自我,沉迷在肉慾中。加上粵曲「一顆荔枝三把火」的古舊配樂的輔助,影片成功烘托了人們蠢蠢欲動的心態。

至於阿強的斷手,正是陳果黑色幽默風格的體現。在之前的《香港製造》也有出現過斬手的情節,可是那是用於突出描寫年輕一代的失控心態,與《香港有個荷里活》中的黑色幽默不同。在片中,阿強斷的是右手,而阿細揀到的斷肢是來自另一個黃志強的。醫生(胡惠文飾)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只有幫他接上一隻左手,一隻帶有蛇尾紋身的左手。這時,阿強真的應了紅紅所說的「虎頭蛇尾」了,他找不到自己的右手,只好帶著兩隻左手,畸形地生存下去。至此,生存的無奈和悲哀展露無遺,黑色幽默的效果也達到了。紅紅出賣自己的肉體和青春,通過計謀換取的是阿強和朱家的金錢;朱家父子出賣自己的肉體去勞動,甚至出賣豬的肉體牟利;娘娘出賣肉體換取自己在屠宰前或生育前的供養,全片肉體橫陳,無非都是一種相互交換的關係。透過這種關係,最後紅紅的逃逸還有阿強的斷手隱隱透出一種宿命論腔調,預示肉體甚至靈魂的交錯和失落是生命的必然之勢。

縱觀全片,雖然有很多賣點,可是缺陷也有很多。首先是有不少情節為求突出黑色幽默主題而過分暗示,反而弄巧反拙,如阿細和阿明尋覓娘娘的過程、朱老闆的夢遺等。其次,周迅的內心戲和獨戲很少,不能充分反映紅紅自身的性格和影片迷惘的氣氛。還有影片意圖向魔幻和詭異風格靠攏,卻不得其法,很容易給人不倫不類的感覺。但是憑著出色的劇情和出位的手法,《香港有個荷里活》仍舊算是陳果對生活和藝術的融合,將自己的意念完整地表述出來的一次探索,總的來說還是不過不失的一部作品。

嬌豔欲滴的餃子—《餃子三更2之一》(2004)

如片中的媚姨所說:「好受不如躺著,好吃不如餃子。」只是今天擺在李太面前的不是羊胎美容餃,而是聽起來血腥恐怖,看起來卻又嬌滴滴的嬰胎餃子。吃用人胎盤進補、治病自古皆有先例,如中醫著的紫河車。但李太吃的不是孕婦拋棄的胎盤,而是血肉模糊的新鮮活胎,吃下去就等於吃人。誰敢把如此血腥殘忍、詭異迷離的題材拍成電影,把女性天生愛美以致愛到心理變態的可怕心態表現出來?敢如此作為者就是素來以獨立獨行風格著稱的陳果。同《榴槤飄飄》與《香港有個荷里活》一樣,陳果這次選擇青春女星楊千嬅擔綱主演片中那個神經質、孤獨彷徨的李太自有他的獨特見解。

憑她的演出來說,年輕的千嬅雖然因經驗關係而顯得稍欠火候,但綜合來說她還是能將原著中那個自憐、自卑還有神經質的李太還原出來。以往,千嬅給觀眾的印象並不是一個演技派,更多是一個搞笑青春女星,甚至還有觀眾冠以她一個「大笑姑婆」的稱號。根據《餃子三更2之一》的劇情,千嬅所飾演的角色更類似一個深閨怨婦,心理變化起伏較大,屬於較難把握的一類角色。而千嬅在片中的表現令人眼前一亮,幾乎無法將以往的「大笑姑婆」與《餃子》裡的怨婦聯系起來。在吃餃子那幾場戲裡,李太從原來猶抱琵琶半遮面,唯恐被人發現的心態,到後來安然大啖「極品」的轉變,千嬅的眼神變化演繹得比較出彩,看著李太原來呆板,猶豫的眼神變成後來不惜一切,怨毒兇狠,陰冷無比的恐怖雙瞳,觀眾不禁汗毛倒豎。陳果式象徵手法也在《餃子》中得到充分的運用,片中的餃子就像是活色生香的美女,嬌豔無比,可是終有老去的一天。

不幸少女阿琪( 楊愛瑾 Miki 飾)所流的那一大灘血簡直是觸目驚心,它象徵著人們的原罪。生命何價﹖根據李碧華原著,李太是一個悲劇角色。陳果和陳可辛努力還原了原著的悲劇色彩。李太終於得到了報應,她雖然能得到花心丈夫(梁家輝飾)的一時愛寵,但是靠吃人吃出來的美麗根本難以長久,她身上因為吃了阿琪所生的孽種而出現一股難以忍受的腥味,令她苦不堪言;李生這種花花公子浪蕩無恥,可以搞青春可人的小趙,也可以和風騷入骨的媚姨有一腿,李太留得住他一時,不可能留住他一世。 片末的點題如神來之筆,為全戲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李太在最後因人生已再無希望而走向極端,咖啡廳那場戲,透過遮醜的茶色眼鏡,觀眾看到了李太充滿怨毒的一雙眸子;在手術室內,李太冷漠惡毒的腔調,小趙金錢至上的拜金言論,均令觀眾感到毛骨悚然。陳果和陳可辛向我們證明了恐怖片不一定要靠血腥場面來嚇人,對生命的無情踐踏和對個人的極度自戀到了如斯可怕、變態的地步,人的劣根性遠比血淋淋的嬰兒、青面獠牙的鬼怪可怕的多,驚慄的多。

白靈的演出也是一大賣點,性感的外表,嫵媚的語言和動作,妖氣十足的氣質,使觀眾甚至懷疑真人的白靈是否也是吃過嬰胎餃子或其他補品,否則怎樣能做出如此完美傳神的演出。最值得讚美的是陳果和陳可辛兩大電影人,在通讀原著的基礎上合理地撰寫劇本,安排千嬅的演出,真實反映了人性恐怖的一面。兩人在《餃子 三更2之一》的努力可謂是一次成功的嘗試。

滄海遺珠—《大鬧廣昌隆》(1993)

大鬧廣昌隆》(台灣片名︰牽魂)是一部舊片,約在1993年左右上映,影片以發生在香港五十年代一件街知巷聞的真人真事為題材,由一位鬼才導演執導。這位導演後來以他的《香港三部曲》一舉成名,他就是香港導演陳果。《大鬧廣昌隆》在當時票房不佳,陳果也因為頻繁改動劇情而被監製區丁平斥責。首次執導的陳果對電影拍攝有其獨特的觸角,他後來那種獨立獨行的另類風格在此片已初露鋒芒。《大鬧廣昌隆》的最大特色就在於全片完全顛覆以往人們對善惡的絕對區分,通過演員演出和劇情編排闡明感情本無對錯,緣與孽只是自招煩惱的道理。這與當時盛行的大團圓結局相違,因此影片不能得到當時多數觀眾的認同。

從時代背景看,陳果還原了一個五十年代的香港作為故事環境。影片中懷舊的香港建築、平民百姓的生活習俗,還有故事發生地廣昌隆飯店都清晰地向我們交代了故事中人所處身的時代和環境。而在故事情節的編排上,影片與我們以至我們父輩耳熟能詳的靈異故事有異。原來粵劇男主角和丑生的角色還有女主角都在影片中保留了下來,除此以外,影片還增加了一個女配角去推動劇情和突現主題,更重要的是影片的結局和每場戲的過渡都自成一格,雖然陳果在此片中的拍攝手法還不算成熟,好幾場戲的處理欠缺圓滑,以致全片看起來有點支離破碎,可是他的驚人創意和超前意識使全片在結尾給觀眾以無比震撼,為他以後獨立獨行的電影創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首次執導的陳果在選角方面突顯了他的獨到眼光。在觀看全片時,我覺得演得最出色的要算「阿旦」鄭丹瑞。他的角色在粵劇中是丑生,要求扮演者要有著豐富的身體動作和詼諧的語言,通過生動的表演去吸引觀眾。在片中,阿旦的精彩演出充分證明了他的丑生本色。劇中那個膽小,敏感,死要臉子,卻又心軟善良的阿寶和阿旦以前駕輕就熟的小男人角色不謀而合,阿旦的演出精彩絕倫,面部表情豐富傳神,喜怒哀樂七情上面。在最後劇情的高潮,大鬧廣昌隆那一幕戲中,看著他裝腔作勢地揮舞兩支瘦弱的胳膊要打人時,觀眾不禁捧腹大笑;而當他挺身而出保護方茵時,阿寶面上流露的堅毅和勇氣又令人肅然起敬。至於陶君薇飾演的方茵和青山知可子飾演的戴夢,我更喜歡前者。方茵的角色屬於轉變較大的一類,從開頭不諳世事的純真大小姐,到後來執著地還陽尋夫的可憐幽,陶的演出收放自如,尤其是她堅毅的雙眼,加上欲哭無淚,楚楚可憐的表情配合她清秀可人的面容,一個可憐複可悲的躍然紙上。再看青山的演出,戴夢的角色變化不大,其變化屬於意料中事。戴夢也是一個偏執的女性,一個愛上了花花公子的青樓女子,從她千方百計阻撓馬光燊和方茵的姻緣開始,觀眾就可以輕易看出她不會讓步,而女人一旦執著起來將比男人更難對付,因此才有最後一拍兩散的結局。所以儘管青山帶給觀眾怨毒的眼神、癡心的眼淚,還有毫不計較的付出,相比之下她的演出還是稍遜一籌。至於吳大維扮演的花心警探馬光燊,在戲中表現平庸,乏善可陳,只屬中規中矩之列。

最後,戴夢那一槍無情終結了三人破碎糾纏的冤孽,從破碎的窗口滴下了一滴血。破碎的窗戶象徵三人破碎,飽經創傷的心靈,而那滴血仿如兩縷所流的淚,場面陰暗無比。而此片真正的閃光點在於其結局,當三人的屍體火化後,阿寶和陳七還有雷莎一起拜祭他們。好事的陳七詢問寺廟的師傅有否三人合葬的骨灰牌位時,師傅只回答了極為經典的一句:「兩人是緣,三人是孽,是緣是孽都是自己招來的,與人無尤。」至此,陳果想通過影片表現的主題已表現了出來。陳果完全可以改編劇本去迎合市場需要,但他還是逆流而上,《大鬧廣昌隆》最後被封幾年才重見天日。當時作為一個新進導演的他就敢拍攝自己想拍的東西,忽略主流因素,其超前、獨立的意識永遠值得我輩電影人學習。

陳果監製《浮生》(2006)

由陳果監製的電影《浮生》,入圍2006年「第11屆斧山國際電影節」、「第59屆盧卡諾國際電影節」及「第31屆多倫多國際電影節」競逐多個殊榮。

《浮生》一片由「漢傳媒」旗下「漢文化電影」發行,陳果擔任監製。近兩年一直忙於廣告製作的陳果,電影《浮生》是其監製的最新電影力作。貫徹陳果電影的風格,以內地一個平民百姓的家庭中各個成員的經歷,呈現個人在社會中的位置,是一個關於人的成長故事。《浮生》全片於重慶取景,起用國內的演員擔綱主演,當中大部分為非職業演員,由陳果多年的好拍擋、來自北京的盛志民導演執導。

陳果表示:「首肯擔任此片監製,是因為盛志民寫的《浮生》劇本我很喜歡,而且希望藉此機會可以推動電影公司多嘗試開拍新晉導演的作品,這對加強內地與香港兩地電影發展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浮生》將參與競逐「盧卡諾國際電影節」的國際大獎,及「斧山國際電影節」與「多倫多國際電影節」的導演獎項。導演及主要演員將於八月七日出發往瑞士南部盧卡諾出席影展,並與當地傳媒見面。《浮生》一片更於八月、九月、十月在歐洲、北美及亞洲巡迴首映。

向陳果致敬

在陳果的作品中有著如此之多的暗示和象徵,今天,陳果仍然以其獨特的手法和風格著稱。他不斷向其他電影人學習,不斷做出各種嘗試,而且不論成敗,這就是他最值得觀眾尊重的地方。僅以此文向陳果及其班底致以崇高的謝意,希望他們能繼續獨立獨行下去,同時也向關注香港電影和陳果作品的廣大讀者致謝,希望大家一起努力,再現香港電影的輝煌時代!


(完)

Filmography

伸延閱讀:

集結文章:

  • 【回放陳果(上)】─電影雙周刊
  • 【回放陳果(下)】─電影雙周刊




刊登於 2007年4月16日


延伸產品

  • 身處的國家或地區: Hong Kong 美國 - 繁體中文
  • *參考貨幣: 並未選擇參考貨幣
 更改設定 
啟動你的瀏覽器上的「Cookies」功能,讓你可以使用我們網站內的所有功能,包括購物及提交訂單。
Cookie偏好設定 Close

我們使用數據cookie來存儲你的在線偏好並收集資料。你可以使用此界面來啟用或禁用具有各種功能的cookie組合。


這些cookie是啟用核心網站功能所必需的,並且在你使用該網站時會自動啟用,其中包括cookie。這些cookie有助於使購物車和結帳的流程,並有助於解決安全問題並符合法規。我們還使用Cookie來識別瀏覽和流量來源,衡量並改善你的購物體驗,並從訂單資料檢索網上夥伴的佣金。
這些cookies用於投放與您和您的興趣更相關的廣告。營銷cookies經我們允許的第三方提供商放置,並且所收集的任何資料都可以與其他組織(例如發布商或廣告商)共享。
這些cookies使我們能夠根據用戶使用我們網站的方式提供更好的服務,並允許我們改進功能以提供更好的用戶體驗。收集的資料是匯總且匿名的。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