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訂閱
YumCha! » 專題文章

香港文藝小說改編電影

作者︰電影雙周刊 (香港) 推介給朋友

由2006年底至2007年年間,曾兩奪威尼斯影展金獅獎最高殊榮金獅獎的兩位華人導演—張藝謀李安的大作《滿城盡帶黃金甲》和《色,戒》,吸引了大量華人觀眾的注目,引起談論之餘又特別賣座。不約而同地,兩片均是改編自近代文壇和劇壇小說之作,前者為曹禺話劇【雷雨】,後者為張愛玲短篇小說【惘然記】。反觀近年來一落千丈的香港電影業,80年代至今文藝片寥寥可數,文藝片已經不是商業片種,更何況由文藝小說改編的文藝片!


香港金像獎—最佳編劇

大家有否發覺香港金像獎,跟奧斯卡金像獎或台灣的金馬獎,有一個很大的不同。就是香港金像獎只有最佳劇本獎,而沒有劃分最佳「原創」劇本或最佳「改編」劇本。劇本可以改編自小說、漫畫、舞台劇及廣播劇,它們跟「原創」的劇本一併競逐當然存在不公平的問題,不過這是為勢所迫,因為「改編」劇本根本不足而不可另闢一獎,否則提名的幾乎都會百分之百勝出。撇開武俠小說,單是文藝小說,由80年代至今,只有極少數是搬過上銀幕。


李碧華
香港作家、編劇

小說改編成電影上映胭脂扣(1988)、潘金蓮之前世今生(1989)、秦俑川島芳子(1989)、霸王別姬(1993)、青蛇 (1993)、誘僧 (1993)、餃子(2004)等


在這小小改編風潮中,李碧華是個重要人物。她的作品不但被改編得最多,更有趣的是改編者同樣是她本人。這是由於她自己曾做過編劇有相關經驗及技巧。另一方面,張愛玲人都已不在了,亦舒一向低調,賣了版權後自然將改編的責任易手他人。曾與李碧華合作拍片的導演羅卓瑤說過︰「李碧華是很執著的人,不過你跟她談,仍然可以說服她改動某些東西。」,不過看過由李碧華小說改編而成的電影,都會發覺多部小說的精神——人的命運都是悲劇,仍然延續到電影世界去。

以當中最叫好叫座的《胭脂扣》為例,如花的悲,是因為作為塘西妓女,她懂得煙視媚行令客人乖乖奉上金銀,是誰玩弄誰一目暸然。可惜對十二少愛得瘋狂的她,在跟他約定共死之時,卻被人狠狠出賣。因為有原著在前,對比全新的電影,大家都會對演出者議論紛紛,生怕他們會破壞了原著的角色。不說不知,導演關錦鵬就曾猶疑應該找鄭少秋,還是周潤發去演﹖結果最後十二少變成了張國榮,而如花一角卻由始至終只考慮過梅艷芳一人。


潘金蓮之前世今生》可以說是「雙重改編」。因為潘金蓮早就存在於【金瓶梅】及【水滸傳】中,而李碧華就改動了她的性格及際遇,先寫成劇本,再寫成小說,然後主動找羅卓瑤拍成電影,這是其他小說電影中罕見的。羅卓瑤找來王祖賢來演,她向來給人柔弱的感覺,羅想藉她顛覆潘金蓮淫蕩、狠毒的形象,可是縱然潘金蓮真是這樣又如何﹖起碼她愛得坦然,不似現在的她含屈地說一切都是男人所迫。


霸王別姬》最為人稱頌的是陳凱歌比作者李碧華更了解主角程蝶衣。他加重了蝶衣、小樓童年相濡而沫的往事,更令人明白蝶衣對小樓的癡,明白為何他要像京劇裡的虞姬般,在舞台上為小樓自刎,而戲中亦加進了陳凱歌對文革的個人體會。這教我們知道導演亦是一個「作者」,就算以小說為依歸,導演可以對故事有再創造的能力。


誘僧》亦是另一明證,因為原著只是一個短篇故事,拍成電影可能只得一場戲,所以羅卓瑤將自己的政治情懷放進電影。輿論只集中於僧人被色誘一幕,其實羅卓瑤亦想表達男主角遁世,因為人們只記得貞觀之治,而忘卻當初李世民策動玄武門之變流血事件的兇殘。

亦舒
香港小說及散文作家

小說改編成電影上映︰玫瑰的故事 (1986)、朝花夕拾(1987)、喜寶(1988)、 流金歲月 (1988)

亦舒可以說是香港最多產的女作家,不過改編成電影的小說只有四部,而《朝花夕拾》及《喜寶》上映時根本並沒引起注意,值得談論的只有《玫瑰的故事》及《流金歲月》。一陣子導演楊凡更找人替兩片再配音及配樂,重新發行。原來其中舒琪是第一個有意將【玫瑰的故事】拍電影的人,他更敲定鍾楚紅做女主角,不過後來計劃告吹。


之後執導的楊凡很聰明,他只選了玫瑰由少女至28歲的故事,並找周潤發一人分飾玫瑰英年早逝的哥哥及家明,令玫瑰家明之戀更多了難解的情意結。楊凡一向崇尚唯美的風格,所以原著中玫瑰受情愛折磨,去了紐約渾噩地生活,楊凡就將它改為浪漫的法國。而他多用靜止的遠鏡頭,少用分鏡及影機運動,所以電影像是一褔沙龍照。而《流金歲月》最大的功勞不單將亦舒筆下的朱鎖鎖、蔣南蓀化成影像,亦將演繹者鍾楚紅及張曼玉當年的美拍成影像,成為永恆。相比之下,飾演家明 (亦舒大部份男主角都叫家明)的日本演員見辰吾就演不出亦舒小說的氣質。


張愛玲
中國現代著名作家(1920年-1995年),曾創作不少小說、散文、電影劇本以及文學論著等文學作品。

小說改編成電影上映傾城之戀(1984)、紅玫瑰與白玫瑰(1994)、半生緣(1997)、怨女、色,戒 (2007)


對比李碧華及亦舒,張愛玲已經不算是近代作者。在三部改編自她的小說的電影當中,許鞍華就執導了兩部。《傾城之戀》及《半生緣》有不少負面評論。

許鞍華在回顧往昔的作品的時候曾說過︰「我承認《傾城之戀》太跟原著了,張愛玲的成功是靠語言描繪複雜心理,我將他們照樣放進電影去,戲院有觀眾聽到對白笑,我就知大件事!到了《半生緣》我就逐步去改善。我覺得拍張愛玲的小說其實是個陷阱,因為大家一定會將它跟原著比,不過我覺得是值得去做的。只是我拍得不好,難保將來會有人拍得好!」


在《半生戀》擔戲的男主角黎明亦提到︰「我不是演戲,而係在那個特定空間 (張愛玲、許鞍華築構的世界)去生活。」值得一提的是原來【半生戀】曾被改編成40集的電視劇,不過已是麗的電視時代的事,當年演沈世鈞及顧曼楨是陳振華及李影


至於為什麼香港缺乏文藝片﹖許鞍華表示︰「在外國,改編小說成電影,根本不是特別的事。大陸亦然,張藝謀的電影很多都是改自小說。(《大紅燈籠高高掛》改自【妻妾成群】,而《一個都不能少》改自施祥生【天上有個太陽】),其實香港不是少改編文藝小說,而是根本連文藝片也少。


我覺得香港的小說市場少,電影市場也差,所以假如有改編自小說的電影出現,兩者組合會引起迴響。拍過的小說電影當中,我最欣賞《胭脂扣》,因為它將小說的描寫化作一場場戲。而我現在未有想拍的小說,反而就傾過想改編日本漫畫,不過可能是香港人拍的關係,他們比較嚴謹很多東西都不讓我們修改。」

而張愛玲另一本小說【紅玫瑰白玫瑰】,最特別的地方是關錦鵬在電影中加插了寫上張愛玲小說精句的鏡頭,以及找形象完全「紅玫瑰」(風情萬種)的葉玉卿來演「白玫瑰」(賢良淑德)。


電影小說

曾於九十年代為經典的《金枝玉葉(1& 2)》及《仙樂飄飄》擔當編劇的阮世生表示,文藝片已經不是商業片種,更何況由文藝小說改編的文藝片!


「小說有幾暢銷都好,睇書的人不一定覺得演員組合吸引而去睇戲。女性化題材亦會影響賣埠。而且很多流行小說富生活感,講愛情的糾纏,不過其實內容很保守,如果要拍成電影要在美學上做很多的加工,外國的小說譬如【未來報告】就絕對不同(小說已提供視覺效果)。而張愛玲的小說更多一個問題,它並非時裝劇,製作費會很高。」

「我自己亦曾參與《胭脂扣》的劇本,知道改編小說還有一難度,就是原作者會看得很緊,不想你改她的東西。例如少了一句對白,李碧華都會過來問個明白。而且對於誰來飾演那角色,她會有自己的心頭好。 」

說到底,有野心的電影人才會將小說改編成電影的!


「在那些小說電影中,我最欣賞《胭脂扣》,它拍出小說的味道。而《霸王別姬》就呈現出豐富的感情。而《半生緣》不是搬字過紙,導演都有好好地將小說消化,不過觀眾看得有無共鳴又是另一回事。」 「現在有人的做法是倒轉來,先出劇本,拍成電影才出小說。不過電影不收得就沒話可說了。就算有人為宣傳提議這樣做,要知道電影是靠視覺,小說是靠細膩的文字,出小說其實要將劇本重寫過。」


香港電台製作【小說家族】

1987年香港電台推出了第一輯【小說家族】,是香港首次大規模地將文學作品拍成劇集。港台希望這樣做能推廣讀書風氣,及在電視這普及媒界為觀眾帶來文化氣息。他們選取的小說都是香港作者撰寫及以香港為背景。原來羅卓瑤改編小說拍成《誘僧》之前,就曾在這節目熱身,改編了西西的【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其他改編的作品還有施潔玲導演,鍾玲玲原著的【我的燦爛】。當中很多作品是保留了小說的文藝腔、內心獨白及意識流,但亦同時有導演的個人風格。


還記得見王家衛的《花樣年華》最後出字幕時鳴謝劉以鬯的【對倒】嗎﹖其實《花樣年華》片並非改編【對倒】,只是該小說對王家衛創作上有某些啟發。真真正正改編【對倒】的是【小說家族】其中一位導演張志成(《戀性世代》導演、《播種情人》編劇)


「我初做編劇時,曾為香港電台的電視節目【小說家族】,將辛其氏的【真相】及劉以鬯的【對倒】拍成劇集。前者幾忠於原著,而後者就在內容及風格上有所改動,不過難得的是原作者劉以鬯明白影像媒體的獨特性而毫不介懷。

張志成表示,改編小說的問題很多。有些作家不肯賣出版權,而一些大陸小說在國內被禁,版權的事根本談不攏,加上電影公司很擔心市場不會理想。就算改得成,編劇也可能太愛原著而跳不出內裡的框框,又或者因為改編的是名著而有壓力。


《棋王》

不過,講到最有野心的必然是《棋王》,因為它是改編自兩部風格完全不同的小說,一部是鍾阿城,另一部是張系國所寫。它們除了書名均是【棋王】外,只有一個共通點︰以下棋來隱喻人生。 鍾阿城的【棋王】是講述1960年,在毛主席鼓吹下,男主角被下放去勞動。而張系國的【棋王】則是講下棋神童在台灣參加電視節目競賽。1992年導演嚴浩徐克要加多一個廣告人的角色,他既目睹新「棋王」參加比賽,亦同時是昔日被下放的「棋王」的舊友來串連故事。


改編日本小說

順帶一提,香港有兩套電影是改編自日本,而非本港的小說,包括改編自谷崎潤一郎的【南京的基督】 (1995/區丁平執導)及吉本芭娜娜的【我愛廚房】 (1996/嚴浩執導)。不過前者背景發生在南京、後者的地理環境改在香港,所以電影沒有很重的日本味道。吊詭的是兩者卻找來日本演員富田靖子扮演中國人及香港人。


這兩套電影最大的意義是讓我們知道,香港的電影也可以不止局限在本地小說找素材,就如最近的《藍宇》就是改編自網上小說【北京故事】。


要成功改編小說,除了要解決創作的問題外,還要出盡辦法令投資者點頭。因為香港的電影拍攝期大多都很短,要說服電影老闆先付出高昂版權費,繼而讓編劇慢慢消化小說,再寫成劇本,最後仍不要期望電影有票房保證,難度之高可想而知。但在外國卻全然不同,很多電影公司都樂意購下暢銷小說的版權,拍成電影,因為事實證明電影的收益遠超過版權費。而更有傳聞話由第一屆奧斯卡開始,超過3/4的最佳電影是頒給改編自小說的電影,果真是又叫好又叫座。


原文/直子 (2002);編輯/嘉頓


年份 片名 原作者 編劇 導演 演員
1984 傾城之戀 張愛玲 蓬草 許鞍華 周潤發、繆騫人
1986 玫瑰的故事 亦舒 楊凡 楊凡 張曼玉、周潤發
1987 朝花夕拾 亦舒 胡珊 胡珊 夏文汐、方中信
1988 胭脂扣 原作者 李碧華 關錦鵬 梅艷芳、張國榮
1988 喜寶 亦舒 一正 李欣頤 黎燕珊、方中信
1988 流金歲月 亦舒 楊凡 楊凡 張曼玉、鍾楚紅
1989 潘金蓮之前世今生 李碧華 李碧華 羅卓瑤 王祖賢、林俊賢
年份 片名 原作者 編劇 導演 演員
1989 川島芳子 李碧華 李碧華 方令正 梅艷芳、劉德華
1991 雙鐲 陸昭環 梁淑華 王玉珊 劉小慧、陳德容
1992 棋王 鍾阿城/張系國 嚴浩、梁家輝 嚴浩、徐克 梁家輝、岑建勳
1993 霸王別姬 李碧華 李碧華、蘆葦 陳凱歌 張國榮、張豐毅
1993 誘僧 李碧華 李碧華、方令正 羅卓瑤 吳興國、陳沖
1993 青蛇 李碧華 李碧華、徐克 徐克 張曼玉、王祖賢
1994 昨夜長風 梁鳳儀 黃百鳴 林德祿 袁詠儀、劉青雲
1994 罌粟 蘇童 何東 何藩 岳紅、陳松勇
1994 片名 原作者 編劇 導演 演員
1994 紅玫瑰白玫瑰 張愛玲 林奕華 關錦鵬 陳沖、葉玉卿
1995 南京的基督 谷崎潤一郎 陳韻文 區丁平 梁家輝、富田靖子
1995 我要活下去 梁鳳儀 黃百鳴、張艾嘉 李惠民 袁詠儀、張艾嘉
1996 人約黃昏 徐訏 吳思遠 陳逸飛 梁家輝、張錦秋
1996 我愛廚房 吉本芭娜娜 嚴浩 嚴浩 富田靖子、陳小春
1996 抱擁朝陽 梁鳳儀 黃百鳴 譚朗昌 袁詠儀、林子祥
1997 半生緣 張愛玲 陳健忠 許鞍華 黎明、吳倩蓮
2001 藍宇 網上小說 魏紹恩 關錦鵬 劉燁、胡軍
2004 餃子 李碧華 李碧華 陳果 楊千嬅、梁家輝
2005 長恨歌 王安憶 楊智深 關錦鵬 鄭秀文、梁家輝
2007 女人.本色 梁鳳儀 梁鳳儀、黃真真 黃真真 梁詠琪、薛凱琪
2007 色,戒 張愛玲 王蕙玲、James Schamus 李安 梁朝偉湯唯

(由香港公司注資,導演或演員為香港人,又改編自文藝小說的電影。)


香港文藝小說電影輸了票房,贏了獎﹖



香港電影金像獎
  • 第4屆 《傾城之戀》 ── 最佳音樂
  • 第8屆 《胭脂扣》 ── 最佳電影、最佳導演(關錦鵬)、最佳劇本、 最佳女主角(梅艷芳)、最佳剪接、最佳電影配樂、最住電影歌曲
  • 第11屆 《雙鐲》 ── 最佳電影歌曲
  • 第13屆 《誘僧》 ── 最佳新演員(吳興國)、最佳電影配樂
  • 第17屆 《半生緣》 ── 最佳女配角(梅艷芳)
  • 第24屆 《餃子》 ──最佳女配角(白靈)

台灣電影金馬獎
  • 第24屆 《胭脂扣》 ── 最佳劇情片、最佳女主角(梅艷芳)、最佳改編劇本、最佳攝影、最佳美術設計
  • 第24屆 《傾城之戀》 ── 最佳服裝設計
  • 第27屆 《川島芳子》 ── 最佳造型設計
  • 第30屆 《誘僧》 ── 最佳電影音樂
  • 第31屆 《紅玫瑰白玫瑰》── 最佳女主角(陳沖)、最佳改編劇本、最佳美術設計、最佳造型設計、最佳電影音樂
  • 第32屆 《人約黃昏》──最佳造型設計
  • 第34屆 《半生緣》 ──最佳造型設計、最佳電影歌曲
  • 第38屆 《藍宇》 ──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劉燁)、最佳改編劇本、最佳剪輯、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 第41屆 《餃子》 ──最佳女配角(白靈)



伸延閱讀:










刊登於 2007年12月7日


延伸產品

  • 身處的國家或地區: Hong Kong 美國 - 繁體中文
  • *參考貨幣: 並未選擇參考貨幣
 更改設定 
啟動你的瀏覽器上的「Cookies」功能,讓你可以使用我們網站內的所有功能,包括購物及提交訂單。
Cookie偏好設定 Close

我們使用數據cookie來存儲你的在線偏好並收集資料。你可以使用此界面來啟用或禁用具有各種功能的cookie組合。


這些cookie是啟用核心網站功能所必需的,並且在你使用該網站時會自動啟用,其中包括cookie。這些cookie有助於使購物車和結帳的流程,並有助於解決安全問題並符合法規。我們還使用Cookie來識別瀏覽和流量來源,衡量並改善你的購物體驗,並從訂單資料檢索網上夥伴的佣金。
這些cookies用於投放與您和您的興趣更相關的廣告。營銷cookies經我們允許的第三方提供商放置,並且所收集的任何資料都可以與其他組織(例如發布商或廣告商)共享。
這些cookies使我們能夠根據用戶使用我們網站的方式提供更好的服務,並允許我們改進功能以提供更好的用戶體驗。收集的資料是匯總且匿名的。

    取消